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財經 > 正文

美國對華戰略出現根本性轉變 貿易戰愈來愈近

美國對中國擴大金融業准入的提議表現冷淡,這反映出美國對華戰略出現了根本性的轉變。這一轉變意味著,美國開始大膽博弈,也意味著儘管習特峰會氛圍友好,但兩國關係的未來可能坎坷不平。

在美國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訪問中國一個月前,中國官員發出了一項他們認為美國不可能拒絕的提議。

知情人士稱,中方提議讓特朗普在訪問期間與習近平一起公布一項計劃,擴大外國公司在中國金融行業的准入。這可是前幾屆美國政府多年來一直追求的目標。

但這名知情人士稱,令中國感到困惑的是,美國對此不感興趣。特朗普在人民大會堂與中方會晤時,中國再次做出提議。結果卻是,在特朗普乘坐“空軍一號”離開北京數小時之後,中國單方宣布開放舉措。

美國對中國的提議表現冷淡反映出美國對華戰略出現了根本性的轉變。這一轉變意味著,美國開始大膽博弈,也意味著儘管本月早些時候特朗普和習近平在北京的峰會氛圍友好,但兩國關係的未來可能坎坷不平。

中國開放金融行業最初吸引了市場參與者的廣泛關注,中國稱該政策證明了中國恪守對外開放的承諾。但美國的反應較為平淡。一名白宮發言人上周五稱,這是受歡迎的舉動,但早就應該進行,同時表示,這只是中國需要解決的眾多問題中的一個,中國解決了這些問題才能提供公平和互惠的市場准入。

過去美國政府的一個慣用做法是,在高級別會議上竭力說服中國政府在貿易和市場准入問題上做出讓步,但最近完成對華政策全面評估的特朗普政府正在放棄這一做法。

在特朗普和他的助手看來,這種做法幾乎沒有給美國帶來實質性好處,反而還為中國繼續實施對美國企業不利的政策創造了條件。一名白宮官員把北京的策略比喻為“倚繩戰術”(rope-a-dope)。眼下美國政府正研究對華貿易制裁或執法行動,目的是從根本上挑戰中國的貿易行為。

白宮還試圖大力經營特朗普與習近平的個人關係,希望在一定程度上幫助緩衝未來貿易制衡措施可能帶來的衝擊。

這也在一定程度上解釋了特朗普在 訪問中國大陸期間的反常之舉:一邊在貿易問題上口氣強硬,一邊又對習近平大加讚賞。特朗普本人時常不按常理出牌,白宮正力圖對此加以利用,無論是在中國還是全球。美國對外政策專家則對特朗普的這一特點持批評意見,認為這會給圍繞貿易和國家安全的國際談判帶來不穩定的影響。

華盛頓智庫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副主任Scott Kennedy表示,美國現在相信,只有通過單方面行動的威脅,才能迫使中國做出改變。

美國新的對華戰略包含相當大的風險。有些政策專家擔心可能會引發貿易戰。其他人士、尤其是主張強硬制裁的人士則擔憂特朗普未必能將戰略貫徹到底:一方面,中國有可能加強魅力攻勢,拿出更多甜頭迎合特朗普,另一方面,特朗普自己可能完全被國內議題纏身,尤其是國會共和黨提出的稅改議案。

儘管如此,中國已經領會到未來美國的立場可能會更加強硬。中國安排特朗普參加習近平在紫禁城舉辦的私人晚宴,給了特朗普“超規格”國事訪問待遇,再加上出台金融業開放政策,希望藉此表示自己在儘力改善雙邊關係。

眼下,美國和中國都在力求擴大自身在亞洲的影響力,誰能在這場較量中勝出?從朝核危機下兩國的作為,特朗普與習近平在亞洲外事活動中的表態,到特朗普強調的“美國優先”對比習近平提出的“一帶一路”,《華爾街日報》的編輯們進行了梳理與分析。

北京大學滙豐商學院(Peking University HSBC School of Business)教授何帆稱,中方意識到不能把外資都趕走,他認為,中國也會繼續採取對外開放的措施。

只要是開放措施,哪怕只是象徵性措施,都有可能被中國拿來作為反對美國單邊行動的論據。

根據上述新的金融開放計劃,中國政府承諾允許外國證券公司在與中國的合資企業中持有多數股份,並取消外國投資者對中資銀行持股比例的限制。但有分析人士表示這些開放措施對外資進入中國市場的影響將是有限的,至少在初期是如此。

