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慟!文化大革命把中國人改造成了什麼?

1966年清華大學校門被拉倒前,紅衛兵砸毀牌坊“清華園”三個大字。(網路圖片)

文化大革命把中國人改造成了什麼?改造成了“七無”,這是中華民族的浩劫,炎黃子孫的悲痛!

其一、“無產”

我們的革命,被冠以“無產”的稱號,因為“無產階級”決定了我們革命的性質,就是要以“無產”消滅“有產”,將有產改造成“無產”,無產者最先進、無產者最革命,這從很多導師級的偉人那兒都找得到出處。的確無產者最具革命精神,因為他們除了還有一條命以外還有什麼呢?無產階級在革命中失去的只有鎖鏈,他們還怕什麼呢?所以一煽就燃,一點就炸,於是就反抗,就暴動、就推翻壓迫他的統治者,就讓無產者的代表來坐江山。

然而無產者依然無產,有產者也變得無產了。這個產到哪兒去了呢?管他的,反正大家都無產了,起碼心理平衡。

然而受動物本能的驅使,人要吃飯,要生存,還想過好日子,於是就有人偷偷開自留地、養幾隻雞,這不行,這又有私產了,結果被無情地革了命,割掉了資本主義的小尾巴。這一下徹底了。“寧要社會主義的草,不要資本主義的苗”,結果搞得國家也差點破產。

當時是越窮越革命,越窮越光榮,所以大家都來比窮,高聲喊窮。然而本能卻告訴我們,任何人都希望多有點物質財富,最好還要有點固定資產,比如農民就希望有點田產。人無恆產,身心不安,惶惶不可終日。常理還告訴我們,人類文明是從一無所有,到有一定的私有財產,以及私有財產受到一定的保護開始的。沒有了財產也就沒有了文明,也就回到了野蠻。當人們一無所有的時候就與動物沒有多大區別了。革命也就是革到家了。

其二、無知

不僅在物質上要無產,在精神上也要徹底革命,就是要與人類的一切舊文化徹底決裂,因為那些舊文化都是“封、資、修”的,統統都是垃圾,文革要毀滅一切人類文化。學生不用上學了,不用考試了,白卷先生成了革命英雄,知識份子是臭老九,知識越多越反動。無知者也就沒有了自己的頭腦,自己的判斷和思想,這些當然不能要,幾億人只要有一個人的思想就夠了,只要有一本“小語錄”就行了,要聽他老人家的話,按照他的指示辦事,做他的好戰士,他老人家揮手我前進,中國人都成了愚民、白痴、而野心家則利用人民的愚昧無知為所欲為。

不過這也沒有什麼奇怪,中國人歷來都是愚昧無知的順民、良民、草民、忠臣、奴隸、奴才,中國人的頭腦不是早就被幾個聖賢教導、統治了幾千年嗎,中國的知識份子最大的能耐不就是領會、注釋、遵循幾個聖賢的思想嗎,哪裡有自己的思想?都有了自己的思想那還不亂套了,所以必須要用一個人的思想來統一幾億、十幾人的思想,上下一心,國家才能強盛。

無知、愚昧,必然造成無能,有能力也是不允許的,有能力就是走“白專道路”,白專道路在文革也是受到堅決批判的。能力都不讓你有,更不要說才了。有才的人往往生命力旺盛,個性張揚,還要有點靈性,還愛表現自己,那還了得,那不是尾巴翹到天上去了,那不就聽話了嗎?那還會甘願做螺絲釘這樣的馴服工具嗎?再說“女子無才便是德,男人無才便是乖”。乖了主子才喜歡,沒有哪個主子會愛比自己還有才的人,也沒有哪個無能的人會喜歡所謂有才的能人,所以中國的人才總逃脫不了被嫉妒、被毀滅、被斬草除根的命運。即使到今天,最少也落得個受打擊,不被承認的下場,於是人才都跑到國外去了。

其三、無情

人的感情是什麼東西?世界上沒有無緣無故的愛,也沒有無緣無故的恨。所謂感情,那是封建地主階級的虛偽的東西,那是小資產階級的溫情脈脈,統統都是革命的對象。文化大革命狠批資產階級人性論、人情論。沒有超階級的感情、人性。世界上最純潔的是無產階級感情,是黨性,原則性。對待階級敵人、封、資、修、地、富、反、壞、右,要殘酷鬥爭,無情打擊,“要像秋風掃落葉一樣殘酷無情”,什麼親情,難道革命者還講兒女私情嗎?你看《紅燈記》,祖孫三代都是鰥寡孤獨,都是最純潔的階級感情,哪裡有什麼男女情長?

