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大陸 > 正文

中共推出人體器官綠色通道 黃潔夫用3個備用肝都來自大活人

自2016年5月中共當局宣布在全國範圍內開通運輸人體器官的“綠色通道”以來,各航空公司廣泛使用它,大陸媒體對之大量報導的同時,海外獨立調查機構揭露中共在其後極力掩蓋不可告人的黑幕。

2016年4月29日,中共國家衛生計生委、公安部、交通運輸部、中國民用航空局、中國鐵路總公司、中國紅十字會總會六個部門聯合發出《關於建立人體捐獻器官轉運綠色通道的通知》。

之後,2017年1月中國民航局又發布了《人體捐獻器官航空運輸管理辦法》,繼而大陸各個航空公司爭相開通“綠色通道”。南航率先開通,東航也實施了《人體捐獻器官運輸程序》。

今年10月初,中新網報導,2016年5月,南航開通的人體器官運輸的“綠色通道”,截至2017年10月已運輸活體器官超過500件,成功率達100%。

中共高調宣傳“綠色通道”是為人體捐獻器官所開設,目的是什麼呢?

在中國捐獻器官的概率相當小。中共官網百度百科稱,中國捐獻器官難點一是受傳統倫理觀念制約。中國社會的道德基準是死者入土為安。人們對捐出親屬或自己的遺體感情上很難接受。難點二,捐獻器官的法規法律不完善。所以中共的自願捐獻器官之說令外界非常質疑。

海外獨立調查組織《追查迫害法輪功組織》(簡稱追查國際),從2006年3月9日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惡在國際上被曝光後,就持續地對大陸上至中共政治局常委委員下至醫生進行系統調查,掌握大量證據,發表了21萬多字的綜合報導,以揭露中共活體摘器官的罪行。

該組織的發言人汪志遠,畢業於中國第四軍醫大學,曾任中國全軍科學技術委員會文革後第一屆委員、《航空軍醫》雜誌編委、主任醫師。

汪志遠對大紀元記者說:“中共大張旗鼓地開通‘綠色通道’並大力宣傳報導,其實是要為當局宣稱自2015年1月1日起公民自願捐獻器官成為移植供體的唯一來源而站台,以掩蓋活體器官獲得的真實來源。”

器官捐獻是人們日常生活中的極小概率事件(百萬分之一)。沒有龐大的志願者人群做基數(>1億),若每年捐獻的人數只有百萬分之一的小概率,就不可能成就一個具有一定規模的器官資源。

曾任中共衛生部長的黃潔夫披露,中國公民身後器官捐獻率僅約0.6/100萬人口,是世界上器官捐獻率最低的國家之一,也就是說,這個捐獻概率低於百萬分之一。

“實際上,中國的器官捐獻狀況相當差。”汪志遠說。

陸媒也披露捐獻器官的試點情況很不樂觀。2011年南京《揚子晚報》報導南京捐獻試點一年無一例自願捐獻。在過去20年內只有三例。

中國人體器官捐獻體系於2010年3月才開始在上海上海、天津、遼寧、山東、浙江、廣東、江西、福建廈門、江蘇南京、湖北武漢等十個省市開始試點。

《追查國際》的調查員曾於2015年12月6日給北京紅十字會打電話了解捐獻情況。該組織的值班人員說,捐獻還在籌備中,還沒開始。

天津紅十字會2015年12月告訴調查員,從2003年捐獻庫建立到現在才有170個捐獻者。上海紅十字告知,上半年才開始,截至目前只有5例。(註:兩個電話錄音已在追查國際的網站上發表。)

汪志遠認為,中共是借用“綠色通道”對外大造輿論,宣稱中國公民捐獻人體器官的存在,繼續耍“自願捐獻器官”的騙局,以此轉移人們關注活體器官的真實來源。

推論活體器官來源

《追查迫害》在2016年7月至2017年6月間,對中國大陸169家移植機構進行了電話跟蹤調查。從獲取的數據證明,這些醫院至今幾乎都在大量進行器官移植手術。年移植量達上百例至千例。

既然捐獻器官少之又少,到目前為止中國移植器官的數目仍然相當可觀。那麼器官來自哪裡?

