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好文 > 正文

【微博精粹】全國網民祝願「網路屠夫」把牢底坐穿

蔣祖權評論:當老朋友一個接一個離去,「正能量」就越來越孤單。當老朋友都被定格成老混蛋,「裝好人」就越來越困難,這種狀態堅持下去只能靠自己的無恥了。

xiucai1911:網上在刷屏辛巴威,各種評論,各種喜悅,我覺得用五個字表達最恰當:羨慕嫉妒恨!

【出來混的總要還的,網路砌牆者終於被關到實體牆裡】中共中央宣傳部原副部長魯煒涉嫌嚴重違紀,目前正接受組織審查。魯煒,1960年生,安徽人。2014年5月任中宣部副部長、中央網路安全和信息化領導小組辦公室主任、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主任。2016年6月任中共中央宣傳部副部長。在他的監管下,中國政府加大了屏蔽國外網站的力度,並頒布規定加強對網路內容的審查。——“中國互聯網的守門人”現世報終於下台了。//李進進:那個網信辦就是要壞人來執掌的位置,魯煒還不算太壞,需要要一個更壞的人執掌。//榮劍:這個魯煒,原來曾被譽為網路屠夫,至少封我十幾個號吧!干盡壞事!十惡不赦!祝願他把牢底坐穿!//郭元慶:出來混的總要還的,網路砌牆者終於被關到實體牆裡,大快人心!

【賄賂非洲官員,港前政務局長紐約被捕】為中國公司賄非洲官員,香港民政事務局前局長何志平在美國紐約被捕,被控以替中共官方行賄查德、烏干達總統、外長和洗錢罪名,最高可判囚20年,不得保釋。。何志平是中國中央一帶一路(一賄一賂)的超級聯繫人。何志平本身是眼科醫生,由2002年至2007年擔任香港民政事務局長,曾任中國政協委員,他的太太是台灣演員胡慧中。據說神秘富豪葉簡明是何志平的老闆。——誰貼中共緊誰倒霉,一個香港高官,為何替中共賣命?如今在美國鋃鐺入獄,黨和政府會營救他呢還是會拋棄他呢?

ChineseWSJ:美國使用監控攝像頭來監視美軍基地和城市的街頭犯罪,但這些攝像頭卻來自中國,而且產自這家中國政府控股42%的公司。(中國產監控攝像頭遍布全美引髮網絡安全憂患)

【江天勇被判兩年,其辯護律師未能進入法庭】長沙市法院認定江天勇犯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處有期徒刑二年,剝奪政治權利三年。//張磊律師:作為江天勇律師的父親為其委託的辯護律師之一,我很遺憾沒有能夠進入法庭為江天勇律師辯護,但公道自在人心,我相信有很多很多的人和我一樣堅定的認為:江天勇無罪!在不久的將來,這一份判決書將成為江天勇律師為中國民主轉型法治進步人權保障做出了突出貢獻的榮譽勳章。//江天勇之妻金變玲:宣判之後打通江爸手機,很意外和江天勇通上了電話,江天勇讓我代他向大家表示感謝!但從他的話語里,感覺他的身體不好。更加擔心他接下來的一年服刑期間的身體。//陳年老酒‏:我見江天勇律師是他剛擺脫囹圄來廣州治療被國保打聾的耳朵,那一次我們在潮汕牛肉丸店聽他講整個過程,尤其是被國保毆打的細節。一拳打倒在地,他艱難站起來,又一拳再站起來,如此反覆直至國保再無氣力。我在想是什麼力量讓他如此堅強,他說信仰:對神與自由的信仰。那一次,我真正感受到了震撼。

2017年11月21日9:45左右,709家屬王峭嶺、李文足在長沙二中院門口被數名便衣暴力帶上一輛不是警車的車上。王峭嶺稱,他們把我整個人反剪在後面,掰我的手腕,掐我腮幫子後面,痛得我說不出話來!後來我跟那小夥子講,你們在警察學校學這些就是用來對付我們這些手無寸鐵的平民百姓的啊!然後小夥子才鬆手。另外兩個便衣把李文足推在地上,然後在泥濘道路拖行,拖拽走了五十多米,外套都被便衣扯掉了,李文足的手機也被搶走。

AkiyamaAsuka7:西藏那個旗,我一個反動分子在沒上推特之前都不認識,所以嚴重懷疑這些要出國比賽的球員都是經過專門培訓的,賽前早就充分學過怎麼識別這些旗幟、見到了該以哪種耍流氓方式來應對。

為了防止北方農村冬季散燃煤取行政手段直接不讓煤車通行,以確保老百姓買不到煤。對相當一部分農村低端人口來說,2017年的冬天可能特別冷。

letscorp:#賽博朋克魔幻風。

胡錫進:忠誠不忠誠,要以實際效果論。

【三胖這一巴掌打得脆響,最後的一扇窗戶關上了】21日下午國航載中聯部長宋濤特使回北京的航班順利起飛(同機隨行國航駐平壤辦事處最後幾名代表),中國國際航空正式退出朝鮮業務(在朝宣稱是暫停),辦公用品已全部處理完畢,辦公室退租。如今川普說:今天,美國將北朝鮮認定為一個支持恐怖主義的國家。除了以核毀滅威脅全世界外,北朝鮮還屢次支持國際恐怖主義行徑,其中包括在外國土地上的謀殺行徑。//榮劍:中共中聯部長宋濤作為習總書記特使,此次帶著禮物赴朝,主要就是覲見三胖,連住了五天,三胖愣是不見,這是打臉,打的可不是特使的臉!這口氣咽得下嗎?三胖如此任性,就是不尿老大,不尿也就罷了,非讓宋特使呆在使館五天,大國特使被如此羞辱,歷代歷朝罕見吧!這是綏靖外交的苦果,吃不下也得吃了!

【哈醫大任曉平回應質疑:沒有換頭術是媒體過度解讀】時間視頻:因為操刀首例“換頭術”吸引眾多目光的哈爾濱醫科大學任曉平教授,21日上午召開發布會公開回應質疑。任稱,換頭術是媒體追求新聞效應產物,實際不存在,他所做的人類第一例頭移植外殼實驗模型是“醫學史的里程碑”。——目前這種手術不過是屍體縫合罷了。不過小編希望換頭移植手術永遠也不要成功。那樣將來有錢人會殺了窮人來續命。//嘟嘟小英:這種手術有多少意義?它和肝腎類的移植是不一樣的。這種涉及倫理道德。//ffff373ee:這種手術還是不要在中國做,想想以前的傳說,想想大連屍體標本的來源,不禁令人噁心和恐懼。//忘記歷史-迷失未來:一旦成功,人類將從侵佔他人財富而廝殺升級到為侵佔他人軀體的廝殺。換頭術本身不可怕,可怕的是有權有錢的人為延續自己的生命,普通百姓就都成為他們遴選的對象。或許那時社會表面限制更文明,但私下比奴隸社會更殘忍更血腥!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阿波羅網江一編輯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