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財經 > 正文

我們這一代中國人是否會面臨醫療體系的崩潰?

未富先老的中國,如何面對未來20年的醫療和養老問題?當人口紅利高峰逝去後,醫保和社保資金都逐漸會發現過去10年那種普惠全民、傾斜基層的保障越來越難以支撐。

當前中國的醫療和養老體系還能勉強應付,主要是得益於中國極高的勞動力人口佔比。

中國有兩個人口出生高峰:60後和85後,這兩個階段平均每年出生約2500萬人。

而在過去10年,正好是60後還沒退休而85後逐漸走上工作崗位的10年。

於是我們自己也會感覺到大部分家庭都很爽:

60後還沒老、身體沒啥大毛病,子女已經養大開始有產出,這兩個人口高峰都正好在勞動年齡段。80歲的老人家們平均有四五個兒女在給自己養老,一家三代甚至四代吃香喝辣、到處旅遊。

整個國家的醫療和養老福利也相對90年代慷慨了很多:

農村大病醫保,一年自己交幾十塊,大病報銷70%以上。

城鎮居民社保,一次性交幾萬塊,到年齡了每年領一萬多。

“因病致貧”現象大大減少,醫院裡農村人和沒有職工醫保的城鎮居民多了起來。

以前許多農村窮人得了病靠熬,現在都到城裡的三甲醫院排隊。

“奧巴馬care”比起來就是渣渣。

但是,以上這些還能持續么?

未來10年,60後每年有2500萬人邁入60+的老年人階段。

而新補充的勞動力則是95後、00後——每年1500萬人。

過去十年,每年新增2500萬勞動力 vs新增1500萬老人。

未來十年,這個數字反了過來。

2-4-4的家庭人口結構,逐漸變成4-2-1。

在這樣碾壓性的客觀數字面前,任何制度改革、流程再造,恐怕都是徒勞的,並不能解決根本。

更可怕的是,再過10年,每年只有1500萬的95後和00後,他們每年能生出1000萬人就已經是極其高估的數字(如今80後也只能每10個生出7個)。

如此計算下去,等70後、80後逐漸凋零的時候,就是每年2000-2500萬人老去,而只有700-1000萬人新進入勞動年齡。

這差不多就是如今日本的情形。

富裕如日本,自動化水平、無障礙設施、老年人產業在許多知乎er眼裡冠絕全球,仍然難以避免老無可養、老人拾荒、孤死家中。

未富先老的中國,如何面對未來20年的醫療和養老問題?

畢竟醫療開支的大頭在老年人,醫療和養老體系在面臨人口結構曲線移動的時候,實質上都是一副德行。

可能也好解決,畢竟中國是個13億人口的超級大國,即便城裡已經4-2-1,每年也仍然會有巨量的年輕人口來填補城市的勞動力空缺,越大的城市越年輕化。

北京上海的戶籍居民已經25%是老年人,並不比日本好多少,但抵不住還有一半年輕化的非戶籍人口。

當人口紅利高峰逝去後,醫保和社保資金都逐漸會發現過去10年那種普惠全民、傾斜基層的保障越來越難以支撐。

於是乎,我不禁聯想到一個可怕的未來:

大城市保持長青,底層農村日益凋零。

下層的老年人被放棄,輿論上逐漸”非人化”。

畢竟,底層在年輕時輿論已經是”不配有偶”,老去後也自然的”不配有醫”、”不配有養”。

當醫療和養老越來越成為稀缺資源,人類對稀缺資源競爭的本性會迅速碾壓掉那點點蒼白的同情心。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楚天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財經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