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民意 > 正文

林默: 我為什麼不希望陳世峰被判死刑

就是那個在窄窄的樓道里,朝前女友的室友身上,連捅了十刀的陳世峰。

那些流在異國他鄉的樓道里的血,被沖刷乾淨一年後,陳世峰的案子快開庭了。

被殺害的女生江歌的媽媽正在日本請願,請求判處陳世峰死刑。畢竟按照日本法律,殺死一個人很難被判處死刑,陳世峰面臨的,可能是十幾年的徒刑,或者更短。

許多志願者在幫江歌的媽媽們發起這項請願。

2

但我不想陳世峰被判死刑,我說的是真心話。

相信你已經大概聽說過這件事。

陳世峰、劉鑫、江歌都是從中國赴日的留學生,陳世峰和劉鑫曾是一對情侶,劉鑫與江歌是一對好閨蜜。而陳世峰與他殺害的江歌之間,本來沒有一毛錢關係。

劉鑫和陳世峰同居過,發生了一些都市男女的狗血故事。劉鑫想離開陳世峰,但在寸土寸金的異國他鄉,想跟同居男友分手,要考慮的第一個問題是落腳的地方。

江歌接收了劉鑫,讓她同住在自己的小窩裡。江歌的媽媽說,在劉鑫住進來後,本來狹小的家變得十分不方便,江歌只能背著書包去麥當勞學習。

家裡的小東西,劉鑫從來都只用不買。江歌的家也不富裕,她開始考慮自己搬出去,把這個小房子讓給劉鑫。

她確實把小房子讓給了劉鑫,但她沒能搬出去。

陳世峰找上了江歌家的門兒。

她們的鄰居說,陳世峰在門口和兩個女孩發生了爭吵,劉鑫先進了屋。

劉鑫說,自己來了大姨媽,就先上樓換褲子,根本不知道江歌在外面碰到了陳世峰。

江歌的媽媽說,陳世峰掏出刀後,劉鑫反鎖了房間的門,才導致那十刀都落在了江歌身上。

劉鑫說,自己只聽到了一些響動,想推門推不開,根本不知道外面發生了什麼。

3

江歌死了,劉鑫坐在房間內,毫髮無損。

一道門隔開了生死,錯位開了本該屬於彼此的命運。

而關於這道門的秘密,只剩下劉鑫和陳世峰知道了。

江歌的媽媽去了日本,她見到女兒最後的樣子,女兒走的十分痛苦,並不安詳。

她是個單親媽媽,從女兒一歲半那年開始,單獨撫養她長大。她以為世界割斷了她唯一的希望,沒想到後面還有地動山搖的殘忍。

網路上開始有關於江歌是被情殺的消息傳出來,江歌的媽媽急了,去反駁說嫌犯是劉鑫的前男友陳世峰。然後,她收到了劉鑫的威脅的信息,‌‌“再出這種新聞,我就停止協助警察‌‌”。

劉鑫自此在江歌媽媽的世界裡消失了,無論這位因她而走的好閨蜜,留在這個世界上最親的人,給她發了多少條消息。

江歌媽媽找了大半年,人瘦了二十斤,脫了相,但沒能找到躲起來的劉鑫。

她找錯了地方,怎麼可能找到呢?

