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好文 > 正文

轟動網路的王老師:不能培養告密者

第三種告狀,我覺得是最需要教師警惕的,我們絕不能培養學生來做告密者,這是很可怕的。有一次,有幾個男生在背後偷偷說老師壞話,被人舉報了。我嚴厲批評了舉報者。我對學生說,我不在乎誰在背後說老師壞話,我根本不想聽任何關於這種行為的舉報。誰人背後不說人?誰人背後無人說?發發牢騷有什麼大不了的,我受得起被學生背後議論。

一則《寧波小男生舉報同學帶零食反被處罰,網友為啥齊贊老師做得對》的新聞,讓這位‌‌‌‌“懲罰了舉報人‌‌‌‌”的王老師‌‌‌‌“紅‌‌‌‌”了。任教十五年的寧波小學老師王悅微,一直以來為‌‌讀者講述著一線教師關於教育的真實感受和樸素思考。

‌‌‌‌“告密‌‌‌‌”處理引發關注後,王老師獨家投書澎湃新聞——《老師如何處理學生告狀問題》。她認為‌‌‌‌“一個班級里最重要的是信任感、安全感……我希望學生們舉止文明,班級井井有條,但我不希望通過同伴之間的相互告密來掌握他們的動向。‌‌‌‌”她還強調,對學生告狀的行為,不能一概而論,‌‌‌‌“我理解在當下社會,人們更熱切地希望一個光明、公正、平等的環境,鄙視告密也正常,只是對兒童來說,他們真的不該承受這麼重的一個指責‌‌‌‌”。

如何處理好學生的告狀,這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關係到整個班級良好學風、班風的形成,也關係到每一個學生成長過程中獲得的幸福感,以及以此形成的價值觀。

沒有教過小學的人,可能很難理解小學教育工作的瑣碎。尤其是小學低年級,每天都會遇到很多很多來自學生的告狀。處理這些問題,是非常考驗成人耐心的,因為在大人看來無足輕重的事情,在小孩眼裡,卻都是大事。

我曾處理過一次學生打架事件,去教室巡視的時候,一群學生擁上來,七嘴八舌地告訴我,有人打架了。我看到這兩個孩子的時候,他們還揪著對方不肯放。我問清了事情的緣由,原來是因為窗戶上停了一隻蟲子,其中一個孩子認為這是一隻害蟲,就想把窗子推過去關上,夾死它;而另一個孩子認為這是一隻好蟲子,不該夾死它。於是,就這樣吵了起來,乃至打了起來。我對他們說:‌‌‌‌“你們兩個人,一個很有正義感,要消滅害蟲,我理解你的心情,另一個很有慈悲心腸,很善良,我也很讚賞。這隻蟲子,老師也不認識,建議打開窗戶,把它趕走,就可以了。‌‌‌‌”兩個小孩都表示贊同,然後握手言歡,皆大歡喜。

教學日常當中,相當一部分的糾紛就是類似這種事情。如果身為大人,沒有蹲下去傾聽兒童訴說的耐心,只有簡單粗暴的裁決,那是解決不了問題的,也無法得到孩子的認可。所以,面對孩子的告狀,第一要緊的就是花時間和耐心來仔細地聽孩子說,詳細地了解經過,才能做出公正的裁決。對兒童來說,這種公正是很重要,也很珍貴的。

學生告狀,表面看起來都是學生來找老師反映情況,指責他人,其實動機各有不同,主要分成三類。

一類告狀是出於兒童樸素的道德感,他們要指出那些破壞規則的行為,比如考試作弊、逃值日、賴作業,在兒童看來,這就是錯誤的行為,是應該被批評、被指正的,他們告狀,只是出於簡單的是非判斷;第二類告狀是因為自己的利益被侵犯,比如被人欺負、捉弄,雖然這種騷擾在大多數情況下並不嚴重,卻是讓學生感到不舒服的事件,作為老師,也是必須介入的;第三類,其實在學生群體中也不少見,那就是一種損人利己的心態,出於嫉妒或是威脅的動機,告發他人。這種告狀,堪稱‌‌‌‌“兒童版告密‌‌‌‌”,是身為教師要特別注意的,我覺得對這種心態的扭轉,遠比糾正學生的違紀行為更重要。