在外界不斷的質疑下,曾在2013年2月25日,黃潔夫在人體器官捐獻視頻會議上高調承認,“中國是世界上唯一系統利用死囚器官的國家。”

1999年後中共每年平均死刑器官數量遠低於每年的器官移植量。據國際大赦年度報告統計數據,中共在1999年前後5年的死刑執行數量平均每年1600多。

黃潔夫曾稱,中國腎移植量2000年和2004年每年為5500-10000例,這顯然遠遠超過了死囚供體的數量。

根據《追查國際關於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調查報告集》顯示:1999年後,即自法輪功學員被中共迫害後,中國器官移植市場開始暴增。

截至2006年4月,中國實施肝移植的醫院由1999年以前的19家暴增至500多家,1999年前後相差20多倍。年度肝移植量增長180至436倍。

報告還分析,自法輪功1999年7月20日被中共鎮壓後,引用中共公安內部的消息,截至2001年底,因和平上訪而被非法抓捕的法輪功學員有上百萬人次。許多人不願報姓名怕牽累家人,無法被遣回原居住地,因而當時北京的監獄,看守所,勞教所爆滿。相當大數量的人被轉移到不知名的地方非法關押。這就為中共建立活人器官庫和大規模活摘器官製造了條件。

《血腥的活摘器官》的作者大衛·喬高(David Kilgour)和大衛·麥塔斯(David Matas)在10年前做了一項調查,數據顯示在截至2005年的5年時間內,中國器官移植數量是41,500例,這個數字只能用活體器官來自法輪功功學員才能解釋得了。

汪志遠說:在眾目睽睽下,中共2013年拋出的“死囚器官”的謊言被揭穿了,繼而它又改口宣稱“自願捐獻器官”。而這一騙局也如同紙包不住火般面臨破滅。中共繼續耍手段掩蓋。“‘綠色通道’就是為這個騙局站台的。”

存在龐大的活人器官嗎?

陸媒頻繁報導各地航空公司開通運輸活體器官“綠色通道”的實例,如2017年3月9日,南航珠海公司運輸首例活體器官;10月3日,上航運輸一活體肝臟器官;10月22日,深航讓一例活體器官得以綠色通行。

怎麼理解運輸活體器官?汪志遠解釋,“綠色通道”實際上是為急診的器官移植開方便之門,因為為急性重病患者移植器官,活體器官需要在極短的時間內被獲取,以保證緊急移植手術。

中共2016年4月29日發布的《關於建立人體捐獻器官轉運綠色通道的通知》中要求,人體器官獲取組織(Oran Procurement Organization,簡稱OPO)獲取器官後,要採取快速通關、優先承運、協調機制等辦法運作。顯然,這是為急診器官移植提供時間保障。

2016年5月9日,中共央視報導全國首例通過“綠色通道”從700公里外的杭州轉運到湖北武漢協和醫院的一間移植手術室,全程僅用4個小時,“大大提高了器官成活率和手術成功率。”

汪志遠說:“中共急診器官移植的背後隱藏了一個駭人聽聞的事實,就是活人器官庫龐大。”正常的國家,人們需要2-3年才能等到一個匹配的器官,而中國只需幾周,或幾天,甚至急診移植手術所需的器官可以在幾個小時內得到。

《中國肝移植註冊2006年度報告》顯示,2005年4月6日至2006年12月31日期間,收集的29個移植中心8486例肝移植數據中,其中竟有高達1150例急診肝移植,佔總量的26.6%,最快的肝移植手術是入院後4小時進行的。

能這麼快得到相匹配的器官證明中共具備一個龐大的活體器官庫。在汪志遠看來,美國有龐大的器官捐獻系統,有1億2千多萬自願捐獻器官的人群。即使這樣,肝移植所需器官等待的時間為2年,腎移植器官等待的時間為3年。而在中國肝移植卻可以僅需4個小時就得到器官。

汪志遠表示:“大陸各地很多城市都有活人器官庫,大部分的人體器官是在當地獲取。空運器官實際上比較少。儘管如此,僅南航這一個航空公司一年內就運輸500多例活體器官,這是十分可怕的。”

不排除“綠色通道”運輸活人

在中共對外稱開闢“綠色通道”之前,快速空運活體器官的通道早已隱蔽地運行了。

中共媒體早在2005年9月就高調報導,黃潔夫隨同時任中共政法委書記羅幹參加新疆自治區成立五十周年活動時,順便在新疆醫科大學第一附屬醫院演示的一場自體肝臟移植的手術。在一天之內黃潔夫臨時分別從廣州和重慶找到了兩個匹配備用的活體肝臟,它們被火速運至目的地。同時,新疆方面也迅速找到了匹配的備用肝。

據“追查國際”分析,這兩個肝臟的供體在手術前還沒被殺死,而是整個活人被運輸到目的地的。

按中共衛生部2006年發布的《肝臟移植技術管理規範》規定肝臟冷缺血時間不超過15小時來看,黃潔夫做自體手術需要15小時,再觀察24小時,等他宣布手術成功不再需要備用肝臟時,已過去了39個小時。

如果手術成功前就提前摘下三個備用肝的話,肝就會失效,由此可推斷:從重慶和廣州運來的兩個備用“肝”只能是兩個活人!同理,新疆備用的“肝”也是個活人。

我們完全有理由推測,“綠色通道”可以被中共用來運輸活人。汪志遠說,中共的活摘器官是按需殺人。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楚天 來源:大紀元記者羅瓊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