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王岐山或助習近平金融打虎 孫政才楊晶同時被查?

15日台媒文章稱,習近平可能將反腐利劍揮向金融領域,動到眾多〝太子黨〞的命脈,而具有豐富財經經驗的王岐山可能回歸。十九大後雖然王岐山卸任,但關於王岐山的話題仍是大熱門。

副國級國務委員楊晶落選中央委員後,到目前去向不明。有消息說,其實,王岐山查楊晶和查孫政才差不多是在同一時段開始,但由於孫政才的“政治腐敗”要急於先處理。

地產大佬任志強曾撰文稱,王岐山曾任自己初中時的輔導員。

台灣《上報》11月15日評論文章指,習近平當局為防〝亡黨亡國〞,展開了聲勢浩大的反腐運動。隨著周永康這一正國級官員落馬,外界對當局的反腐決心已經信多疑少。

但是,習近平5年反腐,一再有人批評只是政治鬥爭的工具,打下的官員多為〝江派〞人馬。文章認為,這種批評是一種策略上的忽視:雖然整個體制都有貪腐問題,但也不能把所有人都當成目標,這等於誘使所有人結盟對抗,阻力會大到無法克服。所以習王在策略上應該有選擇,確定先打誰,後打誰,這樣反腐才能有效推進。

文章指,在反腐的制度層面,習近平在中共十九大提出成立〝中央全面依法治國領導小組〞,雖然並非針對貪腐,但套用到打貪,可以解釋為中紀委靠中共〝幫規〞處理徒眾的方法,可能要改弦更張,以應付〝法治化〞要求。

另外,過去只有中共黨員才有貪腐的特權,但是現在很多貪腐份子並非黨員。因此,當局運作成立〝國家監察委〞,對中紀委無權約束的非黨員貪腐實現〝全覆蓋〞。

文章還提到,王岐山未來仍有可能擔任〝國家監察委〞主管。如果具備豐富國際財經背景的王岐山回歸,可能代表過去以黨政軍結構為主要打擊面的反腐,將要轉移焦點到金融部門與資本市場。

果真如此,那就符合反腐一步步擴大打擊面的邏輯。在前5年鞏固了權力之後,習近平可能將利劍揮向金融領域,動到眾多〝太子黨〞的命脈。

文章最後說,習近平打貪2.0大戲就要開場,應該比螢幕上的反腐劇更精彩。

王岐山十九大去向,仍無定論。

11月16日,《人民日報》旗下的《環球人物》刊登長篇文章<致敬老王>,總結王岐山的反腐政績,似有送別之意。不過,黨媒在王岐山退休後又對他高調力捧,再加上王在媒體頻頻露面,也令一些媒體作出王岐山真有可能〝重新出山〞的推測。

日前,官方宣布成立了國務院金融穩定委員會,嚴防〝經濟風險〞。與此同時,被指在資本市場〝空手套白狼〞的趙薇夫婦遭當局高調圍剿。這些都釋放了當局整頓金融市場的信號。

趙薇夫婦高槓桿收購案的背後,被揭有明天系的參與。而肖建華被指曾慶紅家族的〝白手套〞之一,其掌控的明天系也被認為是眾多權貴的利益地盤。港媒指,當局重罰趙薇,劍指明天系,金融領域〝風雨已至〞。

習近平的第二任期,經濟危機更加突出。而要整頓經濟,金融市場的穩定更是重中之重。因此,當局反腐轉向權貴雲集的金融領域,也在情理之中。

港媒《蘋果日報》指,習近平未來遭遇軍事政變的危險頗低,最大的風險反而是經濟政變。中共權貴集團在金融界都有代言人,太子黨勢力更遍布各大投資銀行。只要黨內還有不同的權貴集團,就會有權力與利益鬥爭,就必然有人在金融市場興風作浪。

傳王岐山同一時間調查楊晶和孫政才

中共十九大10月24日閉幕,現年近64歲的中央書記處書記、國務委員、國務院秘書長楊晶意外“落選”新一屆中央委員。

11月初,中共財政部部長蕭捷已接替楊晶出任中央國家機關工委書記、國務院機關黨組書記,併兼任國務院副秘書長。外界預計,不久蕭捷很可能將接替楊晶的另一職務--國務院秘書長。目前,楊晶去向未明。