什麼友情,難道好朋友就不講原則,不講黨性了嗎?那是自由主義!什麼超階級的愛,統統都是騙人的東西,革命者只懂得黨的恩情、領袖的恩情,其他一切都是腐朽的反動的東西,要徹底革它的命。階級鬥爭、路線鬥爭要天天講,年年講。與人奮鬥、其樂無窮,哪裡還能講半點人性感情?於是中國人都被改造成了六親不認,不談愛情(起碼當時不敢公開談),冷漠無情、殘酷兇狠、禽獸不如的人。

其四、無法

文化大革命還有一個“偉大的功績”,就是砸爛公檢法,那些都是資產階級的東西,革命派造反有理,豈容法律來制約?革命小將個個頭上長角、身上長刺、無法無天,想斗誰就斗誰,想抄家就抄家。還是看哪個關係硬、拳頭硬,看哪個更黑。

其五、無德

中國本來是一個最講道德的國度,幾千年占統治地位的儒家思想強調的就是一個“德”字。到了文化大革命,傳統的道德受到了徹底的批判,而西方的道德又是資本主義的東西,更加虛偽反動,也要徹底批判,新的道德又沒有建立,也無法憑空建立,最後造成了道德的徹底缺失。中國再無道德規範可言,剩下的只是鬥爭哲學,階級性、黨性原則。“卑鄙成了卑鄙者的通行證,高貴成了高貴者的墓志銘。”到今天鬥爭哲學也不講了,還剩什麼呢?什麼誠信廉恥、什麼正義禮讓、統統見鬼去,中國從此進入了一個無恥的時代,再加上實用主義風盛行,由階級鬥爭、轉為利益之爭,唯利是圖、勾心鬥角、貪污腐敗、坑蒙拐騙、搶劫殺人、黃黑白盛行,不擇手段,無惡不作,有識者想撿起儒家那一套傳統道德,又已是早被揭穿的皇帝的新衣,無人真信。人類的所謂普世的道德觀、價值觀、又有很多人不認同,真不知還要亂到何時,無恥到哪天才有盡頭。

其六、無美

美這個東西,本來是人人都喜歡的,“愛美之心人皆有之”,但在文化大革命中,也成了資產階級的東西,也被徹底批判和揚棄,哪個女子要打扮一下,穿點漂亮的衣服,就會被罵臭美,就會被批資產階級作風。那時候的革命小將,清一色的黃軍裝,那時候的中國人清一色的藍螞蟻,偉大領袖也號召人民,“中華兒女多奇志,不愛紅妝愛武裝”,全民皆兵,全國人民都成了高度統一的戰爭機器了,解放全人類的工具了,哪裡還允許你去愛美、臭美!還記得文革後有很長的一段時間,你燙大包頭要被剃光,你穿喇叭褲要被剪,你穿露手臂的紅裙子要被罵,還要寫檢查。

就是以追求美為天性的文藝,也完全淪為政服務的工具,稍微寫點風花月夜,愛情美女,就給你戴上一個“資產階級腐朽思想”,“為藝術而藝術”的大帽子,將你批判得體無完膚,讓你談美色變。當然,作為工具,作為匕首,投槍的文藝,是沒有資格談美的,只有歌頌讚美政治偉人的份兒。沒有了美,沒有了文藝,中國人的生活實在是“無趣”,八億人看八個樣板戲。當然,人作為工具,你的職責就是工作奉獻,哪裡能追求個人的情趣?作為革命者,作為戰士,你的任務就是戰鬥、犧牲,哪裡由得你享樂來哉?

其七、無賴

文化大革命將什麼都滅了,什麼都無了,那還剩下什麼呢?還剩下的就是無賴了,明明是空前的浩劫,巨大的災難,卻偏要說什麼“就是好!就是好!!就是好!!!”明明是大倒退,是人類文明的反動,卻偏要說什麼“偉大、光榮、正確”,玩無賴,耍流氓,你還拿他沒有辦法,無賴的嘴臉就是“睜起眼睛說話,張開嘴巴說屁話,昧著良心說假話”,就是不敢說真話,這樣的無賴,中國還少了嗎?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