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社會觀察 > 正文

著名華商僑領涉詐騙 誘中國投資者落入移民陷阱

在溫哥華富裕華人移民緊密相連的世界裡,黃世惠(Paul Se Hui Oei)脫穎而出,他與加拿大一些最有影響力的政治人物關係密切,並且很會拉關係,因此吸引了大批渴望獲得他的幫助、得到在加拿大合法居留資格的中國客戶。

但在幕後,加拿大當局稱,身為傑出移民顧問和慈善家的黃世惠經營著一個精心謀劃的詐騙計劃,從包括很多中國公民在內的投資者那裡騙取了近600萬美元,他們相信這些投資可以幫他們拿到加拿大的永久居留權。官方稱,黃世惠卻把這些錢用來購買豪車、贊助選美比賽,捐給自由黨.

網上隨便一檢索,就能找到其和省自由黨前黨領簡惠芝及現聯邦自由黨國會議員的合影。

黃世惠在溫哥華一間蘭博基尼銷售店為他的妻子黎惠(Loretta Lai)拍照。

“他滿嘴謊話,”今年早些時候BC證券委員會(British Columbia Securities Commission)聽證小組就黃世惠一案作證的中國移民陳偉(Chen Wei,音)說道。聽證會筆錄顯示,陳偉一家給黃世惠的項目投資了100萬加元(約合500萬人民幣)。

在BC省證監會作證的蔣以誠(Jiang Yicheng,音譯),是9名被安排作證的華人投資者之一。蔣表示,他們一共投入了400萬加元,這筆錢通過一家律師行轉給了黃世惠及其公司。現在,他們失去了一切。

據溫哥華《太陽報》報導,蔣以誠在證監會聆訊上哭訴,這次詐騙使他和岳父家的一生積蓄盡失,家庭受到了災難性打擊,妻子試圖自殺。

專家說,這個案例是加拿大移民項目問題模式的一部分,和美國一樣,該國的移民項目也為外國投資者專門保留了部分令人垂涎的居留許可。一些人還說,它突顯出加拿大司法系統一個令人不安的缺陷,這種缺陷往往使白領罪犯分子只會受到輕微處罰。

黃世惠的代表律師表示,黃否認將應該用於Cascade的投資者資金用於其個人花費。並稱黃當時為該項目設立投資計劃,是基於律師行Peschisolido and Co.的建議(此律師行過往和國會議員蘇立道有一定的關聯)。

黃世惠否認了指控,但儘管他被發現進行了詐騙,也只會受到經濟處罰,而不會坐牢。

“加拿大不把金融犯罪當一回事,”律師克里斯汀·杜海姆(Christine Duhaime)說,她在溫哥華專門從事打擊恐怖主義融資和洗錢的法律。

黃世惠在1980年代移民到加拿大,他通過律師回絕了採訪請求。

他的案件是由證券委員會這個獨立的省級管理機構提起。由政府任命的聽證小組預計將在本月就此案作出裁決。除了經濟處罰外,黃世惠可能還面臨著不得在證券行業工作的禁令。

在溫哥華,黃世惠擁有一家移民諮詢和金融服務公司,他曾試圖通過自己在華人社群的關係為一家廢品回收創業公司Cascade籌款。

然而,該委員會稱,從2009年到2013年,黃世惠告訴投資者,他的項目得到了BC省政府的批准(事實上並沒有),投資可以讓中國公民獲得移民加拿大的權利,以及豐厚的利潤。他們需要做的只是把錢轉到一名當地律師、加拿大聯邦國會議員蘇立道(Joe Peschisolido)的信託帳戶里

“這讓投資者感到安全,以為他們的錢很安全,”委員會的律師之一米拉·皮文科(Mila Pivnenko)告訴聽證小組。“當然,只有黃世惠可以指揮那名律師把資金從信託賬戶中提出放到別處。”

委員會稱,黃世惠偷偷地把應該投資給回收公司的數百萬美元轉進了自己的銀行賬戶,為了避免被查到,還向投資者發行沒有資產的公司的股份。

黃世惠從64名投資者那裡籌集了1330萬加元(約合7000萬人民幣),但委員會稱,他把其中690萬加元(約合3500萬人民幣)留給了自己。當那家回收公司在2013年破產時,黃世惠告訴許多投資者,他們只要追加投資就可以收回投入,委員會稱,黃世惠沒有告訴他們,他從來都沒有把超過一半從投資者那裡籌集的資金用在那個項目上。

53歲的蔣毅成(音)是中國沿海省份浙江的一名商人。他在接受電話採訪時說,幾次去溫哥華,黃世惠都開著一輛寶馬帶他和其他中國投資者四處遊玩,置辦豪華的宴席,並炫耀他和加拿大當選官員的合影。

