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言論 > 正文

牟傳珩:千百華人集聚吶喊廢除惡政

——中國民間社會異軍突起

中共“十九大”後,“‘工齡歸零’受害群體”首次全球維權大集結,以聯署《政府信息公開申請書》為標誌,一場涉及千千萬萬個體的集團訴訟將在北京展開。但很遺憾,這個事件的重要意義還沒有被媒體挖掘、解讀出來。

“‘工齡歸零’受害群體”都是政府的債權人

今年全國人大開幕後,人力資源社會保障部尹蔚民部長做客新華網《部長之聲》,回應網民關切時稱:“一億多的人沒有納入到(養老保險制度)這個範圍,這是最大的不公平。”但他在提到“沒有納入”群體時,卻刻意迴避了他們依據(59)內人事福字第740號過時復函等部門規範性文件,非法剝奪勞動者“視同繳費工齡”權益,即“工齡歸零”惡政,致使眾多面臨退休的勞動者,被排除於國家社保體系之外,使之根本“無軌”進入正常退休通道。這種比“退休雙軌制”更不平等的非人道權益剝奪,絕不僅僅是“待遇差”的問題,而是眾多終生為國家勞動的老人根本就沒有任何待遇的問題,以至於陷於“新時代”中國特色“老無所養,病無所醫”的悲慘境地。由此而形成了一個由“依法治國”政府一手製造出的“‘工齡歸零’受害群體”。

當年中國,實行“低工資、高積累”的勞資制度。國企職工工資收入,僅是自己勞動所得中很少一部分,大頭被以國家名義截流,由政府承諾其中的一部分用於職工退休養老。這意味著勞動者已用工作年限積累的勞動收入,給自己退休待遇買過單,屬於憲法規定的“公民的合法收入”部分。人社部拒絕付出勞動者已經積蓄在國庫里的養老儲備金行徑,如同國家銀行拒絕向儲戶還本付息一樣性質惡劣。這種惡政,是地地道道的公然掠奪、侵吞公民合法財產的犯罪行為。因此,所有“‘工齡歸零’受害群體”都是政府的債權人。世界上最傷天害理的事,莫過於斷人後路,無法安生。如果一個政府拒絕對公民的養老責任,就會遭到普天下公論唾棄,更何況是對已為退休養老買過單的老人進行經濟侵佔、待遇歧視。這註定要把海內外所有“‘工齡歸零’受害群體”債權人,逼上聯合向政府討債的維權之路!

中國民間社會異軍突起

兩年前,全國人大十二屆三次會議代表,曾提出第5356號建議,要求廢止“視同繳費年限”認定的條件限制。人社部在做出人社建字〔2015〕136號中稱,“我們將認真研究,進一步梳理各類情況,兼顧養老保險制度改革發展和政策的延續性,穩妥提出意見。”但現已歷時近三年,人社部卻至今堅持把眾多老人排除在社會保障體系之外。

自2015年開始,中國民間社會“‘工齡歸零’受害群體”聯繫集聚,採取上訪、訴訟、聯合維權等多種方式向政府討債。在當今中國民間社會遭受慘重打壓的情況下,“‘工齡歸零’受害群體”異軍突起。2016年9月1日,一封由海內外社會各界150餘公民(申請人)共同簽名、用挂號信方式向全國人大常委會發出的《提請人大審查廢除([59]內人事福第740號函)公民建議書》在海內外各媒體公開,要求廢止人社部堅持非法“工齡歸零”處罰惡政。官方隨即在各地騷擾聯署人,但聯署人據理力爭:活動是依法開展的,合情合理。官方只好默認。今年3月4日,聯署活動發起人正式接到全國人大法工備涵(2017)7號答覆:“已轉送有關方面處理”。目前,一起涉及海內外所有華人更大規模的千人聯署,要求人社部公開人大批複與“工齡歸零”惡政相關信息的維權活動正在展開。此項活動包括了世界各國爭取退休權益的協會組織。他們的人數約有數萬,多年來為此做出了很多努力,以各種形式數百次地向中國政府的職能部門提出申訴,走訪和信訪了中國政府的人力資源社會保障部僑務管理等職能部門及其領導官員,其間有中國政協代表和美國僑胞為他們在中國人代會上多次提出建議,美國紐約的華人邀請《僑報》組織專題座談會,德國中文報紙多年來發表各種文章要求中國政府“養老保險平等立法”。最近他們又向聯合國人權組織進行了投訴。接下來海內外所有“‘工齡歸零’受害群體”,將聯合起來再向聯合國人權組織投訴。中共“十九大”後的這次“‘工齡歸零’受害群體”聯署《政府信息公開申請書》,是首次全球維權大集結,是海內外一種具有標杆意義的民間社會協調行動的嘗試。該《申請政府信息公開書》結尾寫道:“本申請涉及千千萬萬‘工齡歸零’受害群體的集團訴訟,請你部按規定,用挂號郵件方式回復國內申請人代表;用電子郵件方式回復海外申請人代表。”屆時無論人社部如何答覆,都無法避免一場積聚北京的集團大訴訟。

萬眾炮轟中國人社部

本作者多年前曾發表《萬眾炮轟“退休雙軌制”》一文,譴責人社部推行的“退休雙軌制”不平等,引發包括《新華網》在內的網路媒體紛紛轉載,網民對“退休雙軌制”惡評如潮。在2013年12月26日召開的全國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工作會議上,人社部尹蔚民部長曾向全國人民承諾:2014年人社部“著力解決‘雙軌制’‘待遇差’問題。”然而,如今的事實證明,忽悠百姓的所謂“並軌”純系欺世盜名。公務員藉機大漲工資、退休金,建年金,發車補,機關事業與企業生老病死待遇都不一樣。退休待遇差距不僅沒有縮減,反而擴大。實質上企業與機關事業退休金待遇“雙軌制”並沒有真正並軌。這是當今中國官民對抗最具爆炸性的焦點問題。特別是人社部至今堅持推行本部門任性執法、權力傲慢、野蠻侵害民眾利益的“工齡歸零”惡政,致使成千上萬老人根本沒有被納入養老保險體系。人社部已經成為當今中國最為百性憤恨的部委衙門,導致民怨沸騰,群體抗議事件不斷。

中國改革開放近40年的今天,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副部長鬍曉義稱:“標誌著我國覆蓋城鄉居民社會保障體系的主要制度都建立起來了,養老保障實現了制度上的全覆蓋。”全系謊言。事實上人社部至今仍基於自身利益,置國家《憲法》、《勞動法》、《保險法》、《老年人權益保障法》等相關法律而不顧,不僅依然維護官民退休事實上的嚴重不公平,更堅持以“不得減損公民權益”的部門規範文件非法剝奪勞動者“視同繳費工齡”。這正是中共“十九大”提出新時代“全面依法治國”背景下,法制極其荒唐,各級政府極不負責,涉及面極其廣泛,後果極其嚴重,也更為急迫的人權問題、民生問題。這也是對習近平“全面建成小康社會,一個不能少;共同富裕路上,一個不能掉隊”和李克強總理所稱“醫保全覆蓋”和“生命是平等的,無論是城鎮居民、職工還是農民,人人都應享有醫保”承諾的巨大諷刺。由此也導致了全國理論界、法律界多次發出呼籲,網上輿論要求廢除“工齡歸零”政策聲浪不斷。由此也將一場全球千百華人集聚吶喊廢除惡政,萬眾炮轟中國人社部權力任性的活動推向了高潮。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來源:中國人權雙周刊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