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王陽明5個傳奇故事 脫衣審案引罪犯伏法

王陽明(圖片來源網路)

先科普一下。你們整天說王陽明王陽明,卻不知道王陽明不叫王陽明。都看好了:王守仁(1472年10月31日—1529年1月9日),漢族,幼名雲,字伯安,別號陽明。浙江紹興府餘姚縣(今屬寧波餘姚)人,因曾築室於會稽山陽明洞,自號陽明子,學者稱之為陽明先生,亦稱王陽明。

所以,王陽明的真名叫王守仁,陽明是他的號。王陽明,是中國歷史上罕見的立德、立言、立功的聖人,他的一生都是傳奇,年少叛逆卻成大器,一介書生卻能用兵,更能創立心學,影響直至五百年後。王陽明不僅在哲學上頗有建樹,在事功方面更是堪稱後人典範。他不僅不畏奸臣迫害,還用很短的時間平定了明朝的寧王叛亂,功績昭著後世。今天為大家講述王陽明的五件事,希望大家學習心學大師的學問和功夫,感悟心學。

王陽明(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少年立志

生於書香世家,不等於能成為文化人,人過什麼樣的生活,一切取決於他的選擇。一個晃頭晃腦不知所以背誦的孩童問老師:“何為天下第一等事?”老師見了小小孩童竟有如此悟性,笑答:“第一等事當然是好好讀書,考取功名。”只見這四尺孩童反駁:“依我看,天下第一等事乃是做聖賢!”這一句話,就是他以後要走的路。

這位不可得多得的人才,就是明朝聖賢——王陽明。在中華千百年歷史長河,被稱於聖賢又沒於塵埃中的人不在少數。有人說:明只一帝,太祖高皇帝是也;明之一相,張居正是也;那明若一賢,王陽明是也。

感悟:《論語》中說:志於道,據於德,依於仁,游於藝。立志一定要高遠,如果一個人把終生的目標定在榮華富貴上,那麼他成功的時候就是他失敗的時候。王陽明早在孩童的時候就立志做聖賢,的確有聖人的氣概。

面對死亡,機智脫身

1505年,正德皇帝繼位。正德皇帝是明代最風流成性的天子,他荒淫無道,整天與一幫太監混在一起,遊山玩水,酗酒逞強,把朝政當兒戲,只聽任劉瑾等宦官胡來。劉瑾狐假虎威,朝政大壞,凡有良知的官員痛心疾首,但大部分官員選擇了趨炎附勢。正德元年(1506年)冬天,正直官員戴銑、薄彥徽等20多人上書正德皇帝,要求嚴懲劉瑾一伙人,結果反被打入死囚。

當時任兵部主事的王陽明出於義憤,冒死和其它人一起上書為這些官員辯護,請求釋放他們。正德皇帝看了奏疏,極不耐煩地對劉謹說:“這些小事就不要煩我了,你自己看著辦吧。”劉瑾此時正對王陽明等人恨之入骨。他當即下令,將王陽明重打四十大板,謫遷至貴州龍場,作一個沒有品級的驛丞。儘管這樣,劉瑾仍不想放過王陽明,他暗中派人尾隨王陽明,準備將他在途中害死。

王陽明行至錢塘江,遇到了劉瑾派出的殺手。他急中生智,乘夜色跳入江水,並把自己的衣物留在岸邊,製造了投水自殺的假象。浙江官府和他的家人都信以為真,在錢塘江中四處尋找屍體,還在江邊哭吊了一場。王陽明潛逃到福建,想隱姓埋名,了此一生,又擔心影響家人的安全,只好想方設法避過追殺,到貴州赴任。後來劉瑾倒台,王陽明被重新起用。

感悟:王陽明的心學強調知行合一,王陽明的心學不是純粹的理論,他也不是一個理論家。“未有知而不行者。知而不行,只是未知。”王陽明認為知和行是事情的一體兩面。如果我們懂得了一個道理,那就會自然而然付諸行動;如果沒有付諸行動,那就是我們根本沒有真正認識到這個道理,沒有真正“知”。所以心學點破了知和行之間的辯證關係,是面向實踐的。

王陽明手書(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龍場悟道

陽明心學的起點是“龍場悟道”,它奠定了王學的基石,並構建起“心即理”——“知行合一”——“致良知”的基本理論框架。倘若不經此“大徹大悟”,王學恐怕很難臻於爐火純青的境界。

