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毛骨悚然!比ISIS恐怖組織更恐怖的是誰?

1918年克里米亞紅色恐怖犧牲者。(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ISIS恐怖組織這幾年在敘利亞、伊拉克攻城掠池,也在各地實施慘無人道的恐怖行動,引起國際社會的強烈關注。然而在歷史上,比ISIS恐怖組織更恐怖的是紅色恐怖,這樣的恐怖組織對人類社會的危害更遠甚於當今的ISIS恐怖組織,也就是說,ISIS恐怖組織不過是昔日紅色恐怖的一種延續。

斯大林統治下的蘇聯就是典型的紅色恐怖時期。僅在1937~1938年間,斯大林製造的大清洗運動就開創了人類歷史上不曾有過的先例:這個政黨將自己一半的成員逮捕,將大多數成員處決,軍隊的軍官團也幾乎被全部消滅,任何一個公民只要看到門外有汽車停下就懷疑自己將被逮捕。這是人類歷史上最為恐怖、最為黑暗的時期。

2007年7月8日,俄羅斯解密了一大批蘇聯“大清洗”時代的檔案。這些檔案記錄了當年上千萬名受害者的遭遇,這些檔案的時間跨度1920至1950年。在斯大林統治時期,蘇聯被處決的公民多達1000萬人,監禁或是流放的公民多2000萬人。此前,蘇聯時代的檔案被長期視為國家機密,不允許公眾接觸。

1934年,蘇維埃共產黨選舉“十七大”中央委員,270多名代表對斯大林投了反對票,而列寧格勒州委書記基洛夫所得票數竟遠遠高於斯大林。同年,基洛夫被暗殺,凶手也隨即被暗殺,殺害凶手的凶手又很快被暗殺。緊接著,基洛夫所信任和重用的幹部統統被以暗殺基洛夫的罪名處決,基洛夫在列寧格勒的同僚和下屬也基本上全部被消滅。緊接著,斯大林以追查刺殺者的名義在全蘇聯展開了長達數年的大規模肅反運動。“十七大”黨代表有1108人被捕,多數死於獄中。大會選出的139名中央委員和候補委員中,有98人(約佔70%)被槍決。

1934年,蘇聯各州成立了所謂的“三人小組”,由“三人小組”而不是由司法機關決定對蘇聯人的判決。就在基洛夫被暗殺後幾天,根據斯大林的提議,蘇聯中央執行委員會和人民委員會通過《關於修改各加盟共和國現行刑事訴訟法典的決議》。規定要從重從快判決,不允許被告申辯和上訴,死刑判決後必須立即執行。

參加過當年“十月革命”的24名中央委員,有14人被斯大林殺害;在軍事上領導過“十月革命”的60名彼得格勒蘇維埃革命軍事委員會委員和政委,有54人被斯大林殺害。第一屆人民委員會共有15名委員,除了列寧和斯大林以外的13人中,有9人先後被以革命的名義處死。斯大林時期所殘殺的黨員人數,讓歷史上任何一個君王都望塵莫及。1988年2月,《莫斯科共青團員報》報導:在斯大林1953年死亡之前,全蘇聯共有1200萬人被處死,2000多萬人被監禁或流放。

類似的恐怖組織還有柬埔寨的紅色高棉,1970年3月,柬埔寨首相兼國防大臣朗諾將軍和副首相施里瑪達殿下(西哈努克的表兄弟)趁西哈努克外訪期間發動政變,議會解除了西哈努克國家元首的職位,決議廢止君主制、建立共和制的高棉共和國,朗諾就任總統。

西哈努克在毛澤東、周恩來的關懷下,在北京組建了以打倒朗諾政權為訴求的流亡政府“柬埔寨王國民族聯合政府”,並在毛澤東、周恩來以及朝鮮金日成的說服下,與柬共領袖波爾布特結成了統一戰線。西哈努克名義上雖然是統一戰線的領袖,但是對於以徹底破壞封建體製為目標的波爾布特及其共產黨人來說,流亡在外的西哈努克並無實權。

1975年,紅色高棉終於佔領柬埔寨全境,朗諾政權崩潰。西哈努克以國家元首的身份宣布共產主義國家民主柬埔寨成立,並由平壤歸國。在紅色高棉執政期間,西哈努克表面上是國家的最高領導人,但並無實權,日常生活除去由柬共安排的地方視察之外,即是被軟禁在王宮之中。被允許與西哈努克共同居住的,僅有其第六位夫人莫尼克王妃和兩位王子,以及為數很少的側近侍從。王室成員被全體流放,西哈努克的五個兒子和十四個孫子也被虐殺。甚至在一段時期,西哈努克自身都身處危險之中,只是在中國向波爾布特施壓後才幸免於難。1976年4月,西哈努克辭去國家元首並被幽禁在王宮中,與外界失去聯繫。

1975年4月17日是柬埔寨國民刻骨銘心的日子。這一天,紅色高棉扳倒了朗諾政府,開始了所謂的“元年”。紅色高棉的軍人荷槍實彈,強迫城市居民“新人”下鄉改造,實踐所謂的烏托邦計劃。幾個晝夜,所有金邊人被迫離開了世世代代居住的住所,放棄所有財產,成為徹頭徹尾的無產者。