劉鑫搬了家,找到一家語言輔導機構,開始給學生上課。她說‌‌“那是出事兒後,過的輕鬆開心的一段時間‌‌”。

2016年的過年,距離事發100天左右時,劉鑫新做了頭髮,戴上黑漆漆的美瞳眼鏡,換了美美的微信頭像,在朋友圈發了笑容滿面的自拍。

找不回自己的女兒,也找不到別人家那個女兒,江歌媽媽把劉鑫全家人的資料公布到了網上,然後她迅速接到了劉鑫威脅的簡訊。

劉鑫威脅的倚仗就像陳世峰手裡的刀‌‌“給你一天時間撤回信息,你不撤回,我死了也不會去作證‌‌”。

第三天,劉鑫的父母給江歌的媽媽打了個電話,大意是‌‌“你這個人怎麼這麼不明白事理,你女兒被殺人犯殺了,我女兒幫你破了案,你怎麼能倒咬我們一口呢‌‌”。

江歌的媽媽問‌‌“那江歌是因為什麼死的‌‌”。

電話那頭劉鑫的媽媽大吼一聲‌‌“因為她命短啊,不是因為俺閨女‌‌”。

‌‌“俺閨女‌‌”,多憐愛的稱謂。

4

劉鑫終於同意去見江歌媽媽了,在騷擾電話與簡訊不斷,在她被工作的機構辭退,在她怕到不敢出門,在鋪天蓋地的輿論壓力下。

她終於知道錯了,全程哭著道歉,希望阿姨能原諒她。

這段視頻,我說兩個細節吧,大概是視頻播到20分鐘的樣子。

劉鑫說,會經常去看您,因為‌‌“我跟江歌那麼好,您是江歌的媽媽‌‌”。

然後被江歌媽媽問到,‌‌“你會多長時間去看我一次‌‌”,劉鑫忽然愣住了,江歌媽媽冷笑了一聲。

江歌媽媽用手機播放一段江歌說日語的視頻,劉鑫立刻抓住手機說‌‌“三叔(江歌),我要看,這是三叔最喜歡的風衣,阿姨,我每次夢見三叔,她都穿這件風衣‌‌”。

講真,這是整段視頻里,我最感到噁心的一個瞬間。夢的衣服好湊巧啊,就像剛好推不開門,完全不知道外面發生了什麼那麼巧。

5

說回來,我為什麼不希望陳世峰被判死刑。

劉鑫說,她是希望陳世峰被判死刑的,這點她跟江歌的媽媽完全一樣。

我信她希望陳世峰死,但她跟江歌的媽媽不一樣。

江歌媽媽對她兩百多天的尋找,她避而不見;此刻,她知道自己跟江歌那麼好,阿姨是江歌的媽媽。難道這些簡單的事實,需要二百多天的領悟嗎?

她說自己總夢見江歌,卻可以肆無忌憚地用最痛處威脅江歌的媽媽。

劉鑫不怕冥冥之中,但她屈服於網路暴力;她不在意其他人受了怎麼樣的傷害,但她努力解決自己遇到的麻煩。

她希望陳世峰死,不僅因為她想還江歌一個公道,還有她深藏內心的恐懼——陳世峰本來要殺的是她,如果陳世峰有朝一日可以重獲自由,那麼她可能又將永無寧日。

如果陳世峰死了,對她來說,就像她搬家逃開江歌媽媽那樣,她可以甩掉她的麻煩。

所以我不希望陳世峰被判死刑,只有他活著,劉鑫才過不好這一生。

對不起,我就是這麼想的,很本能,很猙獰。

6

劉小土說,如果陳世峰被關押很多年之後釋放出來,如果他沒有悔恨,更加暴戾,也很可能通過別的口釋放出來。想想他要報復前女友,卻能砍江歌那麼多刀。他是劉鑫的一顆定時炸彈,但何嘗不是社會一顆定時炸彈。

我張了張嘴,說不出話來。

我不知道陳世峰最終會被法院如何宣判,但當我懷揣著邪惡,希望一個人的惡去牽制另一個人,惡不會戛然而止於我希望它停止的地方。

就像希望由江歌去牽制陳世峰的劉鑫,走到了她自己對著鏡頭怒吼‌‌“現在我家地址都曝光了,我們是做錯了,但憑什麼我們全家的信息,我爸的車牌號碼,都能被公布在網上‌‌”。

做了上面這些視頻的王志安老師說,劉鑫與江歌,都是受害者。很多人表示不能接受劉鑫作為受害者的這個說法。

其實在每個事件的漩渦中,每個個體,都是因,也是果。

劉鑫把這場彌天大禍惹到了她父母的身上,但那對著電話喊出‌‌“她命短啊,不是因為俺閨女‌‌”的劉鑫媽媽,何嘗不是在許多年前,就把因種到了女兒身上。

劉鑫是個加害者,並不妨礙她是個受害者。我們是旁觀者,卻也會一不小心成為加害者。

PS:為了打官司,江歌的媽媽已經把房子賣給村委會了。如果未來支付房租有困難,她就不能住在江歌曾經生活的房間了。

江歌的媽媽曾經公布過一個手機號,13969613663,我昨天在支付寶上搜了這個手機號,對應著她的實名認證賬號,阿姨叫江秋蓮。今天也請在支付寶工作的童鞋幫我核實過,這確實是江歌媽媽的賬號。

江歌媽媽今天發了一條消息說,請大家不要為我捐款。但我在內心卻依然希望,這位母親在追求公道的路上,能吃的好一些,住的好一些,雖然我知道她不在乎,媽媽從來不在乎。

如果在案子結束後,捐款還有剩餘,我也不希望江歌媽媽代表大家,再把這筆錢再轉捐給誰,我只想捐給她,雖然我知道,這也沒什麼蛋用。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花兒街參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民意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