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動態 > 正文

陳思敏:黃奇帆發言總是惹議的背後

在11月16日的媒體上,有關於“改革外匯儲備體制”、“開徵房產稅”這兩個新聞話題,都是由現任中共人大財經委副主任委員黃奇帆所引發的。

黃奇帆今次發言的時間與場合,是北京“財新峰會”第二天(15日)的會議上。關於外匯、房產稅這兩個話題,媒體報導黃奇帆以前都說過,只是這次新聞焦點不一樣。

據報導,黃奇帆在呼籲外匯不該央行管,應該改由財政部管理時,被在同一場合的央行官員當面反駁。據稱,同台的央行研究局局長徐忠表示,黃奇帆這一建議是“邏輯很美好,現實很骨感”,徐忠甚至引例意指可能“空手套白狼”。

又報導稱,黃奇帆就房地產稅的開徵表示:“房地產稅當然要收,而且不需要10年、20年,而是今後幾年內就會發生這件事。”這次黃奇帆談開徵日雖然沒有明確到某年某月某日,但“今後幾年內”已是具體時間範圍。這讓外界感到黃奇帆儼然中國房地產政策的主要決策人,因為房地產稅被視為當局調控房價重要手段之一。

黃奇帆這兩個不只說過一次的話題,今年在此之前有5月到復旦大學講話,以及7月到南通考察。而南通這次演講內容,在整理出3.3萬字的萬言書並被放上網後不久隨即被刪。

這似乎也就是黃奇帆的宿命,即便他談論經濟話題,不過萬言書上網那時候,黃奇帆又再度遭逢重慶政壇風雲,即以“接班人”身份入主重慶的孫政才被抓。

黃奇帆懂經濟眾所周知,但若從某個角度來看,即黃奇帆經歷王立軍私闖美領館、和薄熙來如魚得水、孫政才十九大前被秒殺等各種重慶風波仍能存活至今,不無觀點認為,這些年來,黃奇帆之所以高談闊論經濟大勢、金融大局,或許不單表示他腹中有墨,而是一種切割宣言,他只管經濟,未涉王立軍、薄熙來、孫政才的政治腐敗。

重慶官場兩度風雲,黃奇帆兩度安全著陸,不能確切他是否都靠懂經濟保命,但此前2012年那次,據稱黃奇帆主要是在最後關頭把挨了薄熙來一耳光的王立軍勸出美國領館,所以留得全身。

在薄熙來、孫政才時隔五年相繼落馬後,這讓官方打包的“六大老虎”中,高佔2人的重慶也成為“篡黨奪權”的高地。

在中共十九大前,大陸體制內專家辛子陵在接受《大紀元》專訪時表示:“重慶被江派兩次選中作為基地。第一次是薄熙來企圖發動政變推翻習近平,第二次曾慶紅又安排孫政才在重慶,將來若干年後希望他起作用,這些陰謀都被習近平揭破了。”

全國官場江派窩點多,重慶儼然成了江派政變第一基地,而這座位於中國西南的直轄市被打主意的時間,似乎可以追溯到2001年黃奇帆從上海轉往重慶當副市長,而出身上海幫的黃奇帆,此前有一筆不醒目卻重要的履歷。

香港媒體《開放》雜誌官網2012年5月3日,曾刊登一篇林保華撰寫的《黃奇帆不倒與薄案走勢》,作者寫道,在爆發王立軍、薄熙來事件後,比對黃奇帆的簡歷與江綿恆的從商過程,發現江綿恆1994年入主上海市經委價值上億元的“上聯投資”,是黃奇帆在擔任上海市經委副主任策劃創辦的,後來並在時任中辦主任曾慶紅安排下,黃奇帆1994年至1995年“借調中央辦公廳工作”,空缺就讓江綿恆“趁虛而入”,打下江綿恆的第一桶金,開啟江綿恆的“電信王國”。

若據此,黃奇帆或許是江綿恆腐敗上海國有資產的直接關係人與證人,這也可能是他在懂經濟之外的保命王牌。#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