波爾布特實行“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的愚民政策,以戰備為借口把城市居民全部遣散出城。頃刻間,200多萬人口的金邊城不見人煙,成了一座死城。金邊人沒有料到此行竟是一條不歸之路。眨眼間,柬埔寨禁止私有制、沒有工業、不準買賣、不準貨幣流通、連以物易物的原始交易方式也不允許。

波爾布特的鐵腕統治首先從衣食住行開始,所有百姓必須放棄原來的服飾取捨,男女老少一律穿上黑色長袍或中山裝。婦女不論多大年紀,必須剪清一色的齊耳運動頭。紅色高棉脖子上側多了一條紅白相間的毛巾。

紅色高棉也建立了人民公社大食堂,每人配以碗筷,一天兩餐,定時去集體食堂排隊打飯。剛開始還允許每家領取一天的定量,後來有人私存餘糧以備不測,紅色高棉乾脆改為每餐配給,搞徹底的公有化改造。沒過多久,糧食配給越來越少,乾飯變成稀飯。人們開始以野菜、草根、樹皮果腹,蚱蜢、甲殼蟲、蟋蟀生吞下去。每天都有人餓死,活著的人連掩埋死人的力氣都沒有。常常是等到屍體散發惡臭,令人無法忍受時,才就近挖坑,將爬滿蛆的屍體堆進坑裡。最後有人吃蚯蚓、甚至吃死人肉。

紅色高棉視知識為罪惡,不設正規學校,禁用書籍和印刷品。只准唱革命歌、跳革命舞,取締傳統歌舞戲劇,嚴禁西方文化傳播。“新人”在“舊人”的監督和管制下,食不果腹地從事超強度的體力勞動,他們被迫學習農活,種地修渠,為了完成規定的勞動限額,白天必須在田裡干十幾個小時活,晚上還要開會學習。據不完全統計,在此期間,至少有一百多萬人因為勞累、飢餓、營養不良和疾病而死去。

紅色高棉誓言把每一個城裡人改造成農民,每位新人必須重新登記,交代以前的歷史。幾乎所有人都虛報出身,沒人敢承認自己做過業主、老闆,最多說做過小買賣,更不能與朗諾或越南有任何瓜葛。新人們被迫學習農活把式,完成規定的勞動限額。肩不能扛、手不能抬的人就被懷疑為階級異己分子受到整肅。

凡曾服務過朗諾政權、對“紅色高棉”不滿者、地富反壞、不願自動離開金邊者,一律被鎮壓。清理階級隊伍,對有產者、業主、資產階級知識份子、教師、醫生及其他專業人士大開殺戒,焚書坑儒,連戴眼鏡的人也不放過。種族和宗教迫害更是恐怖,會說外語特別是越南語的都是死罪。紅色高棉禁止所有宗教信仰,關閉摧毀所有教堂和廟宇,佛教徒被迫還俗,回教徒被迫吃豬肉。

紅色高棉政權在不到四年的時間裡,讓柬埔寨走了一條集中國的三反五反、反右、大躍進、人民公社、文革為一體的血雨腥風之路。國門被封閉,受害者無路可逃,只能束手就擒,慘遭殺戮。整個國家沒有商店、廟宇、學校或公共設施,人類文明在柬埔寨進入最恐怖黑暗的時期。

紅色高棉執政三年八個月二十天,每一天都是在殺人中度過的,其恐怖程度空前絕後!被清洗者包括原城市居民,特別是與西方有接觸、受西方教育的知識份子和為朗諾政府工作過的人員。後期,被清洗者包括紅色高棉各級幹部。據統計,紅高棉統治期間,被無辜殺害的柬埔寨人高達三百多萬,占柬埔寨當時人口的四分之一,其中包括30萬柬埔寨華裔,並幾乎殺光了1萬餘名在柬埔寨的越南裔。

1976年底,波爾布特憂心忡忡地指出“黨的軀體已經生病了”,此後就以肅清親越分子、克格勃間諜、美國中央情報局特務和新混入黨內的異己分子為借口開始了內部清洗。在1975年l0月宣布的民族陣線的十三個領導人中,就有五個在1977年的清洗中被處決。各大區的黨政軍領導人被處決的更多。最集中的一次是1978年對被認為是親越派的東部大區幹部和軍人的清洗,由西南大區的領導人塔莫負責,一次屠殺了近十萬名自己人。S-21監獄殺戮場,主要用來審訊、拷打和處決黨內敵人。據估計,僅在這個中心一處,就處決了兩萬人。這些人死得極其恐怖,紅色高棉為節省子彈,殺人多用棍棒重擊或以斧頭砍殺。許多陳列的頭蓋骨上,留有被斧頭砍出的裂痕。

1978年5月,紅色高棉大清洗激發了反波爾布特運動,柬埔寨流亡者在越南成立了“柬埔寨民族團結救國陣線”,領導者是曾任紅色高棉師長、省委書記的韓桑林。1978年12月25日,在韓桑林的帶領下,10萬經歷越戰洗禮的越南“志願軍”發動勢如破竹的攻勢,僅用兩周時間,於1979年1月7日攻佔金邊,推翻了紅色高棉這個極端的恐怖政權。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吳量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