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民意 > 正文

老愚:大詞、官臉及喧囂的蟲子

老愚:官場上的人臉上輕易不露笑容,面對上司時,油然而生笨笨的怯笑;面對下屬時,故作的謙和里有猙獰作底。

【大詞】我最早是從一個中美混血兒嘴裡聽到這個詞的,當時吃了一驚。他在委婉地諷刺中國人話語中的某種習氣,簡而言之,便是那種裝腔作勢的空洞。從官場用語、官媒腔調、大街標語、單位文宣到聊天談話,無處不充滿大而無當的詞語。身處其間的大多數人,未必會有強烈的不適感。來自異域的,幾乎瞬間就會產生強反應。

昨天,《環球時報》總編胡錫進宣稱:一枚東風導彈可滅一國。網友調侃道:“叼飛盤我只服胡編。”還有人批曰:軍國主義分子胡錫進。胡總這句話用的即是大詞矣。

大詞,究其實質,就是無話之話,它沒有任何含義,若出自官方,僅僅用來虛張聲勢,製造一個貌似莊嚴的語義場,以之遮蔽現實,壓制對真問題的探討;若出自個人,則可表明發語者癲狂、貧瘠的精神狀況。

比如在飯館聽到的以下對話:

甲:你在單位服不服一把手管?

乙:他管不了我。

甲:你不是黨員,也不是幹部?

乙:對。本人加入的是民主黨派。

甲:那也得服從共產黨管理啊!現在黨要領導一切。

乙:呵呵。那就被管吧。

【官臉】官場上的人臉上掛相,大凡覺得自己是個人物的,眼光高傲而強硬,腮幫子上的肉翹楚般隆起,昂首挺胸,一副我主沉浮的自矜。臉上輕易不露笑容,面對上司時,油然而生笨笨的怯笑;面對下屬時,故作的謙和里有猙獰作底。

【喧囂的蟲子】最近,學者易中天坦白,自己不敢批評政府,但做人有底線,捧臭腳的話不說。上訪戶貼心人、政治學者於建嶸則宣稱,決意退隱江湖,與黑暗比命。兩位口碑上佳的文人的這番剖白,可謂是維穩高壓下大部分正直知識分子的心態標本,他們不作惡,不助紂為虐。

每個有良知的人都面臨一場大考:是做一個殉道者還是向這個時代投降?唯一的非暴力殉道者,已經死去。對絕大多數知識分子而言,那並非一個明智的榜樣,儘管他完成了道德上的自我實現。和平改良有賴於統治者的善意,若無此意,對峙甚至流血是不可避免的。明智者都不願意做黎明前的犧牲者,而沒有一定的犧牲甚至是慘烈的犧牲,曙光是不會自動降臨的。無數識趣的聰明人正成為這個荒誕時代的弄潮兒,而越來越多的人成為了看客,越來越多的人成為了沉默者。大家都明白一個道理:知道未來的結局並不值得驕傲,重要的是不能倒在黎明前。你看不見那一天了,再有洞察力,又有什麼意義!在強力碾壓下,常識和公理的持有者被迫緘默。因而中國思想界將有一段漫長的僵持期,喧囂的蟲子將佔據高處。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FT中文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民意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