話說王陽明被廷杖四十大板之後,發配到龍場,一住便是三個年頭。王陽明慘遭此禍,心境自是孤獨、寂寞、苦悶、悲戚。他由繁華、恬靜、文雅、舒適的萬戶京城,陡然漂落到偏僻、荒涼、寂廖、冷漠的龍場,舉目無親,衣食無著,不由得產生一種巨大的失落感,彷彿由“天堂”墜入“地獄”,跌入萬丈深淵。他自知無處伸冤,萬念俱灰,惟有生死一念未曾了卻,於是對石墩自誓:“吾惟俟命而已!”他心亂如麻,恍恍忽忽,悲憤憂思無法排解,終夜不能入眠。起而仰天長嘯,悲歌以抒情懷。詩不能解悶,復調越曲。曲不能解悶,乃雜以詼笑。

在此絕望之中,是淳樸善良的龍場人給予他無私的援助,使他看見了一線希望的曙光,有了生活的勇氣,重新站立起來,與命運抗爭。他用“生命的體驗”來面對人生,面對殘酷的現實,走上一條艱苦、獨特的道路,從而成為他人生中的一大轉折,成為他學術思想的新開端。龍場在萬山之中,“書卷不可搗”,於是默記《五經》要旨,但憑自己的理解去領悟孔孟之道,忖度程朱理學。這一改變,使他擺脫了世間凡俗,跳出了“以經解經”、“為經作注”的窠臼,發揮了獨立思考,探索到人生解脫之路。

他在龍場附近的一個小山洞裡“(把)玩(周)易”,在沉思中“窮天人之際,通古今之變”,心境由煩躁轉為安然,由悲哀轉為喜悅,一種生機勃勃的情緒油然而生。在龍岡,他寫成了《五經臆說》,以其極富反叛精神的“異端曲說”向程朱理學發起猛烈轟擊。謫居龍場三年,使他最受感動的就是那些樸質無華的“夷民”,他們與王無親無故,卻能拔刀相助,為他修房建屋,幫助他度過了難關。這與京城中“各搶地勢,勾心鬥角”的情況相比,有如天淵之別。他體味到人間“真情”,深感“良知”的可貴,從中得到新的啟示和靈感。龍場這既安靜又困難的環境里,王陽明結合曆年來的遭遇,日夜反省。

一天半夜裡,他忽然有了頓悟,認為心是感應萬事萬物的根本,由此提出心即理的命題。認識到“聖人之道,吾性自足,向之求理於事物者誤也。”這就是著名的“龍場悟道”。“千古龍岡漫有名”,這是王陽明謫貶龍場期間所寫的一個詩句,用以懷念和讚頌三國時的諸葛亮。如今,這一詩句卻成了後人對他的讚譽與緬懷。這龍岡,因王陽明而名揚四海;這龍岡,被人們譽為“王學聖地”。天下的王學,無論是浙中、江右、泰州、南中、楚中、北方、粵閩諸學派,抑或是日本的陽明學、朝鮮的實學以及東南亞、歐美的王學,尋根溯源,都以貴州為淵藪,以龍岡為始發地。

感悟:在王陽明的一生中,龍場的確是具有特殊意義的地點。在這裡,王陽明大徹大悟。他悟道了什麼?聖人之道是什麼,就是良知,良知人人都有。判斷事情對錯是非,標準是良知,而不是外在的一些事物。

他在這段時期寫了“訓龍場諸生”。其眾多弟子對於他的“心外無理,心外無物”理論迷惑不解,向他請教說:南山裡的花樹自開自落,與我心有何關係?他回答說:“爾未看此花時,此花與爾心同歸於寂。爾來看此花時,則此花顏色,一時明白起來。便知此花,不在爾的心外。”

脫衣審案

明武宗正德元年(1506年),王陽明因反對宦官被謫貶至貴州龍場(貴陽府修文縣治)。

在此任上,他捕獲了當地的一個強盜頭目。強盜頭目在受審時跟王陽明說:我死罪難逃,之乎者也、道德廉恥我不想聽了,要殺要剮你就痛快些!

