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言論 > 正文

謝選駿:習近平面臨五大挑戰

——全球策——中國怎樣整合世界

謝選駿指出:中國面對的第五個挑戰即經濟穩定,解決方案就是實行類似商鞅變法那樣的徹底改造,拿掉馬列主義的帽子,消除官僚主義的殘餘影響——就像秦國通過郡縣制度的建立完善,改變了先王封建之道、消除了世家大族的殘餘影響。

(2004年我發表了《全球政府論——中國文明整合世界》,是一種文明的概覽。現在談談《全球策——中國怎樣整合世界》,是一種國家的戰略。)

美國《國家利益》網站為中國整合全球獻策——中國面對的五大挑戰,類似統一世界前夕的秦國

《中國崛起面對哪五大挑戰?》報道:

美國《國家利益》網站刊登印度洋-太平洋事務專家瓦德博士(Jonathan Ward)和美國海軍軍官西蒙斯(Reed Simmons)的文章說,習近平上台後,“中國的和平崛起”已經進一步引申為“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然而,在中國復興、崛起之路上,面臨五大挑戰。

對此謝選駿指出:我發現,《國家利益》網站下文列舉的五大挑戰,類似統一世界前夕的秦國所面臨的挑戰。

例如《國家利益》網站所說的第一挑戰是地理因素:中國現在是世界最大的貿易國家,但其公海通道受到嚴重限制,運輸船隻從東到西必須穿越受到日本、台灣等潛在敵對實體控制的海峽。從西到東通向南中國海的通道,則受制於馬六甲海峽、巽他海峽、龍目海峽。這就是所謂“馬六甲困境”,道出了中國海路的尷尬狀況。習近平的“中國夢”很大程度上受制於幾個海上瓶頸,毫無疑問會給中共領導人製造障礙。

對此謝選駿指出:《國家利益》網站所說的第一挑戰,是中國公海通道受到嚴重限制。這很像秦國遭到晉國的圍堵,無法和關東各國正常交往;解決方案就是通過策動其內亂分化其為三晉(韓趙魏),而後各個擊破。

《國家利益》網站所說的第二挑戰是美國因素。無論美國決策者喜不喜歡,中共顯然希望中國在亞洲取代美國。實際上中國現在不僅已經是亞洲強權,也已成為全球事務主要參與者。中國必須在佔優勢的超級強權美國的眼皮子底下,既發展經濟和軍事實力,又不激起美國作出可能危及中國崛起的反應。北京計算過風險,設法使中國的行動既滿足中國的雄心,又不激怒美國。目前美國在實質GDP、軍事實力、全球盟國及夥伴、向亞洲和世界各地投送軍力的經驗等方面,都對中國保持優勢。中國要在美式和平的陰影下崛起,北京的領導人必須謹慎從事。中共領導人擔心,美國對中國崛起的性質,以及對美國領導權的挑戰,作出令人煞風景的結論,可能用導彈防禦系統包圍中國,或實施經濟報復。

對此謝選駿指出:《國家利益》網站所說的第二挑戰,很像古代秦國所面對的齊國壓力;齊國曾是五霸之首。中國解決美國壓力的方式,就是建立虛擬的中美合作、中美合治,類似秦國解決齊國壓力的方式,就是分領西帝與東帝的稱號,而後愚弄、弱化、孤立、消滅之。

《國家利益》網站所說的第三挑戰,是其它主要強國的崛起和回歸。在近期,中國不僅必須和美國競爭,還得和印度、俄國、日本、澳大利亞、印尼等其他主要國家周旋。他們中許多國家開始聯合起來,因應中國的經濟和軍事野心。這些國家中每個都對中國具有相對的地理優勢,因而使中國的地理困境進一步複雜化。中共政治局幾十年來一直擔心美國主導的對華“包圍”或“遏制”。今天中國的發言人和一般公眾,常常把美國和其它亞洲國家合作,攻擊為“冷戰思維”,似乎忘記了正是自己的行動和領土要求,激起了其他國家針對中國的聯合行動。毫無疑問,國際上其他參與者正在聯合起來。這正是中共領導下,中國碰到的核心麻煩問題之一。

對此謝選駿指出:《國家利益》網站所說的第二挑戰,即中國面對其它主要強國的崛起和回歸的因素,很像合縱與連橫的全球戰國策。按照秦國的戰略,解決方案就是挑動關東各國互斗而自己坐山觀虎鬥,以逸待勞,從中漁利,不斷削弱它們,使之陷入內亂,伺機兼并。

《國家利益》網站所說的第四個挑戰就是分離主義。中共認為,“反華勢力從未放棄在中國煽動‘顏色革命’的圖謀”。反對藏獨、疆獨、台獨分裂勢力,是維護“政治安全和社會穩定”的“艱巨任務”。

對此謝選駿指出:中國現在面對的第四分離主義因素,很像古代秦國和周邊西戎北狄各族關係,解決方案就是拿下中亞細亞、西伯利亞、東南亞,就像秦國拿下西部、北部和巴蜀——這不僅可以鞏固自己的後方,而且可以強化國內的控制。

《國家利益》網站所說的第五個挑戰是中國的經濟穩定。中國的經濟增長正在放緩,面臨從出口導向模式向消費驅動模式轉型的問題。與此同時,中國負債非常沉重,而且債務集中在大型國企,還在繼續增長。因此中國可能由於房地產泡沫或債務負擔難以承受,很快出現信貸危機。儘管要求對刺激措施進行改革,但真正的結構性改革仍然沒有發生。幽靈城市在繼續蔓延,殭屍國企繼續得到支持,不良貸款和特殊貸款持續。這種現狀持續下去,隨著刺激經濟失去動力,債務負擔更加沉重,只會使經濟轉型更加艱難。新舉措如“2025中國製造”,是設計來提高中國在價值鏈的地位。北京在美國尤其在歐洲,尋求全球性的技術收購,反映中共正設法確保實現經濟轉型,提高生產率,避免經濟滑坡。總之,這是艱巨的任務,今後若干年中共要大傷腦筋了。

對此謝選駿指出:中國面對的第五個挑戰即經濟穩定,解決方案就是實行類似商鞅變法那樣的徹底改造,拿掉馬列主義的帽子,消除官僚主義的殘餘影響——就像秦國通過郡縣制度的建立完善,改變了先王封建之道、消除了世家大族的殘餘影響。

如此,中國可以作為“全球時代的新秦國”,登上歷史舞台了。當然,現代整合世界方法,絕不限於古代的土地兼并,而是無孔不入的文化戰爭。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