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存照 > 正文

陳峰:「中國紅」很血腥

——毛澤東詩詞的「血旗情結」

中共的旗幟,叫紅旗;中共的軍隊,叫紅軍;中共的地盤,叫紅區;中共江山,叫紅朝;中共小軍人,叫紅小鬼;中共少先隊,戴紅領巾;中共高官後代,叫紅二代;《毛語錄》,叫紅寶書;中共歌曲,叫紅歌;中共兩萬五千里大逃亡路徑,叫紅飄帶;文革時紅衛兵天安門集會,叫紅海洋;中共文藝標杆,叫紅色經典;中共大會堂,鋪紅地毯……可以說,中共嗜紅如命,對紅色的崇拜簡直到了歇斯底里的程度。中共給它起了個名字,叫「中國紅」。

毛澤東在延安時(公有領域)

前言

毛澤東(1893年—1976年),其生卒年代,跨越晚清、民國、中共政權三大時代。毛澤東(以下簡稱毛)被視為現代世界歷史中最重要的人物之一。毛一生的鬥爭和他建立的共產黨政權,深刻地改變了中國人的思想和中國社會。毛的文字作品,被輯錄於《毛選集》、《毛文集》和《毛詩詞》中。有道是“言而無文,行之不遠”。毛對現代中國和世界的影響,從一定意義上講,正是通過這些選集、文集和詩詞來實現的。

瀏覽毛生平,1902年—1909年,在家鄉韶山讀私塾,接受過中國傳統的啟蒙教育,後畢業於長沙第一師範學校。他曾受到晚清康梁改良思想影響;他曾撰文擁護孫中山及同盟會的綱領;他是《新青年》雜誌的熱心讀者,崇拜過陳獨秀、胡適。早年的毛,處於“變”中。

1918年—1920年,是對毛的人生軌跡最具影響力的三年:1918年8月,毛第一次到北京,擔任北京大學圖書館助理管理員,受李大釗等人影響,開始接受俄國十月革命的思想。1919年12月,第二次到北京,讀到《共產黨宣言》等馬克思主義書籍。1920年12月1日,毛致信蔡和森、蕭子升等新民學會會友,表明自己接受馬克思主義,走俄國十月革命的道路。

至此,毛基本完成了其人生坐標的最終定位,他的腦門兒被打上了一個深刻的烙印──“馬克思主義者”。毛曾說過:“我一旦接受了馬克思主義是對歷史的正確解釋以後,我對馬克思主義的信仰就沒有動搖過。”不錯,此後的毛,正是沿著共產黨第一個綱領性文獻《共產黨宣言》所指引的暴力革命、砸爛傳統、獨裁專政、階級鬥爭、“共產主義”的道路,走完了自己的一生。更形象的說法是:1920年—1976年這56年間,毛作為“馬克思主義者”,他用自已大腦的全部空間,裝進了一個“主義”,其所言所行,都在這個“主義”的支配主宰下,萬變不離其“主義”。包括他的詩詞在內,都出不了《共產黨宣言》給他劃的那個圈兒。

毛一生創作詩詞百餘首,經他本人生前審定正式發表39首。在其身後,陸續又發表了一些。伴隨文革興起的造神運動,毛本人被神化的同時,其詩詞也被捧到了極致。當代著名古文字學家高亨教授評論道:“細檢詩壇李杜,詞苑蘇辛佳什,未有此奇雄。”認為毛的詩詞勝過“詩壇李杜,詞苑蘇辛”。

現在,我們就對《毛詩詞》作一番理性的審視,來看看被眾多毛詩詞注家們捧到極致的毛詩詞的背後,其“廬山真面目”的別樣風景吧。

一、“血旗情結”

中共的旗幟,叫紅旗;中共的軍隊,叫紅軍;中共的地盤,叫紅區;中共江山,叫紅朝;中共小軍人,叫紅小鬼;中共少先隊,戴紅領巾;中共高官後代,叫紅二代;《毛語錄》,叫紅寶書;中共歌曲,叫紅歌;中共兩萬五千里大逃亡路徑,叫紅飄帶;文革時紅衛兵天安門集會,叫紅海洋;中共文藝標杆,叫紅色經典;中共大會堂,鋪紅地毯……可以說,中共嗜紅如命,對紅色的崇拜簡直到了歇斯底里的程度。中共給它起了個名字,叫“中國紅”。

必須特別說明的是,中共所謂“中國紅”,其實是跟中國正統文化格格不入的東西。大家知道,中國古老哲學五行學說認為,“金木水火土”是萬事萬物的構成本源,它分別對應五色“白青黑赤黃”。中華傳統文化,是道、佛、儒交相輝映的文化。道教是中國的本土宗教,其源頭可追溯到上古,甚至史前文明。道家尚紫色,講“紫氣東來”,以紫為貴;佛家尚黃色,所以佛像都是金黃色;儒家作為道家入世的部分,講究“中和”“內斂”,“文質彬彬”,色彩諧和。封建時代,黃色是皇帝的專用色,九五至尊。中國古代最早使用的顏色是黑、白、土紅和赭石色,夏朝流行黑色,殷商流行白色,周朝流行紅色。漢朝和明朝,因其興起於南方,南方表火,為朱雀,所以文化中使用了象徵火的紅色。

