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存照 > 正文

崔士方:中朝外交格局從「習江金」悄然變「習金」

——中朝外交格局從「習江金」變「習金」

習近平的特使宋濤訪朝,能否見到金胖子固然吸引人們眼球,但他的出訪,作為“十九大”後,中朝外交格局重新由三方變回兩方後,習近平走出的第一步棋,其意義同樣不可小覷。

在“十八大”前,中共高層的更迭,實際並不影響中共與金家王朝在背後唱雙簧。此時中朝關係,中方主導的是江澤民派系,所以中朝關係在相當長時間內,都是江金兩家在“互使眼色”。

但是在“十八大”後,習近平上台,這種“江金”兩方關係被打破,出現了特殊的“習江金”三方關係。

原因是,江派雖然繼續與金家“暗通款曲”,但習江陣營同時也在圍繞著中共最高權力和迫害法輪功血債問題進行激斗。習近平對金三胖的不待見也顯而易見,五年那麼長,習甚至連胖子的面都沒有見過一次。

這種微妙的三方關係,是“十八大”後中朝關係的新底色。無論外部世界如何圍繞“朝核”問題窮思竭慮,這種底色一直保持未變。

中共十九大後,與朝鮮有淵源的劉雲山、張高麗、張德江同時退休,這令政治局常委層面,江派在朝鮮問題上徹底失聲(新任常委韓正與朝鮮並無多少瓜葛)。

值得注意的是,“接班人”孫政才與朝鮮也有關聯,曾在2010年隨周永康訪問朝鮮(孫時任吉林省委書記)。如今,與金家關係密切的周永康倒了,孫政才也倒了。

“十九大”前的8月份,習近平用58歲的孔鉉佑把已經70歲的武大偉換下,孔出任第二任的朝鮮半島事務特別代表。這個代表職位相應地從此前的退休外交部副部長擔任,變成現職外交部部長助理兼任。雖然孔鉉佑的級別低於武大偉,但作為朝鮮族人,孔既有語言便利,又有直接調動官方資源的在職許可權,這無疑會令中朝的外交棋局出現新的變化。

而宋濤從江家幫人物王家瑞手中接過中聯部部長職務的時間就更早,距其2015年11月上任,已經過去2個年頭了。

至於駐朝大使,早在2015年3月就從劉洪才換成了李進軍。儘管兩人都出身中聯部,但前者與前中聯部長王家瑞的關聯比後者要深得多(劉曾擔任王家瑞的大管家和7年副手),這一步棋也令朝鮮本土的江家“飛地”(大使館)被大大削弱。

總體來看,中朝外交格局,已經在“十九大”後,悄無聲息地從“習江金”變成了“習金”。

不過,儘管三方關係恢復到兩方關係,習陣營受到的內部掣肘大減,但宋濤的短板還是顯而易見的。

宋濤此前和朝鮮打交道很少。他是上任中聯部長前一個月,隨劉雲山出訪時,才首次直接面對朝鮮的最高層。相比之下,他的前任王家瑞跟金家王朝的私交要深得多。面對比金正日更棘手的金三胖,他能否擺得平?從此次出訪的結果來看,很難令人樂觀。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來搞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