西方國家官員對中國宣布的此類政策持懷疑態度,他們指出中國以往在宣布此類政策之後的後續工作做得不好,並稱,儘管過去有過類似承諾,但相關障礙卻有增無減。

中國歐盟商會(European Chamber of Commerce in China)在一份聲明中稱,這次金融業開放是在中國金融業發展較晚的時期出台的。該商會表示,如今外企已難以利用這些改革的機會,因為中國企業在各自行業的地位已得到鞏固。

這類觀點得到美國官員的認同,一位美國官員稱,目前總的方針是不在細枝末節上談判,不為影響有限的小協議慶賀。

據知情人士透露,中國財政部副部長朱光耀10月份在華盛頓出席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簡稱IMF)和世界銀行(World Bank)年會時向美國官員透露了上述新的金融開放計劃。中方本希望美國官員對該計劃表示歡迎,並同意將該計劃作為特朗普 訪問中國大陸的一項突破性成果對外宣布。

而美國官員則認為中方的行動過遲、力度過小。

一位了解會談情況的美國官員表示,美方給出了否定的回應,稱不會接受中方的禮物,因為中方只是在試圖哄騙美方。他還稱,對中國的策略就是不談判,因為這隻會讓美方受制於中方,並且美方在其它問題上不願與中方硬碰。

特朗普政府的貿易團隊正在權衡六項直接或間接針對中國的貿易執法行動,預計明年初將作出決定。

該貿易團隊正考慮啟用冷戰時期的一項法律,美國上一次動用該法律是在20世紀80年代初,當時美國以國家安全的名義禁止鋼鐵和鋁材進口。貿易團隊還在研究重新使用2002年以後未再用過的一項法律,對聲稱因廉價進口商品激增而受到損害的美國國內生產商進行保護,太陽能電池板和洗衣機是重點關注的商品。

就在特朗普 訪問中國大陸前不久,美國商務部發表了一份證明其長期以來給中國所貼“非市場經濟”標籤正當性的長篇研究報告。這一標籤使得美國可以對該國認定的獲得非法補貼或以低於生產成本非法傾銷的中國進口產品徵收高額關稅。自那以來,美國商務部已對中國的鋁箔和硬木膠合板分別開徵了162%和194%的關稅。中國已就此向世界貿易組織(World Trade Organization,簡稱WTO)提出申訴。

與此同時,特朗普政府的貿易部門正在進行相關準備工作,以便指控中國通過不正當手段迫使美國公司以寶貴的知識產權換取中國市場准入的“不公平貿易行為”。

但關鍵問題依然是美國政府何時以及是否會在這些方面採取實際行動。到目前為止,貿易強制措施的重要程度仍排在通過稅改方案以及確保中國在遏制朝鮮核項目方面的合作等白宮優先事項之後。

美國官員一直在努力找到不會引起對中國商品消耗巨大的行業或支持自由貿易的共和黨議員廣泛反對的解決措施。一些政策專家表示,過於嚴厲的制裁也可能引發全面貿易戰。

儘管特朗普與習近平建立的溝通渠道可能有助於解決貿易危機和促進達成更有意義的協議,但從以往來經驗看,與 中共領導人努力打造個人關係鮮少取得成效。

白宮發言人稱,個人關係的進展是一個事實,而非策略。她說,特朗普和習近平似乎建立了良好的個人關係,正如總統與全球許多領導人的交往一樣。

上述有限成果令支持特朗普對華貿易制裁的人士感到失望。由美國鋼鐵工人聯合會(United Steelworkers)工會和美國鋼鐵工人組成的非營利組織美國製造聯盟(Alliance for American Manufacturing)4月份曾稱讚特朗普,當時他啟動了對涉及國家安全的鋼鐵關稅的調查,他的助手曾承諾在6月份之前採取行動。

現在,上述組織已發起一項請願活動,抗議政策進展延遲並要求政府堅決貫徹執行。

請願書上寫道,最後期限早已過,但政府仍遲遲沒有任何行動;特朗普承諾要為美國工人階級挺身而出,是時候兌現這一承諾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楚天 來源:華爾街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財經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