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政黨 > 正文

劉在中:技術鎖喉為那般?

技術鎖喉為那般?(圖:公有領域)

大凡獨裁者,總是害怕聽到不同的聲音:大陸是這樣,前蘇聯和解體前的東歐各國也是這樣,朝鮮青出於藍而更勝於藍,比老大哥們作得更加過分。他們奇葩的互聯網根本就是個擺設,除極少數高幹可享受互聯網便捷、官方豢養的駭客開發勒索軟體搞錢之外,普普通通的朝鮮勞苦大眾,只能聽聽“金正恩你是親爹”那種肉麻的頌歌,看看氣壯如牛的假新聞或打打遊戲。有時候玩手機跨界,和韓國親友噓寒問暖,也要招來殺身之禍。文革是十年浩劫,朝鮮天天浩劫。回憶大陸在60年代、尤其是在那大革文化命的紅色恐怖時期,當局竟然把“收聽敵台”公開入罪。1964年四清運動中,我在重慶李家沱看守所“悟道”半月,彼時就有六七位來自我們重慶機床廠近鄰重慶電池廠的普通工人,只因誤打誤撞無意間“收聽敵台”,大家議論了幾句,就被定性為反革命窩案,統統抓進看守所反省“參禪”。最後,大部分血統工人被處勞教,成為我的難友。

大陸自改革開放以來,逐漸依靠互聯網擴大了國際貿易範圍,賺得盆滿缽滿。其間,政府對侵害知識產權和生產假冒偽劣產品的不法企業,採取了睜隻眼閉隻眼的放縱態度,偶爾打擊也只是做做樣子。其中的最大受害者無疑就是手握專利最多的美國,其年度損失額高達6000億~10000億美元。

互聯網外延性經濟的大多數利益,進入中共權貴腰包,老百姓得到的實惠極為有限,導致目前大陸社會兩極分化、官民嚴重對立。人們從十九大前後風聲鶴唳草木皆兵的管中窺豹,可見一斑。總之,既害怕互聯網春風化雨滋潤出民主自由之花,又不舍互聯網所帶來的鈔票多多,離不得又見不得,中共陷入兩難境地。唯一的辦法就是過濾消息,留下有利部分封殺不利真相……大約這就是建立防火牆的初衷。於是乎,一支全球最大的網特隊伍和五毛黨應運而生。

久聞防火牆厲害,妄稱世界第一的互聯網大國,其實是個放大一點的區域網。故,前年烏鎮召開所謂的第三屆“世界互聯網大會”時,排名前三位的世界互聯網大佬谷歌臉書油管集體缺席、拒不參加由中共主導的山寨版“世界互聯網大會”。下月要開第四屆,大佬們究竟來不來?只有等著瞧!

比較搞笑的是,11月8~10日,川普(特朗普)訪問大陸期間,這位著名的推特老爹還得依靠自己專機上的相關設備,才能穿越中共防火牆發推文!這是何等的諷刺幽默和醜陋啊!當記者問及外交部發言人美國總統翻牆是否違反中共法律時,華春瑩答非所問尷尬萬分,只能王顧左右而言他。

帶著秦始皇烙印的防火牆,籠罩了依稀模糊的中國夢;黨管一切的防火牆,污染了一帶一路藍圖。中共人格分裂貽笑大方的兩面派嘴臉,不齒於人類的普世價值,必將給即將召開的第四屆“世界互聯網大會”投下不祥的陰影。累次召開“世界互聯網大會”,乃是意淫“互聯網大國”的自娛自樂。

因腦梗與高科技脫節五六年,老朽花大價錢住院幾次(我只有最低標準的居民醫保,住院才能報一部分,平時無門診月費)終在去歲醒來,頓時感覺科技巨變,互聯網已飛入尋常百姓家,偌大世界變成伸手盈握的地球村。對於鐵幕後的普通百姓而言,互聯網粉碎了精神枷鎖、解放了思想靈魂,民眾能不歡欣鼓舞;官方洗腦失靈,謠言不攻自破,中共能不黯然神傷!而我在慶幸搭上末班車能從精神層面品嘗外部世界的美味佳肴時,自然就要如饑似渴地撲向互聯網,常向親朋好友轉發被防火牆過濾掉的消息或投稿抒懷;近年,又逐漸熟悉了收發微信,內心有種抓緊補課相見恨晚的感覺。

我原以為,強調依法治國的當今聖主,應該比前幾屆開明些許,畢竟其父也是獨裁受害者。殊不知我又錯了,凡人榮登高位,就有附體,往往會好了瘡疤忘了痛,拋卻平民初心,陶醉個人崇拜,安享萬民來朝的快意恩仇。十九大前,上方突然下發個這不準那不行的一言堂聖旨,說穿了,便是自媒體也只能鸚鵡學舌……可我不懂得中共新規,只認互聯網老爸伊妹兒情侶微信乖乖女,該怎麼干還怎麼干,因為我始終相信民主制度是世界潮流,言論自由則是基本人權。於是乎,我的麻煩就來了。

前幾天,信箱中突然出現難友汪孝直先生的求助函,說他曾向某借款十萬現該員罹癌要求還帳、而汪老手頭暫時沒錢,請急速直接打款給該員救命,姓名帳號開戶行次第列出。這種一目了然的低級騙術,本來不值一提,但騙子似乎摸清了我們間的莫逆之交,直呼綽號妮稱,回憶私事點滴,似乎再熟悉不過,這就多少增加點迷惑性。而雙方手機那時也剛巧無法聯通,出於朋友義氣,若衝動匯款就會上當了。

汪父原系簡陽中學校長,49後被鎮壓;舅父方超是成都警察局長,49前赴台。汪老受出身牽連,無端勞教25載,82年出獄已屆天命,先後有《暴政年代》在港台出版……我倆的家庭背景接近,均系中共政治運動的橫掃對象,又同在沙坪茶場蒙冤,還欠下他們夫婦”三百杯”的人情債,所以,汪老真有什麼困難,砸鍋賣鐵當義不容辭也!

好在,通過其它渠道,我們終於了解到此事完全子虛烏有,屬於網路詐騙未遂,沒有經濟損失。但騙子能夠洞悉彼此隱私,我們感覺有駭客五毛黨的影子;能輕鬆運用封殺手段,必有官方背景。為了弄個水落石出,一不做二不休,乾脆用本信箱繼續給自己發文,嘲笑騙子班門弄斧嫩了點,勸告其改邪歸正重新做人,警告他們多行不義必自斃……做出一副纏鬥到底的姿態,目的就是引蛇出洞。

果然,黔驢技窮圖窮匕見,幕後黑手直接出面說:有人舉報,我們的帳號有不當言論,違反了什麼勞什子規定,云云,故於封閉。他們等於變相承認,前面的詐騙就是官方自導自演的鬧劇。氣憤之餘,只想到兵匪一家形容詞。還有一點很有意思,字幕居然說,這是應我們的要求而保護性封閉……既當婊子又立貞潔牌坊,還要假惺惺作出為民效勞的姿態,真不知天下還有羞恥二字。由於此前微信與QQ捆綁,同時失靈,被迫當了幾天瞎子聾子。

不過,魔高一尺道高一尺,正如自由門和無界能突破防火牆一樣,也有高手很快另闢蹊徑,讓我能在互聯網的天空里繼續飛翔。想到張志新被劊子手割喉、李九蓮被竹籤穿舌,無非不要別人說話。其實,網路暴力的技術鎖喉,形式不同,本質一模一樣。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縱覽中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政黨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