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國際 > 正文

通俄門調查 大火燒向希拉里

美國眾議院“自由黨團”主席梅多斯11月15日在美媒分析說,通俄門調查一直只聚焦川普(特朗普),而不是以事實為導向,結果不但毫無發現,還曝光了希拉里及奧巴馬政府的內幕。梅多斯認為,調查必須轉移方向才會還原真相。

“自由黨團”主席披露調查不公還川普公道

共和黨籍的眾議院“自由黨團”主席梅多斯(Mark Meadows)11月15日在福克斯新聞上刊文指出,在過去一年裡,美國政府只注重調查川普的通俄指控,而不是以事實為導向,結果國會雖然舉行過多次聽證會,採訪了數十名證人,但最後什麼也沒有發現。

梅多斯強調說,國會應該以事實為導向進行調查。然而以事實為導向的調查方向卻和主流媒體報導中所建議的調查方向(調查川普)大相徑庭。

梅多斯還表示,在調查這些對川普來說實際上不存在醜聞的過程中,國會卻發現了希拉里競選團隊及奧巴馬政府,捲入2016年總統競選活動的不當行為,他們利用外國情報官員的未經證實信息來攻擊川普。

梅多斯表示,“現在是應該繼續前進(弄清真相)的時候了。”他說,我們現在所掌握的這些信息已經足夠委任一名特別檢察官,來調查抹黑川普的俄羅斯黑檔案是如何產生的,為什麼奧巴馬總統的FBI也參與在其中。

根據《紐約時報》近期的披露,希拉里的競選團隊和民主黨全國委員會(DNC)為這份俄羅斯黑檔案的調查支付了資金。梅多斯說,我們知道,希拉里團隊和DNC出資資助前英國情報官員斯蒂爾( Christopher Steele)撰寫這份檔案,而檔案的內容是基於俄羅斯情報官員提供的信息。文件的多數內容都沒有被證實。

梅多斯認為,希拉里團隊和DNC從俄羅斯情報官員那裡“購買”有關川普的虛假信息,這個事實本身就足以令人懷疑。

梅多斯還表示,目前美國國會也開始看到跡象表明,奧巴馬的司法部可能在2016年總統競選前後也捲入在這個事件內。

梅多斯列舉了幾個可疑事件,包括,代表希拉里陣營和DNC的律師事務所Perkins Coie在2016年4月僱用了情報調查公司Fusion GPS,而Fusion GPS正是俄羅斯黑檔案背後的操手。奇怪的是,就在同一個月,奧巴馬總統的競選團隊也開始向Perkins Coie支付逾90萬美元的資金。

他說,國會還了解到,在2016年大選前的幾個星期內,奧巴馬總統的FBI試圖與俄羅斯黑檔案的撰寫人斯蒂爾達成協議,為這個黑檔案支付資金。FBI最終給斯蒂爾報銷了一部分黑檔案開銷。梅多斯說,“FBI試圖支付由希拉里競選所精心策劃的俄羅斯黑檔案的費用,這一點值得強調。”他說,令人感到不解的是,FBI拒絕回答有關問題,也拒絕在這個問題上保持透明度。

梅多斯認為,這一件件令人警覺的事件的背後,隱藏著一系列問題:為什麼奧巴馬總統團隊為希拉里團隊支付給操控俄羅斯黑檔案的公司近100萬美元?為什麼奧巴馬團隊和希拉里團隊在同一個月開始為這個黑檔案付錢?為何奧巴馬的FBI試圖為撰寫俄羅斯檔案的斯蒂爾付錢。為何奧巴馬的FBI參與希拉里團隊策劃的政治項目?

梅多斯認為,調查奧巴馬的司法部是否參與希拉里團隊打擊川普的政治項目,會比漫無方向的調查川普通俄門獲得更多證據。

梅多斯最後說,美國民眾應該知道這些問題的答案。而他們也在要求獲得這些答案。“任命一位特別檢察官進行調查,找出答案,是我們政府的責任。”

法律專家:無人能凌駕於法律之上,包括希拉里

美國前律師、法律分析人士、福克斯新聞評論員賈勒特(Gregg Jarrett)11月14日在福克斯新聞中,針對希拉里事件發表評論文章說:“在這個國家裡,沒有人能夠凌駕於法律之上,包括希拉里在內。”

賈勒特指出,無論你的社會地位、政治地位如何,無論你在政府中的職位高低,沒有人犯了罪能夠豁免被制裁。因為我們都受法律的制約,而且必須服從。如果允許犯罪個體不受懲罰,逍遙法外,那麼一個社會便不能正常運行,秩序也將會被打亂。

