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投資理財 > 正文

中國媽媽的抉擇:300萬落戶北京還是30萬落戶美國?

北京、上海、廣州的大公司里的育齡青年,不得不選擇把孩子送回老家或是落戶美國。

「至此,我們拿出了所有積蓄給了孩子一個北京戶口——接下來的五年、十年內,我們一家人任何的任何意外、大病,我們都無法承受。」

李小青發現自己懷孕了,在她給父母的「說明信」中這麼寫道。

在看完信之後的兩個小時,她的父親回電話說:「我支持你們,明天就給你們打錢。」

李小青要去美國生孩子的事情,就這麼定了。

落不起的北京戶口

李小青在一家創業服務機構工作,她的丈夫在一家一線互聯網公司工作。雖然作為沒有戶口的「新北京人」,但他們和他們的許多同事一樣並不太在意戶口的事情。

直到2017年年中,李小青懷孕了。

李小青和丈夫的老家都在山西新絳,這裡盛產澄泥硯——這是一種和端硯、歙硯、洮硯齊名的手工硯台,與後四者並稱中國四大名硯。除此之外與李小青和丈夫所從事的互聯網與金融行業毫不相關。

考慮到二人未來的職業生涯幾乎只可能在互聯網公司,回到老家幾乎不可能是他們的選擇,孩子的戶口上在哪裡成了一個至關重要的問題。

在得知兒媳有喜之後,李小青的公公和婆婆就開始張羅在北京買房的事情。他們在新絳縣城有一間公寓房,鄉下還有一個獨院。如果把兩個都賣了,再加上李小青和丈夫工作幾年的存款,差不多有300萬。

在北京,以城市中心為圓心畫一張等價圖,300萬的價格能買到的房子最近也在昌平。

李小青去那邊看了幾次房,戶型、格局和物業都不用說了,幾個詞就能勾勒出他們能買的起的房:二手、40平、沙河高教園、老房。

住是不可能住了,李小青在中關村工作,他的丈夫在北辰世紀中心。不管是誰,都不願意搬到沙河高教園去生活。而且,買房的前提還是李小青的丈夫能夠在公司拿到北京的集體戶口。

「很明確,買這個房的目的就是為了讓孩子能在北京落戶。」

因此,在李小青寫給雙方父母的資料里有了開頭的那句話。

除了財富上的消耗,賣掉老家的房還意味著要把雙方的父母接到北京來住,進而帶來的是生活成本提高、職業生涯被鎖死、以及二人生活空間的收縮。

這顯然不是李小青夫婦想要的生活。

但是明年2月新的生命就要降生,要麼落戶在北京要麼落戶在老家,人生的決定似乎必須在時機尚不成熟的時候做出。

因為不願意麵對這個問題,在北京買房的時間被一再拖後。

十一放假的時候,小青和丈夫回老家,小青親戚讓他倆幫著帶一些土產給北京的一位友人。在拜訪這位友人的時候,他提到:「為什麼你們不選擇把孩子生在美國呢?全套辦下來也只需要30萬。」

小青覺得醍醐灌頂,回家開始搜索相關的介紹和朋友打聽相關的消息,在知乎上小青看到了 GQ總主筆何瑫兩年前寫的一篇「赴美產子」的教程貼,因為之前曾與何瑫有過一面之緣小青猶豫再三,還是在微信上諮詢了何瑫。

經何瑫介紹,小青在一家落地於洛杉磯的月子中心報了名。月子中心告訴小青,赴美生子一般分為兩種,一種是讓月子中心全程包攬費用大約為30萬人民幣,另一種則是自己租房、聯繫醫院、跑簽證,後者比前者節省大約10萬元左右。

小青選擇了前者,因為和300萬元買一張北京戶口相比,30萬元讓孩子擁有美國國籍已經是一件十分划算的事情。

隨著在一線城市互聯網、科技公司打拚的年輕人逐漸到達婚育年齡,小青的選擇並不是孤例。在大眾所俗稱的那個「中產」群體里,赴美生子已經變成了一種新的主流趨勢。

「誠實簽」、「雙國籍」與「性價比」

「很多人都看過《北京人在紐約》,以為現在去美國生孩子還要偷著藏著,會非常危險。其實早就已經不是這樣了。」

辣媽 YOYOO今年年初開始在自己的公眾號連載自己去美國生子的攻略。最高的一篇約有2000的閱讀量,她告訴記者,之所以會想要在微信公眾號里把這些事情寫成文章,是因為她在自己赴美生子之後有太多的同事、朋友前來諮詢。最近,她還入把自己的文章做成音頻節目。

