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財經 > 正文

中國新一輪失業潮帶來挑戰

截至今年底中國各地將有180萬煤礦和鋼廠工人下崗,是1990年代末以來最大規模的裁員潮,給決策者提出艱巨挑戰。

許永安(音譯)每天都會在他破舊的寓所外支起一張桌子,他和其他退休的鋼廠工人就在那張桌子上一圈圈地打著中國傳統的麻將(mah-jong),半空的啤酒瓶在他們身邊擺成一圈。

兩年前,當得知自己的僱主計劃裁人時,許永安接受了提前退休的一攬子福利條件:每月拿4000元人民幣(合600美元),一共35年。

“當你每個月都保證有收入時,為什麼還要繼續工作?”55歲的許永安反問。

許永安是安徽鋼城馬鞍山市約一萬名下崗工人中的一員,眼下,中國正在縮減國企規模,推動製造業升級。截至今年底,中國各地將有180萬名煤礦和鋼廠工人下崗,迎來自上世紀90年代末以來最大規模裁員潮。

這在中國進入國家主席習近平第二個五年任期之際,為中國決策者們提出了艱巨的挑戰。當他們引導中國經濟擺脫對重工業的依賴時,他們不得不應對失業率上升和社會福利體系承受巨大壓力帶來的風險。

北京研究機構龍洲經訊(GK Dragonomics)的分析師Ernan Cui在最近一份研究報告中寫道:“保持財政平衡的中央利益與保持勞動力市場和社會穩定的地方利益之間的衝突並沒有消失。”

嚴防社會不穩的地方官員已經要求為冗餘工人辦理“內部退養”(即提前退休),他們的生活費和社會福利支出由企業負擔,直至退休年齡。中國的退休年齡處於世界最低水平——男性60歲、女性55歲便可獲得國家養老金福利——給社保基金增加了額外的壓力。

中國已撥出1000億元人民幣(合150億美元)為勞動力再培訓和提前退休計劃提供資金支持,以減輕削減產能造成的負擔。然而,這遠不足以填補國家養老金體系不斷擴大的赤字,後者已從2013年的600億元人民幣盈餘變為2015年的1800億元人民幣赤字。根據中國社會科學院(CASS)的估算,如果這一問題得不到解決,到2050年,中國養老金收支之間不斷擴大的缺口將達到122萬億美元。

坐落於長江(Yangtze river)邊的馬鞍山市是中國經濟轉型代價的典型例證。1956年,馬鞍山市設立,定位為鋼鐵生產城市。

當地國有的馬鋼集團(Masteel)既是僱主,也是金主。上世紀80至90年代,馬鋼提供了馬鞍山市約85%的稅收收入,貢獻了安徽省工業總收入的20%。

馬鋼鼎盛時期,這個200萬人口的城市有9萬人是馬鋼職工,而且員工福利非常豐厚。食堂飯菜免費,看病免費,還有職工子弟小學。直至2007年,馬鋼職工還可以分到住房。

“雖然工資不算最高,但我們享受了很多福利——免費住房和醫療,”退休後在以前上班的地方旁邊經營一家小餐館的鄧為民(音譯)說,“那時候當馬鋼工人真自豪。”

如今的馬鋼只有3.2萬名員工,而且已經削去了大部分福利。雖然許多公立學校以及當地醫院仍保留“馬鋼”的名字,但現在都由公共財政出資運營。

2016年財報顯示,馬鋼仍負責2.02萬名離退休職工的養老金,每年約5.5億元,由地方政府管理。因為削減產能,馬鋼去年還為提前退休計劃支出了3.48億元人民幣。馬鋼去年到期的債務有超過70%與養老金有關。馬鋼拒絕對此置評。

市民並不為這些問題感到恐慌,他們對國家的援助有絕對的信心。在為改革中國以低效和臃腫聞名的工業部門的30年努力中,馬鞍山都挺過來了;在1993年,馬鋼成為首批重組為股份制公司並上市的國有企業之一。

“國家不會對任何人完全撒手不管,”前馬鋼工人張麗娟(音譯)說,“我聽說馬鋼的老大去爭取了,安徽省的領導會給馬鋼提供資金支付養老金。”

中共官方的工會組織的安徽分部表示,已經資助30800名下崗職工參加就業諮詢,去年幫助逾10萬人找到了新工作。

安徽省領導有充分的理由安撫下崗職工。2015年,數百名馬鋼工人在馬鋼關閉安徽省會合肥的工廠後走上當地街頭,這家工廠原本有4800名職工。

“這次當局試圖更有技巧地處理人員精簡,”香港勞工活動組織中國勞工通訊(China Labour Bulletin)的傑弗里•克羅塞爾(Geoffrey Crothall)表示,“部分原因是他們不想看到過去幾年大型企業爆發的那種大規模示威再次出現。”

削減工業勞動力,服務於將安徽省轉變為高科技製造業中心的一項更大努力——安徽是中國最貧困的省份之一。更低廉的勞動力成本和政府補貼已經開始吸引跨國公司。今年5月,大眾汽車(Volkswagen)的中國合資方正式敲定在合肥建立生產基地的計劃,而電商巨頭京東(JD.com)已同意在安徽開工建設一個大型數據產業中心。

然而,沒有多少曾經的產業工人會成為那裡的僱員,他們大多數選擇提前退休,而不是找一份新工作。

“工人的再培訓非常困難,他們大多數人都在40歲以上。”經濟學人智庫(Economist Intelligence Unit)的經濟學家王丹說,“他們將不得不接受更低技能要求的工作。”

因為馬鋼縮短了現有員工的工時,年輕的馬鋼工人表示他們通過外賣服務美團(Meituan)和招車服務滴滴出行(Didi Chuxing)等按需服務移動應用找到了零工。

“我覺得不錯,因為我對自己的工作時間有更大掌控權,”以前是焊接工、現在當上了配送員的張亮(音譯)說,“不過,這不如我原來的工作穩定。”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楚天 來源:英國金融時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財經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