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言論 > 正文

袁斌:一個用兒子來要脅其母親的無恥政權

「一年之後終於回到家的時候,我才知道他被軟禁了,被禁止出國留學,每天都有十幾個人監視他。他年紀還那麼小。只有16歲,也成了這個政權的受害者。我的心碎了。一個用兒子來要脅其母親的政權無恥到了極點。〞

臭名昭著的〝709〞事件已經過去兩年多了。最近,一本名為〝被消失人民共和國:中國強制失蹤制度的故事〞的書披露了中國維權活動的領軍人物,〝709〞事件中第一位被抓捕的北京王宇律師被秘密關押期間遭受酷刑和虐待的故事,其中給我印象最深的是她說的這句話:〝一個用兒子來要脅其母親的政權無恥到了極點〞。

在被秘密關押期間審訊人員經常用王宇的兒子做威脅,試圖讓她開口。她寫道,〝大概因為他是我至親的人,我無法掩飾對他的擔憂。這泄漏給了他們一個可以利用的弱點。從第5天晚上那一刻開始,在之後的一年時間裡,他們經常提到我的兒子(相要脅)。

在一年之後終於回到家的時候,我才知道他被軟禁了,被禁止出國留學,每天都有十幾個人監視他。他年紀還那麼小。只有16歲,也成了這個政權的受害者。我的心碎了。一個用兒子來要脅其母親的政權無恥到了極點。〞

其實,遭遇過這種要脅的絕非王宇一人,在中共對各類所謂政治異議人士的迫害中,這種要脅一直是其慣用的手段之一。在《2017年,起來中國》一書中,高智晟律師就曾詳細揭露過中共秘密警察利用他女兒上高中的事試圖逼迫其就範的經過。

據高律師講,2008年那會,當局打起了逼迫他與其合作,結成所謂〝利益共同體〞的算盤。為此,他們拋出了三大〝誘餌〞,其中之一便是讓高律師的孩子在北京上最好的學校,將來工作安排全由政府操辦,可立即把全家戶口轉至北京。但前提是高律師必須〝填個表改變身分〞。

誰知高律師不為所動。他多次跟當局強調:如果你們不從中作梗,我有條件解決孩子上學的問題。可秘密警察卻蠻橫的告訴他,〝絕不〞允許他自己解決,只能由政府來解決。說要將他的問題打包解決,如果他願意的話,他們會下檔專門解決,給倆孩子安排最好的學校。他們多次來講:〝老高,政府的正式檔都準備好了,你們附近的最好中學是十七中學,只要你一句話,不光他們的上學,今後的工作安排政府都全包。〞說白了,還是逼高律師入伙,成為〝利益共同體〞。

由於高律師始終拒絕〝入伙〞要求,女兒在北京上學的問題因為秘密警察的阻擾一直得不到解決,即便他想盡了各種辦法,包括讓女兒去北京以外的地方上學,結果仍是一籌莫展。

王宇律師說的一點沒錯,〝一個用兒子來要挾其母親的政權〞確實〝無恥到了極點〞,而中共就是這樣一個無恥到了極點的邪惡政權。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