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教育育兒 > 正文

高三尖子生刺死班主任 老師女兒同班

△ 嫌疑人羅某傑

“鮑嗲”沒了。

11月12日下午,湖南省沅江市第三中學,47歲的老師鮑方在辦公室遇刺,旋即倒在血泊中。事後法醫告訴他的家人,鮑方共有20多處刀傷,致命的一擊,扎在脖子上,刺穿頸部。

私下裡,學生稱鮑方“鮑嗲”,在沅江方言中這是一種親切的叫法。

刺死“鮑嗲”的,是他教了3年的學生羅某傑,一個從全班二三十名衝到第一名的尖子生。案發前,鮑方因為布置作業的瑣事,訓了他一句話。數分鐘後,他衝進辦公室,掏出彈簧跳刀刺向老師。

凶案震驚了全校師生。

5db2f9c2892689a6b124c1ad8e583c77.jpg

△ 案發現場弒師案

沅江市隸屬湖南益陽,第三中學位於沅江市黃茅洲鎮,是一所以農村生源為主的封閉式管理學校,辦學歷史有50多年。

按慣例,沅江三中的高三年級每個月會放2天月假,每周日下午3點50分到6點50分放3小時的周假。

11月12日下午3點45分,別的班級大都已經開始放周假,鮑方還在高三2班的教室里。他是這個班的班主任。

學生李力記得,當時鮑方布置大家觀看一部勵志電影,要求寫完觀後感再放假。留下的同學在完成著這項作業。

很快,羅某傑走出教室,和鮑方說他不想寫。“他的聲音不大,但態度不好,很多同學都能聽見,”李力稱,班主任那時明顯有些生氣地和羅某傑說:“不想寫就轉班。”說完,他就回了辦公室。

看似普通的衝突之後,卻是一場刺殺事件。

有同學看到,三五分鐘後,羅某傑走出教室。但是大家都不知道,他拿著彈簧跳刀悄悄去了一間教室之隔的教師辦公室。

羅某傑很快又便回到教室。李力看到他校服上有幾處血漬,右手拿著刀,他走到鮑老師的女兒面前,說了一句:“我把你爸爸給殺了”,隨即跑了出去。

“同學們當時都很害怕,很震驚,嚇得不敢出去看”。鮑方的女兒急忙跟著羅某傑跑去發生凶案的辦公室。

差不多同一時間,有學生找到學校的老師王平,告訴他“鮑老師被學生捅了”。

王平趕到時,看到鮑方離自己的辦公桌約有一米遠,雙腳在辦公室的一個角落,頭朝著門的方向,“趴在地上,渾身是血,地上也都是血。”

現場幾乎沒有反抗的痕迹。“法醫說,鮑老師總共被刺26刀,背部有一個很深的口子,血流不止。”

殺害老師後,羅某傑沒有逃跑。他把刀扔在了作案現場,後來又跑去走廊試圖跳樓,其間一語不發。

“能看出來他跳樓的時候不像假裝,他很害怕”。王平說。

12日晚上,王平在派出所再次看到羅某傑,問他為什麼殺老師。羅某傑仰起頭,東張西望,眼睛閃躲,沒有答話。

不少同學對羅某傑的印象是“有些孤僻,沉默寡言,沒有什麼朋友。”

李力回憶,羅某傑和舍友的交流也不多。他平時生活非常節約,一般學生一周有100元零花錢,他一周包括早餐費在內只花20塊錢,但他還是會擠出錢來買漫畫。

羅某傑平時愛看小說改編的漫畫,比如斗破蒼穹之類,但是漫畫的細節和內容,從不與人討論。

在學校,羅某傑經常穿的是校服,同學只見他穿過兩雙不同的鞋子。見到比他大的人,他會叫“哥哥”。

李力說,羅某傑在平時作息上和多數同學一樣,早上一般6點半起床,晚上10點結束晚自習回到宿舍。

羅某傑有些偏科,英語不太好,就隨身帶一本單詞書,有空就背背單詞。 “他平時愛在成績不太好的同學面前炫耀說自己又考高了多少分,但幾乎不和成績好的同學交流。”剛進高中時,羅某傑成績中等,在班上排二三十名。由於學習刻苦,他“突飛勐進”,在高二時,逐漸考到全班第一、年級前十名。

老師們都很喜歡羅某傑,班主任鮑方也對他關注有加。鮑方安排他坐在教室中間靠前的位置,還為他爭取了胡楊助學金。有同學透露,羅某傑父親鎮上開診所,家庭條件不算太差。

班上的同學想不明白,班主任對羅某傑這麼好,他卻執刀刺向老師。

e8851ea10d9b279e5d87d6921ecd3f1d.jpg

△ 鮑方曾被評為益陽市優秀教師,女兒也是其班上的學生“鮑嗲”

血案之後,受驚的學生亂作一團。

下午4點25分,老師周莉(化名)打電話向校領導報告了這樁突發事件。她竭力呼喊樓下的老師安撫學生,協助救護。

“我不停地祈禱,鮑老師會沒事的,會沒事的。”擔架上的鮑方渾身鮮血,周莉一路狂奔,咆哮著喊路上的學生讓道,目送救護車出校門。周莉和救護車差不多同時到達醫院,但醫生從擔架上抬下鮑方後,宣布他已無生命體征。

血案讓這所學校的師生感到震驚。一名老師發問:“真的很難相信,對自己的老師,怎麼忍心下手這麼狠?”

周莉介紹,沅江三中去年高三學生約800多人,考上本科的學生約有180個。今年高三班一共14個,其中,1班、2班是重點班,學校每月一次大考,每周一次小考,大考都會有全校進行排名。作為優秀教師,鮑方帶著重點班班主任,周莉認為他“擔子很重”。校領導多次找他談話,希望他“多培養出一些尖子生。”

多名學生回憶,事發前的一段時間,羅某傑在學習上很懈怠,對他寄予期望的鮑方批評了他好幾次。

鮑方的女兒也是父親班上的學生,跟羅某傑同班3年。女兒上高一時,他從高二年級調到她所在的班上當班主任。鮑方教過的學生楚婷回憶,當時班裡的同學都不想鮑方走,全班同學選出幾位代表請求鮑方留下,甚至給校長打電話求情。鮑方安慰他們,“我還是你們的老師,有事隨時來找我。”楚婷上高三時,後來再遇到鮑方,鮑方都會關切地問她:“累不累?壓力大不大?”

楚婷說,鮑方平時不會苛責學生,一般會用調侃的語氣委婉地指出來。上課時,他幽默風趣,不會死板地按照教材上來寫。

在學生匡雅的印象里,鮑方“矮矮胖胖,平時總是笑眯眯的,很和藹”。夏天軍訓時,鮑方怕學生熱得受不了,騎著自己的電車送來藿香正氣水,一人發一瓶。冬天,班裡同學有點小咳嗽,鮑方和妻子把熬好的可樂薑茶送來驅寒。

私下裡,有學生叫鮑方“鮑子”。更多的學生則稱他“鮑嗲”,在沅江方言中,這是一種親切的叫法。

現在,“鮑嗲”離開了他的學生們。根據沅江市官方通報,16歲的羅某傑和鮑方在教師辦公室發生爭執,羅某傑拿出隨身攜帶的彈簧跳刀刺傷鮑某,鮑某隨即被送往醫院經搶救無效死亡。13日上午,黃茅洲鎮派出所一名工作人員告訴深一度,犯罪嫌疑人羅某傑已被公安機關控制,案件正在進一步偵辦中。

11月13日下午,沅江三中校方決定,全校學生戴白花三天。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來源:北青深一度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教育育兒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