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短評 > 正文

陶傑:生存在瘟疫蔓延時

左翼的知識份子,包括什麼新自由主義,面對此一境地,只有天天喋喋不休的政治正確、反歧視、大愛包容的口號和廢話。而右翼當然訴諸人民力量,即所謂民粹,正面還擊。

主張自由市場經濟的右翼,反對奴役,提倡自由,尤其是市場要有選擇。

主張社會主義經濟的左翼,反對壟斷,反對寡頭壟斷,也維護自由,特別是人權和民主。

二十一世紀到了這一章,網路世界卻在形成橫掃左右翼的霸權,並逐漸形成極權——右翼如海耶克的反奴役,倡選擇,事與願違,電子商貿和支付,漸漸剝奪了消費者的選擇。列根和戴卓爾夫人倡導小企業,現在是全球金融跨國企業壟斷,小企業難以生存。

而世界一旦淘寶化、面書化,左翼維護的私隱首當淪陷,“一九八四”提早降臨。不必中情局來偷看監視美國公民的電郵。史諾登這個名字,已經過時。現在是面書的老闆朱克博格,加上蘋果手機的董事局,已經掌控了你的個人隱私,知悉每一個人的一切。

左翼一度瘋狂支持後來投奔俄國普京的史諾登,卻一樣仇恨據悉“通俄”的川普,雖然史諾登和川普,一樣的通俄,左翼仇恨中情局,卻不恨朱克博格,也不恨谷歌和蘋果手機,而且奉喬布斯為神明。

朱克博格長期穿一件灰T恤,娶華裔老婆,形象與川普金碧輝煌的酒店商廈相比,十分的“貼地”,扮成“我是年輕人大家的一份子”。但如果朱克博格的面書,接受俄國入股,此一龐大的私隱數據機器,就可以出賣給俄中。那時美國總統通不通俄,根本無關宏旨。外國資金,包括伊斯蘭國改頭換面離岸跳線的中東阿拉伯資金,都可以“自由市場經濟”的名義,成為掌控全球人口私隱和個人自由的超級天眼的股東。

左翼的知識份子,包括什麼新自由主義,面對此一境地,只有天天喋喋不休的政治正確、反歧視、大愛包容的口號和廢話。而右翼當然訴諸人民力量,即所謂民粹,正面還擊。

然而當西方虛耗在兩個陣營的搏擊之時,金錢的勢力,通過“全球化”,已經完成了權力多元化的過程。十九世紀之前,金錢在英帝國的東印度公司之手;二十世紀,金錢在美帝國的石油和華爾街大亨之手。二十一世紀,金錢漸轉移到西方文明以外的另類政治勢力之手,而西方在將科技連同話語權,一塊塊賣出去。

金權的結構,產生自西班牙、荷蘭、英國相繼支配世界五百年以來從未發生過的質變,“自由”與“奴役”的界線日漸模糊。美國出現一個短視的商人總統,四年一任期,流行短視的民主和網路瞬息的暴怒和亢奮。在這個時代,如何在愚昧的大多數中保持一點點清醒,是一個受過教育的人最大的挑戰。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短評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