由此可見,中國古代文化中,佔據至尊地位的是紫色和黃色;紅色作為五色之一,曾經在周朝、漢朝、明朝使用,並影響到後來中國文化審美和色彩應用。但是,中國古代所使用的紅色,是“土紅”、“火紅”。明朝的故宮紅牆,是使用紅色的典型代表,去過故宮的人都知道,那種紅看上去一點也不刺眼,近於“磚紅”或“鐵鏽紅”。

查遍中共執政前的中華民族史,從來就沒有“中國紅”這一說!它是近些年中共為粉飾其政權、混淆視聽而捏造的。而且,中共所說的“中國紅”,與歷史上中國任何朝代所使用的紅色,從表象到內涵都有本質不同。中共說的“紅”是什麼紅呢?是“人血紅”!“人血紅”,就是中共的色圖騰。對此,中共從不隱瞞,它說:我們的紅旗是用千百萬革命烈士的鮮血染成的;我們的江山是用千百萬革命烈士的頭顱換來的。

毛有一個著名的論斷:“槍杆子裡面出政權。”這句話,其實是《共產黨宣言》中暴力革命的毛氏表達,而暴力與流血是孿生兄弟。因此,“人血紅”也就自然而然的成為毛詩詞中最重要的元素。“紅色”是最能體現中共革命和政治的色彩。這就是毛“血旗情結”的來歷。

從1927年9月9日秋收起義最先打起紅旗,到井岡山革命根據地“山下旌旗在望”;從“紅旗到底打得多久”到中央蘇區“風展紅旗如畫”;從兩萬五千里大逃亡“紅旗漫卷西風”,到1949年10月1日天安門城樓上升起第一面五星紅旗;從1957年發起“插紅旗、拔白旗”運動,到1958年創辦中共中央機關刊物《紅旗》雜誌;從離別韶山32年作“紅旗捲起農奴戟”,到重上井岡山“風雷動,旌旗奮,是人寰。”無一不折射出毛的“血旗情結”,及對其政治和詩詞創作的影響。可以說,“血旗情結”伴隨毛的一生,是毛詩詞的靈魂。

早在1920年9月3日,毛在長沙《大公報》發表題為“湖南建設問題的根本問題──湖南共和國”的時評中說:“俄國的旗子變成了紅色,完全是世界主義的平民天下。德國也建成了半紅。”1927年8月20日,毛即向中央建議:應該“立刻堅決地豎起紅旗,至於小資產階級,讓他完全在紅旗之下,客觀上也必定在紅旗領導之下”。

1927年9月9日秋收起義時,毛要求工農革命軍舉紅旗起義。革命軍第一師師部趕製了100面有鐮刀鐵鎚的紅旗。毛《西江月‧秋收起義》寫道:“軍叫工農革命,旗號鐮刀斧頭。”秋收起義部隊受挫轉兵,毛又把紅旗插到井岡山。

在井岡山短短兩年多的時間,毛詩詞中的“血旗情結”達到了極致。比如:“山下旌旗在望,山頭鼓角相聞”(《西江月‧井岡山》)、“紅旗躍過汀江,直下龍岩上杭”(《清平樂‧蔣桂戰爭》)、“山下,山下,風展紅旗如畫”(《如夢令‧元旦》)、“頭上高山,風卷紅旗過大關”(《減字木蘭花‧廣昌路上》)、“喚起工農千百萬,同心干,不周山下紅旗亂”(《漁家傲‧反第一次大“圍剿”》)等。

1935年10月,在兩萬五千里大逃亡到達六盤山時,毛作詞《清平樂‧六盤山》,其中有云:“紅旗漫卷西風。”在中國共產黨成立28年後,在經過“風卷紅旗過大關”“壁上紅旗飄落照”“萬水千山只等閑”“百萬雄師過大江”後,毛終於在天安門城樓上親手升起了第一面五星血旗。

毛當政後,他的“血旗情結”始終未減,伴隨社會主義建設,也伴隨其終生。1950年11月,在抗美援朝時期,毛作《浣溪沙‧和柳亞子先生》,其中有“妙香山上戰旗妍”句。

1957年,毛髮起“插紅旗、拔白旗運動”;1958年,把“總路線、大躍進、人民公社”稱為“三面紅旗”;同年,把中共中央機關刊物定名為《紅旗》。

1959年6月25日,毛回韶山,作《七律‧到韶山》,其中有“紅旗捲起農奴戟”句。1966年6月,毛作《七律‧有所思》,其中有“滿街紅綠走旌旗”句。

毛把血旗從井岡山一路插到天安門。血旗所到之處,血雨腥風,生靈塗炭。1927年到1936年所謂第一次國共內戰時期,也就是“朱毛”井岡山時期,江西人口從二千多萬下降到一千多萬,血旗為禍之烈,可見一斑。中共執政後,毛通過殺人整人的連番政治運動,造成八千萬中國人非正常死亡,超過兩次世界大戰的總和。(未完待續)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