面對不同的告狀動機,老師要有不同的對待。對第一類告狀,我會讓告狀者公開在班級里說,在全班面前表述自己的觀點,批評那些不正確的行為,讓全班學生進行討論,發表各自的觀點,使全體學生從中得到教育。既然是批評不正之風,我覺得可以心懷坦蕩,公開表達。我把這作為學生品行教育的一種渠道。

前段時間我就剛處理了班級里一起這樣的事件,有學生來舉報,說某位班幹部在檢查教室衛生時,發現有同學亂扔垃圾。這位違紀者為了不被扣分,拿出十元錢來賄賂班幹部,而班幹部竟然也收下了。舉報者對此十分憤慨,認為班幹部在以權謀私。他來我這裡告狀的時候,我讓他也向全班學生陳述了他所目睹的所有過程,讓學生們發表了自己對此事的看法。討論結束後,我不僅處罰了行賄者和受賄者,也鄭重地將此事告知了家長,家長也表示十分重視,會在家嚴肅教育孩子。老師對學生的了解,遠不及學生之間的了解,像這樣他們私下裡發生的交易,如果不是第三人告狀,我是無從了解的。所以,像這類告狀,我覺得對學生成長是有利的。不過,我處理這種告狀的一大原則就是我不會因此獎勵任何提供信息的人。我覺得實現公正本身就是對他們最大最好的獎勵。

對第二類告狀,我認為,老師一定要做好法官兼老娘舅的角色,因為這類糾紛往往經過複雜,涉及學生很多,學生出於趨利避害的本能,又會用謊言為自己遮掩。老師要在紛雜繁瑣的各路線索中搞清事實真相,很不容易。如果在學生來告狀的時候,只是不問青紅皂白,各打五十大板,強行讓他們互相道歉,收到的只能是表面上的平息,學生心裡並不服氣,也沒有從根本上解決問題。曾經有一個內向安靜地孩子來告狀說同桌總是打他,他忍無可忍。我在了解事情經過後發現,其實那個欺負人的孩子自控能力差,脾氣大,只是在老師面前裝得比較好,一直未被發現。作為老師,在處理好糾紛之外,也要教給學生一些與人交往的技巧和方式,告訴他們在遇到自己情緒很差的時候該如何排解,當別人有矛盾的時候如何處理。這樣,就把告狀作為了一個很好的契機,來幫助孩子成長。像這類告狀,我一般都是私下裡一對一地溝通教育。

第三種告狀,我覺得是最需要教師警惕的,我們絕不能培養學生來做告密者,這是很可怕的。有一次,有幾個男生在背後偷偷說老師壞話,被人舉報了。我嚴厲批評了舉報者。我對學生說,我不在乎誰在背後說老師壞話,我根本不想聽任何關於這種行為的舉報。誰人背後不說人?誰人背後無人說?發發牢騷有什麼大不了的,我受得起被學生背後議論。

我多次對學生說,一個班級里最重要的是信任感、安全感,除非是影響他人的破壞行為,發生了嚴重的錯誤,其他都不必來跟老師說。我希望學生們舉止文明,班級井井有條,但我不希望通過同伴之間的相互告密來掌握他們的動向。

當然,除了上述三種告狀之外,還有低年級小學生群體里多發的那種雞毛蒜皮式告狀,遇到這種告狀不必多深究什麼,很多時候小孩對老師說完,就心滿意足地走了。他並不想要老師真的來解決什麼,就是想來傾訴一下而已。對這種告狀,老師給予一些語言和肢體上的安慰就可以了。

所以,對學生告狀,我覺得,不能一概而論之,簡單歸納為‌‌‌‌“告密‌‌‌‌”,這是不公平的。我理解在當下社會,人們更熱切地希望一個光明、公正、平等的環境,鄙視告密也正常,只是對兒童來說,他們真的不該承受這麼重的一個指責。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澎湃新聞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