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箝制言論惹人厭 「網路沙皇」魯煒是非多

11月21日晚間,新華社發布通報稱,中共中央宣傳部原副部長魯煒涉嫌嚴重違紀,目前正接受審查。外界稱魯煒"中國網路沙皇",多次出手鉗制網路自由,曾稱“沒有一個國家的網民像中國一樣自由”,而遭網友炮轟。新華社記者曾爆中央高官淫亂、謀殺內幕以及“人奶”宴,外界認為這是指魯煒。

曾被新加坡《聯合早報》等媒體稱為"中國網路沙皇"的魯煒,在擔任網信辦主任期間,曾多次為中國的網路管制措施辯護。2014年6月,他在參加倫敦的一次貿易論壇時演講指出,中國需要更為嚴格的網路管制。同年10月,他在網信辦新聞發布會上稱,Facebook在中國無法訪問是因為"中國有權選擇朋友"。

德國之聲21日文章稱,當時,日本朝日電視台的記者提出了一個問題:為什麼Facebook在中國無法訪問?為什麼中國要屏蔽這些西方網站?魯煒對此的回答宛如打太極:"我沒聽清楚你是說哪一個西方網站在中國無法訪問。有些網站無法訪問的情況,我想可能是存在的。"魯煒接著說,"我沒有辦法改變你,但是我有權利選擇朋友,我希望到中國來的都是朋友,是真朋友。"

之後,面對鳳凰衛視等媒體的追問,魯煒進一步解釋說,"我既沒有說它不可以進入中國,也沒有說它可以進入中國。……外國互聯網企業進入中國,我們的底線就是要符合中國的法律法規。……我們現在不能允許的是,既佔了中國市場,又掙了中國的錢,還來傷害中國。

"魯煒還提到中國今後要"依法治網",其中首先要"依憲治網",並強調憲法第一條就是"社會主義制度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根本制度,禁止任何組織或者個人破壞社會主義制度。"

兩個月後,認為"Facebook不是朋友"的魯煒前往參觀了美國加州的Facebook總部,創始人扎克伯格親自陪同並用中文講解。

中國媒體當時的報道中透露了一個細節:在扎克伯格工位上,魯煒發現一本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的著作。扎克伯格解釋說:"這本書我也給同事買了,我要讓他們了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

2015年2月,他在接受中國央視採訪時更是聲稱:"沒有一個國家的網民像中國一樣自由。"他在採訪中說,網路世界需要自由與秩序的統一,中國的互聯網需要正能量,加強網路管理是為了正能量的建設,是為了保護大家的利益;"所有的網民,都在網上'吐槽',他想怎麼說就怎麼說,這勢必帶來嚴重的問題。"

大陸資深媒體人黃金秋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說,2016年魯煒只保留了中宣部副部長的職務,已經預示了他會有今天這樣的一個結果。

黃金秋表示,魯煒被查,應驗了出來混總是要還的。這些人不管是以前周永康也好、薄熙來也好,過去是多麼的猖狂,他們在台上的時候胡作非為,魯煒曾經作為網路沙皇動輒刪帖封號,縱然說他們做惡有體制的因素,但他們個人惡的因素方面也是有的。當你在這個體制內瘋狂壓迫別人,最終也會被這個體制吞滅。

新華社記者挺習爆中央高官淫亂和謀殺內幕

新華社記者周方2013年7月博文稱,某年某月某日,這位先生(當時還是副部級)參加一個大老闆在北京某會所搞得宴會。席間,人奶是作為一道菜上來的。不過這道菜並非盛在任何器皿里,而是在每位食客旁都來了一位全裸的美艷少婦。請客的大老闆指著少婦們對客人說:“大家請隨意,想喝奶請喝奶,想‘吃人’就‘吃人’。”在座者心知肚明。於是乎,大家停止了交談,放下了手中的一切,開始傾情地對付這道“菜”。頓時餐廳里傳來一片“喳喳”的聲音。其間,有些人按耐不住,帶著自己的“奶媽”到裡間瀟洒去了。

“人奶”是當天宴席上最貴的一道“菜”,每位標價5000元。

據我所知,那位當下正部級宣傳口領導參加這種宴席不是一次兩次了。他本人如果記性不好,我可以找人幫他回憶。到中紀委茶室里談或者跟老婆回家反省都行。那天請客的大老闆目前還在獄中,提審起來很方便。

出這段故事就是想告訴那些裝得人五人六的領導們,你們別他媽一天到晚裝蒜。就你們這麼一天到晚瞎折騰,又是“反憲政”,又是支持貪官搞謀殺。惹急了老子就把你們這些糗事帶著你們的真名實姓一樁一樁地公布出來。

2013年8月,有海外中文網引述新華社內部消息稱,周方已被控制,指使打壓周方的,是新任的互聯網信息辦公室主任魯煒。而魯煒也正是被周方所指喝人奶的〝正部級宣傳部門高官〞。

據公開資料,魯煒2011年出任北京市宣傳部長兼市委常委,屬於副部級。2013年調任網信辦主任,成為正部級高官。

消息指,魯煒先是讓周方自己刪貼並〝闢謠〞,遭拒絕後,就連使黑白兩道手段,不僅開除周方,還讓黑社會進行威脅和盯梢。同時,魯煒還拋出關停一百多家網站、打擊網路〝謠言〞、攻擊網路大V等一連串動作,目的就是阻遏對自己不利的傳言,同時向上邀功。

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林億 來源: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