蔣毅成上當了。他相信了黃世惠稱該項目得到了政府的支持,並且會為他帶來移民資格的承諾,成立了一個由中國投資者組成的財團,向該回收公司轉賬逾300萬美元。

蔣毅成說,黃世惠“利用我們的信任騙我們”。他也在不列顛哥倫比亞省對黃世惠提起了訴訟。蔣毅成說,財團成員起訴他,要求賠償他們的損失並且取得了勝訴,這導致他現在身無分文。

蔣毅成說,一個助手把錢從香港匯到溫哥華,他再把對應金額的人民幣轉給此人在大陸的銀行賬戶。專家稱,中國的有錢人普遍使用這種地下銀行形式來避開中國的資本管制,以便私自把資金轉移到國外。

蔣以誠說,他的家庭及岳父母的一生儲蓄,已經被“騙子”騙走了,他的妻子因此試圖自殺。她妻子自殺沒成後,已經失去了所有希望,並且堅持和他離婚。他現在被迫當2個年幼孩子的單親父親。

蔣說,現在中國的生意已經變淡,沒有希望能夠恢復已損失的錢,也沒法償還他欠下的錢。他說,他甚至沒能力支付孩子的醫療費或學費。

「我有幾次想自殺。」蔣以誠哽咽著大聲說,「只是因為這2個孩子,我不能死。甚至我的兒子也對我說,『你不是說加拿大是法治的國家嗎?』我不知道我能這樣繼續下去多久。」

按溫哥華《太陽報》的報導,卑詩省證監會聽到的情況是,這些投資者中,很多人不懂英語,也不了解加拿大投資法律。黃世惠說服他們將資金匯入律師行Peschisolido and Co.的信託帳戶。

去年,在溫哥華一家擠滿華裔加拿大社會名流的蘭博基尼經銷店的招待會上接受採訪時,黃世惠炫耀自己的豪車,並解釋了為什麼很多中國富豪覺得加拿大很有吸引力。“他們希望有一個安全的地方存放他們的錢,”他靠在自己那輛黑色賓利慕尚(Bentley Mulsanne)的駕駛座上說。

專家稱,起訴黃世惠的這起案件,符合敗壞加拿大移民項目名聲的不法行為的模式。2014年,加拿大政府在發現一個聯邦移民投資項目幾乎沒帶來經濟效益並且經常遭濫用後,取消了這個深受中國富豪歡迎的項目。但加拿大各省和地區有自己的投資簽證項目。批評人士稱,這些項目很多都充斥著濫用和詐騙

4月,三名加拿大華裔移民顧問在承認幫助超過1600人——很多來自中國——通過欺騙的方式獲得加拿大永久居留權和公民身份後,被監禁18個月。

8月,薩斯喀徹溫省議員比爾·博伊德(Bill Boyd)在被發現違反了利益衝突法後辭職。他在北京的一個研討會上告訴中國投資者,他們可以通過投資他領導的一家公司獲得加拿大的永久居留權。該研討會的廣告上出現了官方的薩斯喀徹溫政府標誌,還謊稱博伊德是該省的經濟部長

前加拿大律師協會(Canadian Bar Association)負責公民資格和移民部門的全國負責人理查德·庫蘭德(Richard Kurland)說,加拿大政府監管不力,加上偏向於為調查暴力犯罪和恐怖主義而不是白領犯罪的執法部門提供資金,增加了監管移民項目的難度。“白領犯罪得到容忍是因為它不是頭等大事,”他說。

2016年,美國國務院的一份報告把加拿大列為主要洗錢國家。去年,為打擊洗錢制定標準的全球性機構金融行動特別工作組(Financial Action Task Force)經過調查發現,加拿大執法機構追查複雜案件所需的“資源和專業知識普遍不足”,並且“刑事處罰懲戒作用不足”。

在一封電子郵件中,加拿大財政部稱,議會的一個委員會將對調查金融行動特別工作組擔心的問題進行調查。

BC證券委員會說,自1995年成立以來,委員會只收到了不到5%的估定罰款。該委員會稱,在總計3740萬美元的未支付罰款中,只有大約7.8萬美元可能可以收到。

與此同時,自稱被黃世惠騙了的人眼看著自己的生活亂成一團。身居溫哥華的中國移民楊寶璽(音)說,在投資黃世惠的項目損失130萬美元後,他妻子兩次試圖自殺。

“過去幾年,”他說,“我一直活在噩夢裡。”(Christopher Buckley和Adam Wu對本文有報道貢獻。翻譯:陳宜亭、Ziyu Ching)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陳柏聖 來源:加拿大之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社會觀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