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裴廣度:如果馬拉多納生在中國

——馬列城牆

今天,我們在中國能看到無數的牆,其實都來自一堵牆:馬列城牆。破解它的唯一方法就是規則,只有規則才能保護個人自由,只有保護個人自由才能保護創造性,只有保護創造性經濟才能持續發展。而保護個人自由的就只有憲政。

喜歡足球的,誰都忘不了那個穿10號藍白格的小子,是的,馬拉多納。矮胖,只要他上場,風暴來了,左勾右挑,前沖後突,世界一流鐵腳圍成柵欄,還是會經常被他連甩5,6個,眼睜睜看他起腳,球進了。他沒有當議員的父親,背後也沒有強大的組織,只不過出身8個孩子的貧困家庭,唯一的幸運,就是3歲從父親那裡獲個皮革做的足球,然後他就從貧民區的泥濘街道,一直踢到了世界盃,可以說,沒有過馬拉多納的世界盃是不可想像的。

如果馬拉多納在我們這裡會怎樣?估計3歲會得到一把鏟子,將來去小煤窯挖煤提前熏陶,長大後,家裡8個孩子啊,只好買個拐帶婦女結了婚,再後來房子被強拆,孩子被打殘,想上訪,出不了村;想打官司找不到律師,被告知,有良心的律師已住進了黑屋……當然,也許還未成年,在管教所喝涼水噎死都有可能。總感覺很容易找到N種死法,卻很難找到一種活法。不要再問我會不會有世界盃的風采,那是中國夢。

世界最悲催的狀態,就是一群烏龜上路跑競賽,兔子、獅子、老虎、獵豹都被槍逼出了圈外,頭上有紅點的烏龜還可以先跑250里.

一般說烏龜是害怕露臉的。但背上槍,就不止窩裡橫,還會經常在世界開新聞發布會:我們已經可以為世界競跑提供新標準並為世界競跑指明新方向。

自由、民主、公正的旗幟插滿大街小巷,但你不能走近看,走近看,每一面旗幟都插在槍管里;明明一直是區域網,第四屆世界互聯網大會又將隆重召開,對待普羅大眾想整就整,想剝奪就剝奪,然後他們說自己是公僕,正在構建法治社會。語言顛倒,邏輯顛倒,事實顛倒,只是因為烏龜會仰泳。

面對此情此景,馬克思在地下會被眼淚漂出了棺材,全世界曾有數十億踐行自己的理論,沒有一個新曙光,只有一個個真地獄,現在剩下的也只有“唉”。

平心而論,老馬的目標是追求人類的自由與解放,而自由是最根本的開放,應該說擁有崇高的目的,只是他誤解了文明,胡謅概念,臆造規律,最後形成的是封閉理論、城牆理論。

文明行走於對話和談判,文明的基礎也是對話和談判。暴力產生的條件只有一個:那就是強制消滅對話。但老馬卻在富裕和貧困階層設牆,製造敵對,叫喊一定要用暴力消滅資產階級,完全忘記消滅貧困,走向富裕才是人類的目標之一。最恐怖的是這種二分法到處設牆,到處對立,不僅外部到處是敵人,連內部都到處是敵人,前蘇聯的紅軍被肅反,直接倒在自己挖的戰壕里;柬埔寨大清洗,直接幹掉全國三分之一的人口;中共則從AB團到拯救,從反右到文革……一系列的整人殺人慘劇,甚至搞到一個家庭,夫妻、父子兄弟姐妹都成了不共戴天的敵人。這種二分法最終會讓喜歡白貓的會視喜歡黑貓的是敵對勢力。

一個政黨製造了慘劇,吃夠了苦頭,但從來都不真正反思,敵對勢力思維仍在大行其道。你若指責它腐敗的無可救藥,那你一定是敵對勢力,先給你膠帶,若再吱聲……你若說公權力是大家的,不行大家競爭一下,那更是敵對勢力,一定會告你顛覆,開放的競爭性夥伴關係多溫馨,它們從不願體會。

老馬的剩餘價值理論,因為中國的半市場化運作已多年,對待僱傭和被僱傭已習以為常,嫌工資低可以立刻跳槽,倒是經濟狀態不好,沒人僱傭,沒人“剝削”倒成了大家普遍關注的問題,所以,一種扯淡,談笑間進了垃圾堆,早已無人過問。

但是“計劃”這一最大的魔鬼,因其極強的隱蔽性,仍在大行其道。有人說在老馬的理論中,並沒有計劃,計劃是列寧發明的。不知可曾想過,當一切要素統歸公有,那麼如何支配?如何發展?總是要有人計劃的,計劃只是公有制基礎上的應生產物。

中國前三十年全面公有,全面計劃,結果越計劃越窮,幾近崩潰。後三十年,不少回歸私有,半開放市場,才有了一點積累和進步。但是仍然有人要歸功於計劃,試問,如果沒有市場積累財富,沒有市場創造材料和擁有技術,你拿什麼計劃?咱能不能不要邏輯倒錯啊?

計劃之牆,非常障眼,很容易讓人看見了有形,忘記了無形。現在,很多人從歐美日旅遊回來,自豪之情流在臉上:他們那邊許多大城市,和我們都沒法比。如果不考慮歷史沉澱、文化特點,事實確實這樣,誰能像我們這樣,說拆就拆,到處寬闊筆直的馬路,一座座嶄新林立的高樓,順便還可以再談談這些年發展的高速公路,高速鐵路……這都是真的。

但是如果要問問,物價高不高?稅收啥情況?要承擔的費用如何?住房呢?估計很多人立馬沉默了,這麼多計划出來的光鮮,其實都是我們腰都快彎了在支付,而且這些光鮮,到底產生了多大效能,為什麼民營企業大面積在倒閉,錢越來越不好賺了?產能過剩正是這種計劃的副產品。

計劃最大的破壞是損害個人自由,扼殺個人的創造性。有人總是對個人自由的無限創造性不能理解,那就看看身邊使用的東西,個人電腦、操作軟體、網路、手機哪個是計划出來的?它們今天形成了多大產業鏈?我們有13億人,咋我們的外號叫“山寨”。

今天,我們在中國能看到無數的牆,其實都來自一堵牆:馬列城牆。破解它的唯一方法就是規則,只有規則才能保護個人自由,只有保護個人自由才能保護創造性,只有保護創造性經濟才能持續發展。而保護個人自由的就只有憲政。

世界是平的,意味著千帆競發,常人個個會成為英雄。現在最怕執政者有計劃思維、領袖思維,當年毛澤東說一句頂一萬句,結果中國人忙時吃干,閑時喝稀,干是啥?窩窩頭唄。金家三個胖子發了三代偉大指示,他們一說話,億萬群眾就拿小本本記,結果到現在,還在為喝上肉湯而努力奮鬥。

執政者要切記:你肩扛二百斤,也絕對比不過一頭驢。

2017-11-12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北京之春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