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毛澤東機要秘書張玉鳳為何遲遲不寫回憶錄

——張玉鳳為什麼不寫回憶錄

毛澤東機要秘書張玉鳳的耳聞目睹,有很多爆炸性的獨家新聞,但她為什麼不寫回憶錄?張玉鳳曾經說過,毛澤東身邊的人,如果出版了一些毛澤東不一定會感到高興的話,作者可能會短壽的。顯然,張玉鳳認為冥冥之中,能有毛澤東庇護,她感到很安全。

1970年8月,毛澤東與機要秘書張玉鳳(左一)、保健護士長吳旭君(右二)、中央警衛員周福明(右一)在杭州汪庄合影

1993年在央視一套黃金時間播出的12集電視紀錄片《毛澤東》,由中央文獻研究室和中央電視台聯合攝製,是當年紀念毛澤東100周年誕辰的大手筆,也是電視系統的最高作品代表。

緬懷一代最高領導人,最高領導人身邊工作人員的“現身說法”當然少不了。這部紀錄片也採訪了大量毛澤東身邊的工作人員,比如有毛的衛士長李銀橋、長期擔任毛澤東翻譯的師哲、毛澤東專職新華社攝影記者杜修賢……這一部分人中,採訪次數最多、播出時間最長的是毛澤東的保健護士長吳旭君。

吳旭君很會說,根據中共的尺度將一代偉人的往事娓娓道來,甚至給毛澤東加了分。但比起吳旭君,1970年後就一直長侍在毛身邊的,晚年毛澤東的機要秘書和生活秘書張玉鳳顯然知道得更多,更有發言權,但這部紀錄片里卻沒有她的鏡頭。

據報道,晚年的毛澤東對張玉鳳依賴性很強,那個時期什麼人想要見毛澤東首先必須先通報張玉鳳,甚至連毛已分居的刁蠻妻子、權傾一時的江青也不例外。據說,江青也時不時拿女人喜歡的東西巴結張玉鳳。而且因為年老及疾病,晚年毛澤東已口齒不清,而張玉鳳因為常年在毛身邊服務,能聽得懂,更加重了她的分量。

在民間大部分人的心裡,毛澤東依然具有巨大的威望。饒是如此,一部分民間還是傳說毛澤東和張玉鳳有染。毛澤東醫生李志綏的那本《毛澤東私人醫生回憶錄》是把毛澤東描述為一個當代的封建君主,生活奢華、糜爛,雨露均沾。

在《動向》等香港著名政論雜誌連續報道的毛澤東晚年的秘聞,很多都是從張玉鳳這邊找到口子說起的。

毛澤東的私生活是不是有問題,對毛澤東的個人品質的評價至關重要。不管怎麼說,毛澤東是當今的中國舉得最高的人,鄧小平也在其下(這也與鄧小平的低調有一定關係),天安門的毛澤東畫像的懸掛就是很好的象徵。儘管文革中毛澤東打倒和關押了大量的高級幹部,但全盤否定毛澤東看重的文化大革命後,鄧小平主持起草的1981年6月的中共十一屆六中全會通過的《關於建國以來黨的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對毛行了蓋棺定論:毛澤東的功遠遠大於過;文化大革命被反革命集團利用。這也是當今中國的態度,中共法理統治的需要也要求不得醜化毛澤東,否定毛的幅度必須到此為止。況且,毛在民間的威望依然很高。

中共已成功營造了一個偉大的毛形象,生活樸素、對親屬和身邊的工作人員要求嚴格、不搞特權……應該指出,毛在民間的威望大,這方面的功夫是個相輔相成的重要因素。

也許就是在這方面有嫌疑,官方的紀錄片《毛澤東》里,沒有張玉鳳的鏡頭。而看看2003年為紀念毛誕辰110周年中央文獻出版社出版的《毛澤東傳1949-1976》,最後一節(第43節)“臨終的日子”,張玉鳳的未刊稿《回憶毛主席去世前的一些情況》,佔有重要分量。也難怪,後期只有她張玉鳳最時刻守在毛的身邊,是接觸他最密切的人。

