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官場 > 正文

再曝官員吸毒案盤點中共官員吸毒制毒販毒

中共官員肖積合,用新方法制毒,被毒販們成為“祖師”。(視頻截圖)

中共官員不僅貪腐、淫亂不堪,而且有的官員為了錢,制毒、販毒等,還有江西“大老虎”陳安眾也被曝曾吸毒、嫖娼,可謂無奇不有。

“吸毒市長”有私生子

11月13日,《常德日報》發布了湖南省常德市紀委處理了4起典型案例,第一起就是湖南省安鄉縣委宣傳部常務副部長任中偉(副處級)吸毒案。任中偉今年4月29日在長沙應朋友之邀吸食毒品,最後被降為副科級非領導職務。

今年7月14日,湖南臨湘市委原副書記、市長龔衛國因“濫用職權罪、受賄罪”被判處7年有期徒刑。龔衛國是2015年4月21日因“涉嫌吸毒”而被立案調查。

官方通報說,龔衛國吸食毒品,與多名女性發生不正當性關係,並非法生育一孩;為他人謀取利益並收受賄賂;濫用職權,插手工程項目,造成經濟損失1590.6萬元。

龔衛國曾在的所謂“懺悔書”中披露,自己“貪錢、貪色、貪玩”,“我從找小姐到發展多名情人,亂搞兩性關係,道德敗壞、生活腐化”,“我貪得無厭,明知是大額賄賂卻只是假裝推辭而照單全收⋯⋯成了十足的貪官”。

江西“大老虎”吸毒嫖娼

中共官員因吸毒被處理的官員比比皆是,最典型的一個例子就是被稱為江西“五毒書記”的“大老虎”陳安眾。

據陸媒7月披露,因受賄被判刑12年的江西省人大常委會副主任陳安眾,他在擔任萍鄉市委書記期間,就曾酗酒、吸毒、“找一幫女孩子來嫖娼”,私生活混亂、荒唐。

知情人士曾向《中國經濟周刊》透露,與陳安眾保持不正當男女關係的女人“多到數不過來”。陳的一位下屬形容他是典型的“花花公子”,“大吃大喝大玩,不曉得吃掉公家多少錢”。在整個江西官場,陳安眾因“煙、酒、嫖、賭、毒”五毒俱全而出名。

陳安眾是原江西省委書記蘇榮的部下。在蘇榮任內,雖然陳安眾的“五毒俱全”在當地出了名,但還是官運亨通。但習近平上任後,江派二號人物曾慶紅的老家被查出窩案,除蘇榮、陳安眾外,還有副省長姚木根、省委秘書長趙智勇等。

劉漢弟弟與政法官員一起吸毒淫亂

2014年,在四川劉漢涉黑案中,據劉漢的胞弟、被告人劉維供述,除了送金錢財物,他還和原德陽市公安局刑警支隊政委劉學軍等三名政法官員在會所里吸食毒品,尋歡作樂。

劉漢被指江派“大老虎”周永康的心腹,周永康落馬前,劉漢兄弟等人因涉黑被抓。2015年2月劉漢、劉維被執行死刑。

“吸毒州長”楊紅衛

中共官員吸毒、淫亂已是普遍現象,但還有一個代表性的官員就是“吸毒州長”楊紅衛。

據陸媒披露,原雲南省楚雄彝族自治州州長楊紅衛出事前,有公安人員在一次會議上發現楊居然邊開會邊吸“卡苦”。

一消息靈通人士稱:“‘卡苦’這種毒品,吸食以後精力特別旺盛,性慾也特別旺盛。楊紅衛可以連續幾天白天開會,晚上吃燒烤吃到凌晨四五點鐘,一大早又起來上班。”

2011年4月27日,楊紅衛被雲南省紀委帶走。被捕之前,他已有一年多的吸毒史,並且有固定的吸毒地點和供貨人,還有受賄行為,並與多名女性保持不正當關係。

官員自製毒品被毒販們稱為“祖師”

除吸毒、淫亂外,中共官員還有的自製毒品。2014年9月29日晚,曾任福建長汀縣質量技術監督局副局長的肖積合,再次因制毒被抓。

肖積合2002年因受賄被開除公職後,憑藉其化工專業知識,潛心研究,掌握了利用溴代苯丙酮化學合成麻黃鹼技術。據悉,由此方法制毒,成本價錢降低大約10倍,製作周期變短,他因此被毒販們尊稱“祖師”。

2009年7月,肖積合被抓獲。該案是大陸破獲的第一起利用溴代苯丙酮化學合成麻黃鹼的案件。2010年4月,肖積合被判處有期徒刑一年六個月。刑滿釋放後,肖積合受暴利驅使重操舊業,從2012年2月份開始,先後在福建省安溪縣、江西省寧都縣夥同他人化學合成麻黃鹼。

官員一次販賣約一公斤毒品

除了吸毒、制毒,還有官員販賣毒品。2014年8月21日,安徽全省法院對87件毒品犯罪案件的167名毒品犯罪分子進行集中宣判。其中,安徽臨泉縣人社局原工會主席王飛因販賣海洛因,被判無期徒刑。

2011年4月18日晚,被告人王飛、王雪俠等人五人籌集巨額資金,從臨泉乘車趕赴雲南瑞麗市畹町鎮購買毒品。

當年4月24日,毒品上線聯繫王雪俠,約定分兩天交易56塊毒品;當日晚,在王仁賀的安排下,王雪俠帶人取貨,王飛把風,完成28塊毒品交易。

次日凌晨,王飛等人被抓。根據王飛的供述,從賓館房間天花板上發現28塊海洛因,凈重9737克。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官場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