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對比 > 正文

閻紀宇:3M革命家的狂想曲 曼德拉PK穆加貝和毛澤東

——穆加比、毛澤東、曼德拉 革命家的3M狂想曲

穆加比(Robert Mugabe)、曼德拉(Nelson Mandela)、毛澤東(Mao Zedong),除了姓氏英文都以“M”開頭,除了都曾經是第三世界叱吒風雲革命家,還有什麼樣的交集?

3人之中唯一還在世的辛巴威總統穆加比已經93歲,是目前全世界最高齡的國家領導人。他掌權長達37年,以狡獪精明又強悍殘暴的作法擊垮無數對手,歐美國家的抵制杯葛也莫奈他何,堪稱當今非洲“萬年總統”的翹楚。穆加比對權位的自信,從一件事就可以看出:他為了治病,光是今年就去了3趟新加坡,其中一趟長達一個月。

然而11月14日深夜,首都哈拉雷(Harare)變生肘腋,辛巴威國防軍(ZNA)佔領國營廣播公司與政府核心部門,隔天一方面聲明這不是政變(當然是),一方面宣布已將穆加比軟禁在總統府。明眼人一望即知,這場政變的頭號目標是穆加比的第二任妻子葛雷絲(Grace Mugabe),這就讓人聯想到1976年10月6日發生在中國北京的“懷仁堂事變”。

相隔半世紀的哈拉雷政變與懷仁堂事變相映成趣,兩者都是軍方與執政黨保守勢力在大獨裁者——毛澤東與穆加比——的陰影之下,試圖剷除受到栽培扶植、接班野心勃勃的第一夫人——江青與葛雷絲。兩位第一夫人都不只是憑藉丈夫餘蔭,都在黨內拉幫結派,葛雷絲的派系“Generation40”甚至有一點紅衛兵的味道。

只不過懷仁堂事變發生在毛澤東死亡之後,辛巴威軍方與執政黨則等不及穆加比入土就動手,後者甚至祭出“清君側”的幌子。江青在事變當天束手就擒,15年後死於獄中(一說醫院),葛雷絲在政變之後行蹤成謎,但無論是已經出國抑或留在總統府,她的政治生涯都已畫下句點。

南非洲的辛巴威與東亞的中國看似天遙地遠,其實淵源深厚。穆加比堪稱毛澤東在非洲的傳人,搞政治超群絕倫,搞對手殺伐無情,搞經濟愚蠢失能。辛巴威獨立之後沒多久,穆加比就整肅掉打天下的革命夥伴恩科莫(Joshua Nkomo),並且屠殺了約2萬名他的族人與支持者。另一方面,穆加比創立的“辛巴威非洲民族聯盟—愛國陣線”(ZANU-PF)早年在對白人種族隔離政權進行武裝鬥爭時,高舉反帝國主義、反西方、激進土地改革的大旗,“毛派”色彩相當濃厚,順理成章拿了北京不少軍火與資金,許多ZANU-PF的戰士都曾到中國受訓。1980年4月18日辛巴威獨立,中國當天就與之建交。

2001年以來,辛巴威與歐美關係惡化,對中國經貿援助倚賴更深。中國是辛巴威最重要的貿易夥伴之一,中國企業在當地有不少大手筆投資。穆加比曾多次訪問中國,被冠上“中國人民的老朋友”的稱號,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也在2015年12月對辛巴威進行國是訪問,與穆加比會面時特彆強調“中國永遠不會忘記老朋友”。

更值得玩味的是,穆加比11月上旬罷黜副總統姆納加瓦(Emmerson Mnangagwa)、為夫人葛雷絲接班鋪路,姆納加瓦在軍方的死黨、ZNA總司令齊溫加(Constantino Chiwenga)訪問中國,與軍委聯合參謀部參謀長李作成、國防部長常萬全會談。據《紐約時報》報導,齊溫加在北京時已經得知穆加比要對他動手,11月12日他搭機返國,兩天後發動哈拉雷政變,這場政變因此染上“中國色彩”,也讓中共外交部罕見地出面澄清。

像穆加比這樣的劣跡斑斑的獨裁者,只要肯與中國打交道、做生意,中國支持他毫無違和感。近年中共官方與學界更大力批判歐美壟斷“民主國家”的標準,認為標榜多黨制、代議制、一人一票等制度,以及人權、自由、正義等價值理念的西式民主,只是一種“暫時的歷史形態”,西方無權把自己的制度、價值強加在別的國家之上。

然而,像穆加比這樣的獨裁者終究還是垮台了。非洲其他的萬年總統如蘇丹的巴希爾(Omar al-Bashir)、盧安達的卡加梅(Paul Kagame)、烏干達的穆塞韋尼(Yoweri Museveni)也都面臨考驗。這就讓人想到另一個“M”:曼德拉。

穆加比的年紀比曼德拉小6歲,兩人在1940年代是南非海爾堡大學(University of Fort Hare)的同學,後來成為非洲民族解放運動的一時瑜亮。曼德拉1990年2月出獄時,穆加比在辛巴威掌權已近10年。4年後曼德拉當選南非總統,5年後任期屆滿,他不但無意充當“萬年總統”,甚至無意唾手可得的連任,毅然交棒給新一代領導者,為國家民主體制樹立典範。穆加比卻是長期踐踏民主體制、把國家搞到民窮財盡、自己與家人卻奢華無度,兩人相較,判若天淵。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風傳媒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對比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