賈勒特說,美國最高法院一個多世紀以前就明確表明了這些基本原則,使得我們的民主得以生存。沒有它,少數人的無法無天、製造混亂、獨裁就會無情地發生。“這也就是說,希拉里不會高於或低於任何美國人,她必須遵守法治,無論她的狀況如何。競選國家高級官員或者競選總統並不能為自己建立合法的豁免權。”

11月14日,在眾議院司法委員會對司法部長塞申斯舉行的聽證會上,有民主黨議員認為,調查希拉里是共和黨總統命令司法系統對總統的政治對手進行報復。對此,賈勒特表示,該議員似乎在故意混淆法律和事實。司法部有責任調查任何疑似違法的行為。“這不是報復的問題,而是不受政治動機的阻礙在執行法律。”

賈勒特還說:“希拉里不會只因為她競選過總統而受到豁免,如果真是這樣的話,任何人都可以去搶劫銀行,然後只要通過競選總統就可以免罪。”

川普總統曾指責司法部長塞申斯沒有對希拉里及奧巴馬政府內的其他涉嫌犯罪的官員進行調查。一些支持希拉里的人及民主黨議員認為,川普的做法是有政治目的。但賈勒特強調說,總統有權力這樣做,並且這也是對憲法規定的總統義務負責。

根據“憲法”第二條,總統有權執行所有法律,通常通過指示司法部採取行動來完成。行政部門的機構間並不是獨立的,他們可以在憲法的規定範圍內在總統的指示下行動。“總統可以告訴他們應該做什麼,不應該做什麼。”

賈勒特舉例說,在美國的歷史上,也不乏總統參與民事和刑事案件的例子。傑斐遜總統指示他的司法部長對曾任副總統的伯爾(Aaron Burr)以叛國罪進行起訴。肯尼迪總統也曾下令他的司法部介入多起民事案件。當然,總統不可以濫用職權打擊政治恩怨。但如果有大量的證據證明非法,總統就有權要求執行法律。

賈勒特說,我們對希拉里作為國務卿以及總統候選人期間所做交易的本質了解得越多,就越能夠去發現她在政治生涯中是否憑藉特權和權力凌駕於法律之上。隨著希拉里醜聞的不斷被曝光,現在是時候任命一位特別檢察官了。

參眾兩院司法委員會關注調查希拉里

眾議院司法委員會20位議員曾在今年7月底向司法部發了一封聯合信,要求司法部任命特別檢察官,調查希拉里的相關事件。司法部在11月13日的回信中說,司法部正在評估是否有必要任命特別檢察官調查希拉里事件。

參議院司法委員會主席葛雷斯利(Chuck Grassley)懷疑當年的希拉里事件,司法部和FBI的行為的正當性。他認為,在司法部門內部和FBI內部存在著政治干擾。因此,“司法委員會要求調查這件事情完全有合理性。”

眾議院司法委員會成員喬丹(Jim Jordan)不僅在11月13日在福克斯新聞上發表文章,呼籲司法部“幹活”,調查希拉里,而且還在11月14日的司法委員會對司法部長塞申斯的聽證會上,對司法部在希拉里事件上動作遲緩,表示強烈不滿。

喬丹說,司法委員會三個半月前就已經發給司法部一封信,要求司法部任命第二位特別檢察官。“昨天(13日)我們收到司法部回復,說你們在評估是否有必要進行任命。”但是,喬丹接著列舉了多個有關希拉里電郵門、鈾協議中的疑點,以及由希拉里陣營和FBI出資撰寫抹黑川普的“俄羅斯檔案”等問題。喬丹說,如果所有這些疑問加起來都不足以使司法部任命一個特別檢察官的話,那麼,什麼樣的條件才能獲得?

法律專家賈勒特說,如果俄羅斯是通過“拿錢辦事”(pay-to-play)的伎倆在向希拉里和前總統柯林頓以及他們的基金會輸入資金,來換取對美國鈾資產五分之一的控制,這將會構成一系列犯罪,包括賄賂、郵件欺詐、電匯欺詐,甚至可以說是敲詐勒索。

賈勒特說,需要重新調查希拉里電郵門事件,弄清楚是否時任司法部長林奇(Loretta Lynch)和時任FBI局長科米(James Comey)一直在阻礙司法,並幫助希拉里開脫。希拉里將110個機密文件放在她的既不安全也沒有被授權的個人伺服器上,這種不當處理機密文件的方式是否違反了美國的“間諜法”,也需要重新調查。

賈勒特指出,在這件事情上,司法部長除了任命一名特別檢察官外,別無選擇,而且“必須要現在就行動”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楚天 來源:大紀元記者張婷綜合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國際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