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財經 > 正文

路透社:中國房地產稅立法進程加快 徵收將發揮地方自主權

隨著中國房地產市場政策愈加側重長短並濟,對房地產稅的討論也更為熱烈。中國政法大學財稅法研究中心主任施正文認為,房地產稅立法已至加快推進的關口,經過多年討論也到了水到渠成之時,明年應當提交全國人大進行審議。

他日前在接受路透專訪時稱,“立法先行”並不意味房地產稅法會馬上通過,未來徵收預計也會循序漸進,並給予地方充分的自主權,根據本地市場靈活確定是否開徵,設定相應的稅基稅率;長期而言,房地產稅具備成為地方主體稅種潛力,但短期影響不會很大。

“新時代要有新作為,房地產稅的改革立法不能再久拖不決,”施正文說,“經過這麼多年的討論,社會各界的意見已經基本清晰,也到了水到渠成的時候,有關部門應當順勢而為,加快立法進程是指日可待的。”

他指出,本屆人大五年立法規劃里曾提到房地產稅法作為一類立法項目,明年3月本屆人大任期將結束,到了兌現承諾的時間。

而且,中國有2020年完全實現稅收法定原則、完成全面深化改革的要求。房地產稅牽一髮動全身,一定要慎重,也就意味著法律的審議不可倉促、審議時間會很長;而現在距2020年也就兩三年時間,必須儘快進入人大議程。

“房地產稅法起草已經有兩三年了,物業稅討論有十多年了,現在到了加速推進的階段,應當進入快車道。”施正文預計,房地產稅法最晚在2020年出台,從加快立法的角度,最好應該2019年通過,這樣授權各地從2020年起自主決定是否開徵。

依據1986年頒布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房產稅暫行條例》,中國目前對個人所有非營業用的房產免納房產稅。上海和重慶於2011年作為房產稅改革試點,向個人房產開徵,上海主要針對新購住房,稅率為0.6%和0.4%,重慶則針對存量高檔商品房,稅率為0.5%-1.2%。

徵收方式

在具體徵收方式上,施正文預計,房地產稅法對稅的基本要素、主體制度做出框架性規定,而稅制要素的具體細節有很大的彈性,比如稅率有很大的幅度、稅基規定最低免徵面積,留有相當大空間由各地自行確定。

舉例來說,一線城市稅率可能高一些,甚至可能採取累進稅率,徵稅的範圍可以廣一些;二、三線城市如果庫存壓力大、征管條件不具備,那就不征或窄一些,稅率低一些。房地產稅通過這樣的改革路徑,即充分授權,分類實施,分步推進,以體現地方自主權和調控政策差異。

“目前徵收房產稅按原值不能反映市場價值,不是真正財產稅,既不能發揮籌集收入和調節分配的功能,也不具有調節房價的功能,未來肯定是按評估價值,這是確定的,(肖捷)部長也說了。”施正文說。

財政部部長肖捷在黨的十九大報告輔導讀本中撰文稱,按照立法先行,充分授權,分步推進的原則,推進房地產稅立法和實施。對工商業房地產和個人住房按照評估值徵收房地產稅,適當降低建設、交易環節稅費負擔,逐步建立完善的現代房地產稅制度。

施正文建議,稅基確定可以根據各地房價情況給予一定折扣,例如上海房產稅試點目前按七折徵稅,將來授權的打折幅度可以更大,這樣可以消除房地產稅在房價過高時開徵可能造成的負擔不合理和開徵阻力。

目前中國房地產相關稅種繁多,包括增值稅、契稅、房產稅(非針對個人非營業住房)、城鎮土地使用稅、耕地佔用稅、土地增值稅等。施正文稱,房地產稅的開徵要考慮在整個房地產行業中如何合理分配稅負,改善當前建設開發交易和保有環節稅費不均衡的狀況。

他指出,各國都是多稅種的複合稅制,稅種之間重複交叉,只要在功能上是匹配互補、不是相互衝突的話,不僅是客觀存在而且是必要的。房地產稅是保有環節的,增值稅、契稅、土地增值稅等房地產領域的大多數現行稅種是交易環節的,重交易輕保有的問題非常嚴重。

按照宏觀稅負基本穩定,並且有一定減稅效應的要求,房地產稅的徵收需要有相關稅種的減並作為匹配。

“房地產稅與土地增值稅是此消彼長的關係,應當聯動改革。隨著房地產稅的逐步開徵擴大,我的意見是土地增值稅要逐步減稅,等房地產稅全面開徵了,土地增值稅就退出。”他稱。

推出房產稅的障礙

房地產稅之所以遲遲不能推出,施正文認為,最主要還是因為在“開徵房地產稅是讓市場穩定還是刺破泡沫”這個問題沒有形成共識,沒有對房地產稅科學精準設計後能發揮的作用做出正確判斷。

比如有人擔心房地產稅一旦開徵就是全面開徵,稅率會很高,涉及面也很廣,但施正文表示,未來實際情況正好相反,更可能是各地像星星之火,剛開始稅率也會定得較低,徵稅範圍比較窄,門檻設得較高。

至於在技術層面,比如對不動產信息的掌握、稅基的評估、征管能力的要求方面,目前已不用太過擔心,不動產已統一登記了,評估機構也有多年發展。

施正文強調,立法要快,讓有條件開徵的地方有法可依。房地產稅立法要廣開言路,當前最為迫切的是儘快把房地產稅法草案向社會公開徵求意見,以更好地聚焦問題,集思廣益,形成共識,制定高質量的法律文本。

他指出,中國正在構建房地產市場穩定發展的長效機制,要改變行政調控樓市的方式,更加重視經濟法律手段的綜合運用。房地產稅通過立法推進改革,具備經濟和法律兩大功能,通過提高持有成本,抑制投機行為,這是地方因地制宜調控房價不可多得的調節手段,也是中國啟動房地產稅改革的歷史性契機。

長期來看,他認為,房地產稅會在健全地方稅體系上發揮作用。地方稅體系建設中最重要是要培植髮展地方主體稅種,而房地產稅具備成為主體稅種的潛力,“房地產稅不會很快成為主體稅種,需要逐步推進、漸進提高稅負,成熟後才能成為主體稅種。”

肖捷在十九大報告輔導讀本中明確,積極穩妥推進健全地方稅體系改革,在目前已實施的城鎮土地使用稅、房產稅、車船稅、耕地佔用稅、契稅、煙葉稅、土地增值稅等地方稅的基礎上,繼續拓展地方稅的範圍。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楚天 來源:路透社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財經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