「與其一遍一遍說,不如寫出來供大家參考。」

在她所寫下的第一篇關於赴美生子的文章里,提到就是許多准媽媽最為關心的一個問題——「赴美生子,入關時是否會被關進移民局的小黑屋?」

在這篇文章中,YOYOO說拉斯維加斯的入境檢查是最為寬鬆的,自赴美生子火起來之後,海航飛拉斯維加斯的航班每次都會專門為孕婦留下幾個座位。

在入境的時候她既沒有被請進小黑屋,也沒有傳說中的開箱檢查,順利入關。

而這一切源於「誠實簽證」——在申請赴美簽證時誠實的告訴簽證官「我要去美國生孩子」。

B2簽證中的醫療目的包括生育

YOYOO說,和過去大眾的認知不同,在美國現有的法律框架下,赴美生子其實是一件完全合法的事情。

在誠實簽的過程中,需要證明的是兩點:一個是孕婦家庭有能力承擔在美國生產的費用,不會侵佔美國社會醫療福利;另一個是孕婦本身沒有移民傾向,不會因為生子而成為非法移民。

對於在一線城市互聯網公司工作的年輕人來說,要達到上述條件很容易。

根據小青整理的資料顯示,在孩子出生後月子中心會全程協助辦理孩子的美國身份——出生紙(出生證明)、護照(美國)和社安卡(美國社保卡)及中國旅行證等相關的必要證件。離開月子中心後,孩子隨父母以美國身份旅遊入關,然後持美國出生證及相關的翻譯資料,在中國大多數的地區正常辦理中國戶籍。

儘管中美都不承認雙國籍身份,但在出生之後至18歲成年之前這段時間,孩子的「雙國籍」身份是一種事實狀態——在美國政府眼中,孩子是美國公民;在中國政府眼中,孩子是中國公民。

孩子在回到中國之後,可正常按照中國的戶籍規則在父母的戶口所在地進行登記,進入當地公立學校或隨父母去一線城市借讀。

一旦簽證和孩子身份不是問題,大多數年輕媽媽的想法是一樣的——「我是否能在美國生的起孩子?」

最低20萬的生育費用和國內相比是一筆不小的支出,但幾乎每個赴美生子的媽媽都覺得自己「賺到了」。

上文提到,李小青是將赴美生子的成本與落戶北京的成本做了對比。而何靜怡則是與北京的高端生育體驗做了橫向的對比。

何靜怡夫婦的家境要比李小青更好一些,何靜怡是本土北京人家境殷實,與老公均在北京的金融機構工作。何靜怡懷孕的時候就鎖定了北京和睦家醫院的產前檢查套餐,價格將近3萬元。

這家1997年進入北京市場的外資醫院,主要服務高端人群和生活在北京的外籍人士,在過去20年里積累了非常好的口碑。何靜怡最初選擇這家醫院的主要原因是,在同等的生育體驗和安全性下,北京三甲醫院的等待時間和產房條件無法讓她接受。

在何靜怡夫婦看來,自己「收入還算不錯,沒必要去擠占公立醫院的資源」。但即便是手頭比較寬裕,也沒有人不會在意性價比。在懷孕4個月後,何靜怡選擇了赴美生子。

原因是,如果在和睦家走完全部的生育和產後護理流程,需要的錢和在美國生孩子是一樣的。

何靜怡家在美國有親戚,不需要通過中介和月子中心,最終在美國生子的總成本不到30萬,與在北京的高端私人醫院生子價格相當,甚至略低一些。

與小青和何靜怡都很在意「性價比」不同,在北京一家上市移動互聯網公司供職的艾雯,則把生育當成一次人生中難得的休閑度假。

YOYOO在自己的微信公眾號中展示的自己在美國產檢的經歷

因為公司近幾年的增長勢頭都不錯,三十歲左右的艾雯又是公司的骨幹,已經很久沒有好好享受過假期。

在得知自己懷孕不久之後,她美國的閨蜜向她提出了赴美生子順便玩玩這樣的建議。艾雯交代好自己的工作之後,將年假和產假加在一起請了一次相對比較長的假期。先是和家人一起在美國旅遊了一圈,然後安頓在朋友家裡等待預產期的到來。

艾雯在美國生下的是她的第二個孩子,她家的「老大」是在老家的一所公立醫院中降生。談起生育體驗,艾雯說:

「因為當時在北京(生育)的話沒有人能照顧我,所以老大我是回到老家去生的,公立醫院的床位比較緊張,醫療環境肯定不如美國的好。但是國內的產檢比美國細緻很多,所以我在國內把產檢做了。」

算上前期和家人旅遊、醫院生育和後續在美國做產後護理的錢,艾雯一共花了不到50萬人民幣。但以她的經濟狀況衡量,她仍然認為「很值」。

沒想過移民,但要給孩子多一種選擇

「你未來有移民的打算嗎?」

「沒想過。」

YOYOO對這個問題回答的斬釘截鐵,受過良好教育的她認為,移民本身對孩子也是一種選擇的剝奪——如果孩子不一定想去外國呢?

