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言論 > 正文

專家:美蘇冷戰 美中涼戰?

————簡介《涼戰—全球競爭的未來》

他的這本書最引人注目之處在於提出了一個相對於美蘇冷戰的新名詞:美中涼戰。冷戰期間,美蘇兩國虎視眈眈,經濟貿易上可以說是老死不相往來。而美中之間就不同了,中國是美國最大的債主,而美國則佔中國外貿四分之一的市場。在費爾德曼教授看來,這種競爭對手之間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特殊關係可以用兩個字來形容:涼戰(Cool War)。

美蘇冷戰,美國和西方大獲全勝。勁敵消失,美國和歐洲盟國迎來了國力大發展的春天:美國開始了信息革命,歐洲則統一了貨幣,擴大了歐盟。這種情形很像當年英國擊敗拿破崙,從而開始了工業革命一般。但是好景不長,美國陷入阿富汗和伊拉克戰爭,再加上2008年的金融危機,美國的國力大受影響。與此鮮明對照的是:中國在冷戰後的二十多年中經濟飛速發展,成為了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對美國形成強有力的挑戰。

難道說,中國才是冷戰的勝利者嗎?

這就是諾亞·費爾德曼在他的著作《涼戰:全球競爭的未來》(Cool War: The Future of Global Competition, by Noah Feldman,以下簡稱“涼戰”)一開篇就提出的問題。

費爾德曼是哈佛大學國際法方面的教授。他的這本書最引人注目之處在於提出了一個相對於美蘇冷戰的新名詞:美中涼戰。冷戰期間,美蘇兩國虎視眈眈,經濟貿易上可以說是老死不相往來。而美中之間就不同了,中國是美國最大的債主,而美國則佔中國外貿四分之一的市場。在費爾德曼教授看來,這種競爭對手之間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特殊關係可以用兩個字來形容:涼戰(Cool War)。

在中文中,“涼”可以指氣溫稍降而皮膚不適或盛夏中的微風疏解,還沒有到“冷戰”中把人凍成冰棍那麼不可收拾。在英文中,Cool這個詞還有瀟洒帥氣的意思,“涼戰”竟然聽上去有幾分酷酷的爽氣。這也正是費爾德曼教授在論述美中關係時保持的格調—他在整本書中反覆對比了冷戰和涼戰的不同溫度。如果說美蘇冷戰是兩種意識形態的鬥爭,那麼美中涼戰更多的是民族主義的較量。如果說美蘇冷戰是一場全球範圍的對峙,那麼美中涼戰則主要集中在亞太地區。費爾德曼教授在書中也比較了美中兩國的軍事實力,他的結論是解放軍還遠不是美國軍隊的對手。但是他提出了一個很有意思的觀點:在中國意欲把美國驅逐出亞太地區、自己成為和美國並駕齊驅的另一個超級大國的戰略中,其實並不需要把自己的軍力發展到同美國一樣強大之後才有可能。達到這個戰略目標的突破點即在台灣。中國只要保持著對台灣強大的政治、經濟和軍事的壓力,達到不戰而屈人之兵;同時又要讓美國意識到為這個島嶼而與核大國中國開戰代價太大並不合算,從而放棄台灣。一旦美國棄台,會讓美國的亞太盟國對美國是否會信守防衛承諾的信心產生極大的動搖,實際上就等於是把亞太這個人口最多、經濟最活躍的地區的控制權拱手交給了中國。

雖然美中之間有合作有矛盾,但是光憑緊密的貿易和金融聯繫還不能消除兩國之間爆發正面衝突的可能性。在這一點上,費爾德曼教授的分析是比較深刻的。在談到美中涼戰的民眾基礎時,他認為隨著中國經濟的迅速增長,中國國力的增強,中國民眾對建設強大祖國的信心就會愈來愈強。反觀美國,在柯林頓總統時代,由於美國經濟的強勁發展,民族主義並不是美國公共生活中重要的政治力量。但是由於911恐怖襲擊和隨之而來的經濟危機,美國國內的民族主義情緒大為增長。一方面是中國的崛起,一方面是美國的相對衰落,在未來的年月,美中關係中競爭對立的元素會增加。雙方的領導人都會把自己的問題歸結到對方頭上,這就為涼戰升級創造了條件。《涼戰》這本書是2013年出版的,但是聯繫到剛剛結束的美國總統大選,不能不說費爾德曼的觀察是具有一些遠見的。

相較其他分析美中關係的著作,《涼戰》一書還分析了美中兩國在意識形態方面的差異對涼戰的影響。在冷戰時期,美蘇兩國在意識形態上是截然對立的。共產主義和資本主義之間的鬥爭只能是你死我活。到了涼戰,中國實際上早就放棄了僵化的共產主義理想。主導中國領導階層的是白貓黑貓論的實用主義。堅持意識形態鬥爭的反而是一些西方國家的政治人物。他們希望能夠用法治、民主和人權來改造中國的統治模式。這種單邊的意識形態衝突對於美中兩國的和平共處形成了挑戰。費爾德曼教授認為法治和民主都有局限性,美國也有好多既不民主又沒有法治的盟友,所以美國為了避免同中國衝突,需要在這些方面對中國做出很大的妥協。對於人權,雖然費爾德曼也說了一些人權重要之類的話,但是他認為人權本來就是美國政府在國際政治方面的一個工具,合適就拿起來,不合適就放下,所以美國不應該在人權方面為難中國。為此他還舉出了奧巴馬總統在2009年首次訪問中國大陸的時候對中國的人權問題保持沉默的例子。可以想見,費爾德曼的這些觀點讓許多美國政界人士聽起來是多麼刺耳。

費爾德曼教授對於他自己發明的“涼戰”這個詞還是很得意的。他認為清醒思考的第一步就是要用合適的名詞來描述事物,而清醒的思考是避免衝突的先決條件。他認為“涼戰”一詞可以讓人們重新思考戰爭與和平、合作與競爭等最基本的概念。美中之間這種在經濟上依賴、在地緣政治上競爭的關係實際上具有很大的風險。如果涼戰升級到了冷戰甚至到動刀動槍的熱戰,不僅伴隨著暴力,還會帶來經濟災難,而他寫作這本書的目的就是要減少敵對,而不是鼓勵衝突。

《涼戰》一書出版之後,引起的反響並不是很大。除了他本人之外,沒聽說有什麼人用“涼戰”這個詞來論述美中關係。但是不可否認,“涼戰”還是一個能夠令人玩味的名詞。VOA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