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國際 > 正文

首個紀念蘇共政治迫害遇難華人牌匾在莫斯科揭幕

百年前布爾什維克執政後,各種紅色恐怖隨之而至。在斯大林發動的大清洗中,許多華人也無法倖免。俄羅斯第一個紀念當年遇害華人的牌匾在十月革命百年之際揭幕。有分析認為,中俄兩國關係日益密切,政治迫害歷史更把兩國連在一起。

“最後地址”網站上的王希祥照片。

百年前布爾什維克執政後,各種紅色恐怖隨之而至。在斯大林發動的大清洗中,許多華人也無法倖免。俄羅斯第一個紀念當年遇害華人的牌匾在十月革命百年之際揭幕。有分析認為,中俄兩國關係日益密切,政治迫害歷史更把兩國連在一起。

十月革命紅色恐怖山東農民遇害

十月革命後的各種紅色恐怖中,當年在蘇聯的許多華人同其他外國人一樣都無法倖免。由俄羅斯活動人士所發起的名叫“最後地址”的活動中,俄羅斯第一個紀念遇害華人的牌匾今年4月在莫斯科揭幕。

王希祥紀念牌匾。

這個由不鏽鋼製作,比手掌稍大的紀念牌匾被固定在國際紅十字會莫斯科辦事處大樓的外牆上,當地緊鄰日本大使館,離市中心不遠,著名的莫斯科和平大街就在附近。紀念牌匾用幾行俄文簡單介紹了一位名叫“王希祥”(音譯)的華人在斯大林大清洗中的遇害經歷,上面寫著,王希祥曾住在這裡,是洗衣店的燙衣工,他生於1888年,1938年3月15日被捕,1938年9月10日被處決,1989年被平反恢複名譽。

“紀念碑”人權組織提供的現已解密的蘇共秘密警察檔案顯示,50歲的王希祥來自中國山東,農民出身,是文盲和非黨派人士,被捕時沒有蘇聯國籍,是中國公民,他的妻子是一名俄國家庭主婦。秘密警察人民內務委員會指控王希祥的“罪名”是從事反革命間諜活動。

僅因是中國人遭處決遠東有許多華人集體墓葬

研究政治迫害歷史的“紀念碑”組織認為,王希祥僅因為自己的民族出身遇害。雖然斯大林沒有發動專門迫害華人的行動,但1938年1月31日曾下令秘密警察展開肅清間諜破壞分子,主要針對外國人的鎮壓,命令中所提到的外國人包括了中國人、哈爾濱人、德國人、波蘭人、拉脫維亞人、愛沙尼亞人、芬蘭人、希臘人、伊朗人和羅馬尼亞人等。

遠東地區的許多華人當時也在斯大林的大清洗中遇害。在與中國相接壤的哈巴羅夫斯克(伯力),符拉迪沃斯托克(海參崴)等地,最近幾年都發現了一些遇害華人的集體墓葬。研究政治迫害歷史,曾跑遍遠東地區的波蘭攝影家托馬什說,他在符拉迪沃斯托克郊外曾親眼看到因為修路而發現的埋葬有500多名華人的集體墓葬,當時發現了很多具有中國文化特色的隨身物品。

政治迫害歷史鏈接中俄兩國

時事評論人士尼科里斯基說,俄中關係越來越好,來俄羅斯的中國人越來越多,在這一背景下不忘記政治迫害歷史,悼念受難者具有特別意義。

尼科里斯基:“我覺得為遇害的在俄華人設立紀念牌匾對兩國來說都非常重要,它能讓那些來俄羅斯的中國人,特別是年輕人了解那段歷史,人們應該知道,俄羅斯與中國除了友誼外,這兩個國家也因為類似的許多悲劇性事件而聯繫在一起。”

紅色恐怖典型案例

“最後地址”基金會的工作人員波布里克說,他們對王希祥幾乎一無所知,無法找到王希祥的親屬,因此更談不上親屬們提出申請為他設立紀念牌匾。她認為,王希祥案例特別說明了牢記政治迫害歷史的重要。

提出申請為王希祥設立紀念牌匾的活動人士格林貝格說,他曾經的住宅緊鄰王希祥住過的那棟大樓,中國當時的動蕩可能使王希祥來到蘇聯,但農民和不識字的王希祥在沒有法院審判的情況下被捕,然後遇害,王希祥甚至可能不知道圍繞他發生了什麼事請,僅在蘇聯民主化浪潮中的1989年他才被平反,這成為共產黨迫害鎮壓普通民眾眾多案件中非常典型案例,為王希祥設立紀念牌匾非常有意義。

僅為完成逮捕處決指標

時事評論人士尼科里斯基認為,紅色恐怖和大清洗中秘密警察必須完成逮捕和處決定額,王希祥因此遇害。

尼科里斯基:“我覺得秘密警察為了完成計劃而殺害了王希祥。秘密警察當時都想儘快完成上級下達的逮捕殺人指標任務,然後向斯大林或是其他組織鎮壓迫害的領導人報告請賞,他們想以此展示在肅清所謂的反革命間諜行動中取得了很大成績。”

迫害波及冬宮博物館和著名經濟學家

“最後地址”活動由俄羅斯知名媒體人帕爾霍敏科在兩年前發起,靈感來自於2014年在德國啟動的為納粹大屠殺遇害猶太人設立紀念牌匾的行動。“最後地址”活動目前已擴展到俄羅斯的地方城市,一些獨聯體和東歐國家。這項活動通常在受害人曾經的住所或是辦公地的外牆上固定紀念牌匾,每位受害人一個牌匾,有時一棟大樓的外牆上有多塊牌匾。受害人的資料來自“紀念碑”人權組織。

這一活動上個月曾在聖彼得堡的冬宮艾爾米塔什博物館外牆上揭幕一塊牌匾紀念博物館的一名30年代遇害的錢幣學家。最新揭幕的牌匾位於離紅場不遠莫斯科特維爾大街的一棟大樓外牆上,用來紀念1938年被處決的著名經濟學家康德拉傑夫,他因為在20年代提出康德拉傑夫經濟周期理論而聞名。許多俄羅斯知名經濟學家參加了幾天前的紀念牌匾揭幕儀式。

農村恐怖城市暴力知識人士受羞辱

康德拉傑夫1928年在寫給他的朋友索羅金的一封信中說,蘇聯農村當時到處是恐怖,城市裡充滿暴力,布爾什維克政府要求知識人士公開懺悔,多數人在這場人格受到羞辱的活動中被迫低頭與當局合作,不合作的人會受到處罰。

索羅金因為研究統計俄國當時的離婚率遭到列寧批評,20年代他初被布爾什維克政府驅逐後前往美國,後來創建了哈弗大學社會學系。

中俄關係雖好但為華人設立紀念牌匾並不容易

“最後地址”基金會的活動人士說,王希祥曾居住的那棟大樓現歸屬於俄羅斯外交部管理外交房產的總務局,國際紅十字會莫斯科代表處目前在那裡租賃辦公。由於一些俄羅斯官員並不理解牢記政治迫害歷史的重要,他們經過一番艱苦努力,通過多輪談判後才被允許為王希祥設立紀念牌匾。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夏雨荷 來源:美國之音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國際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