王陽明說:我不跟你談道德廉恥。今天真熱啊!咱倆把外衣脫了,再來審案!強盜正被捆的難受呢!當然喜歡這個建議。兩人把外衣脫了,王陽明又說:怎麼還這麼熱呀!咱倆把內衣也脫了吧!強盜又依了他。於是,大學問家與強盜頭目在公堂里來了一場別開生面的肌肉大PK。

王陽明又發話了:還是熱的不行!我倆把褲子也脫了吧!強盜頭目愣了半天,又依了他。到此,兩個人只剩下了一條內褲。不想王陽明又來了個提議:罷了!罷了!咱倆還是把褲頭也脫了吧,圖他個輕鬆自在!

眼看這場脫衣表演快要進入到高潮了,誰知那強盜頭目卻在這關鍵時刻掉了鏈子:這可使不得!萬萬使不得!於是,王陽明開始了這番因勢利導:為什麼使不得?說明你內心還有一些羞恥感。這羞恥感何嘗不是道德良知的一些表現呢?看來我還是可以跟你講道德廉恥的!至此,強盜頭目被徹底折服,乖乖地認罪伏法。

感悟:王陽明從《孟子》里受到啟發,提出了“致良知”。致良知是王陽明心學的主旨。《孟子·盡心上》:“人之所不學而能者,其良能也,所不慮而知者,其良知也。”王陽明認為,良知人人具有,個個自足,是一種不假外力的內在力量。“致良知”就是將良知推廣擴充到事事物物。

在這個故事裡,王陽明巧妙地運用“脫衣”法,讓冥頑不靈的強盜頭目認識到自己內心的羞恥感,進而認識到自己內心的良知良能,可以說王陽明運用脫衣法幫助強盜頭目“致良知”。

迅速平定寧王謀反

1519年,居住在南昌的寧王朱宸濠舉兵叛亂。蓄謀已久的寧王組織了十萬大軍,順江而下,勢如破竹,準備一舉拿下南京,自立皇帝。時任贛南巡撫的王陽明奉命阻擊。他採取圍魏救趙戰術,直接攻打寧王的老巢南昌。寧王首尾無法兼顧,只好回師救援,雙方大戰於鄱陽湖上。期間,王陽明下令將寫有“宸濠叛逆,罪不容誅;協從人等,有手持此板,棄暗投明者,既往不咎”字樣的免死牌,扔入鄱陽湖中。到後來,叛軍幾乎人手一塊,軍心嘩變。朱宸濠仰天長嘆:“好個王守仁,以我家事,何勞費心如此!”就這樣,在短短30多天的時間內,一場危及江山社稷的叛亂,幾乎是在王陽明的談笑之間就灰飛煙滅了。

他迅速平定了寧王朱宸濠的叛亂,不但沒有受到嘉獎反而招至飛來橫禍。原來,正德皇帝感覺在宮裡獃著沒什麼意思,正想借寧王叛亂之際“御駕親征”,過一把打仗的癮。沒想到王陽明這麼快就平定了叛亂,正德皇帝龍顏大怒,認為王陽明輕而易舉地平定叛亂,是對自己的“大不敬”。有官員乘機上奏,說王陽明與寧王串通一氣,所以才會輕易將寧王俘獲。

無奈之下,王陽明只好假裝把寧王放掉,讓自稱為“威武大將軍”的正德皇帝率領大軍“親自”把寧王捉住。皇上和太監們總算過了一把癮,上演了一場別出心裁的鬧劇。他們“親征”後裝模作樣地宣布:御駕親征大獲全勝,平叛以勝利結束等。平叛寧王的功勞記在了正德皇帝和宦官身上。王陽明保全性命已屬萬幸,自然不敢再奢望什麼功勞,他的仕途再一次陷於低谷。

王陽明評定寧王叛亂後,有弟子問王陽明,用兵是不是有特定的技巧?王陽明回答:哪裡有什麼技巧,只是努力做學問,養的此心不動,如果你非要說有技巧,那此心不動就是唯一的技巧。大家的智慧都相差無幾,勝負之決只在此心動與不動。

王陽明舉例說,自己和朱宸濠對戰時處於劣勢,他向身邊的人發布準備火攻的命令,那人無動於衷,他說了四次,那人才從茫然中回過神來。這種人就是平時學問不到位,一臨事,就慌亂失措。那些急中生智的人的智慧可不是天外飛來的,而是平時學問純篤的功勞。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夏雨荷 來源:儒風大家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