自由亞洲電台11月15日的評論文章透露,事實上楊晶的大名壓根就未被寫進“十九大”中央委員候選人名單里,沒有參選,何來落選一說。

文章引述消息說,王岐山查楊晶和查孫政才差不多是在同一時段開始的,急於處理孫政才的原因關鍵是他的“政治腐敗”,而楊晶的問題則被屆定為“比較單純的個人問題”。

文章認為,事實上,楊晶自“十九大”閉幕之後即已不在國務院露面。他到全國政協擔任一屆副職的可能性基本沒有。

54歲的前重慶書記孫政才9月29日被開除中共黨籍和公職。官方通報指孫政才“喪失政治立場,嚴重違反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講排場、搞特權,泄露秘密”等六大罪名。

美國之音此前報導,孫政才曾頗受前中共高層領導人賈慶林、曾慶紅等人賞識,被認為是前中共領導人江澤民派系的權力繼承人。

香港《東方日報》11月4日發文稱,楊晶沒有入選中央委員的主要原因有兩個,一是楊晶與“團派”頭號人物令計劃有瓜葛,楊在內蒙擔任團委書記時便與令搭上關係。二是楊晶遭舉報影響仕途,楊晶被爆在內蒙期間與一女子有不正當關係,遭到該女子親屬的持續舉報。.

王岐山和任志強往事

2013年11月3日微信公眾號“正和島”刊發地產大佬任志強的文章,介紹自己和王岐山的往事。

任志強稱,上初中時王岐山是我班上的輔導員,那時流行同一所學校的高中班同學到初中班當輔導員,我班上的第一任輔導員是姚明偉(王岐山夫人的哥哥〉,中間是蔣小泉,後來是王岐山。從“文革”、“複課鬧革命”直到插隊,我們都在一起。當時他上高二,他是陪伴我們時間最長的輔導員,從在校學習到上山下鄉,再到北京工作,我都跟他保持各種各樣的聯繫。至今他還會偶爾在半夜打來電話,我們經常一聊就聊很久。

初中的輔導員對我們來說就像大哥哥,他們並不是什麼精神上的導師,但卻可以用比初中生更多的閱歷幫助我們獨立思考。滿15歲之後我要退出少先隊了,岐山找我談話,讓我寫申請,申請加入共青團,但我的注意力卻被小學沒有的籃球、足球、排球所吸引,以致我最終和共青團擦肩而過。

這件事讓岐山至今耿耿於懷,數次見面都跟我一再提起。而這一步之差,對我的後來也影響深遠。

在學校上學時,同學們稱我為“老四”,不是因為我在家中排行第四,而是在上初中的第一堂語文課時,開篇第一章是《粱生寶買稻種》,這個文章中有個人物叫“任老四”。王岐山至今也仍然稱我為“老四”。

我複員之後與他再一次相見時,王岐山已經是農研室(中共中央書記處農村政策研究室)主任杜潤生杜老的手下了,後來王岐山先後擔任中農信(中國農業發展信託投資公司)總經理、體改委副主任、建行行長等職務,我們都有許多接觸,記得在郭庄插隊的全體同學還曾專門到他家進行了一次聚會。

非典之後,孫安民(時任)副市長主持召開了企業經濟發展座談會,王岐山回京後與我的第一次見面就在這次座談會上。

領導講完話後是企業家發言,王市長(王岐山時任北京市市長)點名讓小潘發言,小潘上不了大堂,一看見市長坐對面就開始結巴,我只好打個圓場,搶先發言。我提出應維護市場的穩定,政府應有誠信,並提出了一些問題和現象,發完言後,我說後面還有個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的會,就不等王岐山講話先告假離席。

會後小潘打來電話,對我抱怨了一頓。小潘說:“你走了之後,王市長將火都撒在了我頭上,說‘開發商真不講理’!你發完言就走,也不聽市長說什麼。王市長說,‘革命是拿刀革別人的命,而改革則是自己革自己的命。當年我帶著你去延安插隊,就是去尋找革命的真理’。”

我不知道小潘說的是真的還是假的,總之,小潘受了一肚子的氣,向我抱怨了半天。

一段時間後市長的秘書周亮打來電話,說王岐山讓我到他的辦公室去一趟。多年不見的我們聊了半天舊情。數年後,岐山的官越做越大了,見面的機會也越來越少。

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林億 來源: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