而且 YOYOO還提到一個觀點,即便是孩子想要留學或者移民,也要至少等到上高中才啟動這個計劃——一方面,YOYOO認為中國的基礎教育已經遙遙領先於歐美;另一方面,她還有一個擔憂就是文化認同的問題。

「我的很多朋友的孩子很早的就過到那邊去,比如小學就過去的。然後你就會發現這些孩子對中國文化完全失去了興趣,完全就是美國人思維。我發現這種現象在亞裔的孩子中很常見,一般如果要是法國人或者德國人移民到那邊,孩子可能會在學校說英語回到家說法語或德語。但亞洲的孩子在那邊就是會拒絕說自己國家的語言。不管怎麼說,不能忘本吧。」

對於這一點,YOYOO也是不能接受的。

因此,在 YOYOO看來,為孩子留下方便留學的機會和降低選擇移民的門檻是父母應該做的,但是沒必要替孩子做出選擇。而對她自己來說,移民的傾向也並不強烈——「如果孩子未來選擇移民,那我們可能也會跟過去。但那已經是20年以後的事情了,我已經很老了,移不移民有什麼意義呢?」

「從我個人的發展經歷來看,國內未來20年的發展機會和趨勢都會非常好,所以並不想替他做決定。」在這個問題上,艾雯也有同樣的看法,「如果未來政策上有變化能夠讓孩子在北京高考的話,可能孩子連留學都不會選擇。但如果萬一18年政策都沒有變,那麼擁有這個美國身份至少留學是更方便的。」

「沒有人知道18年後中國會發展成什麼樣子,也沒有人能知道18年後美國會發展成什麼樣子。去美國生子並不代表著我們對中國或現在的生存狀況有什麼意見,這是給孩子一種對沖的選擇。」

在投資服務機構工作的李小青用投資上的理念去解讀自己的行為。

儘管依照李小青夫婦的職業發展水平,他們完全有能力成為一代移民,但在他們的人生規劃中並不存在移民這個概念——在李小青和丈夫的人生規劃中,他們的事業還沒有到達頂峰。

他們想在生完孩子之後離開北京去深圳、上海、南京、廈門、廣州和杭州等一二線城市每個城市工作生活兩到三年,帶著孩子遊歷一番同時也積攢相應的積蓄。直到走不動了,在選擇一個兩人都心儀的城市定居下來——而買房都要是那之後的事情了,這實際上也符合現在「年輕人不買房只租房」的鼓勵政策。

在這個過程中,如果有機會有可能去國外工作,也有可能最終選擇定居地是國外,但那都是在「體驗過之後」再決定的事情。而不是先決定了,要以十年為周期去努力達成的事情。

無論是何靜怡、艾雯還是 YOYOO,在他們赴美生子的過程中,家人的態度都是他們最重要的因素之一。大多數的長輩對父母生子的擔心更多的是對子女生育安全的擔心——會不會被騙?會不會出醫療事故?會不會被醫生區別對待?孩子會不會成為黑戶?

在做了相應的科普之後,他們反而成為了子女赴美生子最堅強的後盾。

李小青的父母都是當地的公務員,一開始對李小青去美國生孩子的事情堅決反對。李小青寫了一封長達4000字圖文並茂的說明信,橫向對比了赴美生子與落地在老家和落地在北京所要付出的代價,並詳盡解釋了赴美生子過程中可能遇到的問題和解決方法。

在那封說明信的最後,李小青這麼寫到:

如果害怕孩子以後接受美國教育會跟我們的思想會有很大差異時――您應該能感受到:我們兩個的思想跟你們已經開始非常不同了。

這沒有什麼可害怕的,世界在開放,中國傳統的思維自然也會與世界的思維融合。只要保證我們的善良、正直、孝敬等基本面就好了。

本文受訪母親除 YOYOO為網名外,其餘均為化名。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來源:品玩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投資理財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