毛澤東的舉動自然瞞不過身邊貼身的工作人員,可以說張玉鳳、汪東興(1968年起擔任中共中央辦公廳主任兼中央警衛局局長,併兼總參謀部警衛局局長,直接主管保衛毛的8341部隊、毛的大內總管)是目前對毛澤東的私生活了解得最清楚的人。那本《毛澤東私人醫生回憶錄》之所以熱賣,作者李志綏御醫的身份至關重要。

據傳,海外想讓張玉鳳、汪東興寫回憶錄高價收買的大有人在,張玉鳳一直被香港政論雜誌傳說寫了一部不同的關於毛澤東的回憶錄,毛澤東的女兒李敏為了維護毛的形象自己出資200萬買斷而免於出版。2008年2月15日中國新聞網報道“香港《文匯報》轉發毛澤東生前機要秘書張玉鳳著作的《我所知道的毛澤東的部分真相》一書的內容,對毛晚年的一些事情進行了揭密”,好像張玉鳳寫過《我所知道的毛澤東的部分真相》一書,接著中新網以第三者身份引述了大概內容,從這一部分內容看,並沒有一點涉及意識形態內的黨內鬥爭,只寫了晚年毛澤東的一些生活細節,並時不時讚揚毛澤東的處亂不驚、豁然大度的品質。而從網上搜索《我所知道的毛澤東的部分真相》只是一篇文章,是毛誕辰一百周年之際中國人民大學學生會邀請張玉鳳到該校回顧親身經歷的錄音稿。

香港《文匯報》記者阮紀宏的《張玉鳳回憶在毛澤東身邊的日子》於1988年7月23日至25日在該報連載。據外媒報道,毛生前機要秘書張玉鳳,歷時三年寫了80多萬字的回憶錄書稿《回憶在主席身邊的歲月》(暫名),經XX部、毛澤東思想研究室等單位審核四個月,最後決定:該書極不宜發表。毛的女兒、侄孫更堅決反對,指內容有損領袖形象。但並沒有說張玉鳳造謠誣衊,並傳說他們願出一百萬人民幣買斷版權,阻止出版。也就是說他們心裡非常清楚這本書的真實性和權威性。正因為真實所以才不能發表。

張玉鳳有時也在大陸的文史雜誌發表關於晚年毛的故事,比如《炎黃子孫》1989年第1期的《毛澤東、周恩來晚年二三事》。這些都可以在大陸網站上搜到,正常閱讀。很顯然,出現的內容只是在中共的意識形態內轉悠,是按要求撰寫並被審查的。

而有外國出高價讓汪東興獨立寫回憶錄的新聞,但汪東興說了,如果寫了,我是對不起毛主席他老人家了。間接證實了毛還有重要秘密。不過大陸的當代中國出版社倒出版了一本標榜汪東興回憶錄的《汪東興回憶毛澤東與林彪反革命集團的鬥爭》,但這隻局限於林彪事件的一些細節,甚至字裡行間襯托出毛的果斷堅毅和高超的政治鬥爭藝術,也沒有跳過中共設置的框框。

不論他們倆是否動過獨立寫些回憶錄的念頭,中共法理統治的需要不允許他們發出別的毛的負面信息,他們也生活在中共的體制之下,需要和中央保持一致,並且他們一個是正式的中共退休幹部,一個是中共退休高幹(汪東興除了前面的職務,1977年8月至1980年2月還擔任過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副主席、中央軍事委員會常委,1973年8月至1980年2月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都享有豐厚的退休待遇和福利;而且他們就算出版了獨立的回憶錄也得不償失,儘管可能會得到外國的豐厚稿酬,但中共會否認,並不會從實質上讓毛澤東和中共解體分離,並會採取一些處罰措施;也不會改變太多崇拜毛的中國人的看法,因為他們會潛意識以為是造謠中傷,他們倆也會得到“裡通外國”等罪名。況且,要是毛的名聲壞了,他們也就沒有諸如向廣大學生講述在偉人身邊親身回顧的禮遇。他們特別是張玉鳳之所以引人注目,就是因為毛。於公於私,他們都不能醜化毛。

以後在適當的時候重新審視毛澤東時,被嚴格保存封閉的大量機密檔案最為關鍵。中立客觀的評價是最經得住歷史考驗的,也是最永恆的。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白梅 來源:土車阿里個人博客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