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投書 > 正文

苦膽:鄧小平成了習近平的孫子?

——「孫子問題」微議

在社會輿論(尤其是網路媒體)中,“紅二代”、“太子黨”這一類詞的“出鏡率”頗高。儘管“紅二代”即“太子黨”中的好些人早已到了退休年齡,或接近退休年齡,但是紅色接班人的權力交接是代代相傳的。“紅二代”們的子女——堪稱“紅三代”的一批人,有些業已坐上官位,登上政壇,有些正待上位,甚至連葉劍英的曾孫葉仲豪(紅四代)都已早早地戴上了烏紗帽。

“紅三代”的官員,自然就是“太孫黨”了。這些孫子們何德何能,都佔據要津?他們是通過公開選拔,還是依靠“世襲制”上來的?想想那麼多地主的孫子,他們受壓迫、受歧視,一輩子討不上老婆。孫子與孫子,竟有雲泥之別。

那個被稱為(同時也自稱為)“毛澤東的孫子”的毛新宇,到底是毛澤東的孫子,還是毛澤東的兒子,抑或是徐海東之子徐文伯的兒子,也就是徐大將軍的孫子?這還真是個問題。以前那幾篇質疑文章是有一定的道理的。

而那個身份存疑、尚未驗明正身的毛新宇,則很喜歡說“我爺爺毛澤東”,以至於每每談到毛澤東的時候,他總是張口閉口“我爺爺”毛澤東如何如何,開口便是一嘴“毛”。前些日子在網上搜索時,偶見2009年5月31日中國新聞網上一篇訪談,題為《偉人之後今安在,毛新宇:爺爺毛主席是我的“上帝”》。一見標題就令人作嘔。

是真“毛孫”的話,無須做這般刻意、高調、肉麻的表白。你聽說過人家周令飛一口一個“我爺爺周樹人(魯迅)”么?!那位在聲名、地位、身心方面都膨化了的毛少將,究竟是貨真價實的毛澤東的孫子呢,還是在“裝孫子”?

當國人開始叫“習大大”的時光,據說習近平是不讓這麼叫的。後來,叫“習大大”的人越來越多,好像習已攔不住了,於是便半推半就地默認了。

何謂“大大”?“大大”就是父親。記得一位教師兼作家的朋友在小聚時,私下裡跟我說,現在“習大大”叫開了,中共幾代領導人的輩分不就亂了嗎?我一琢磨,確實是這麼一回事。你忖忖:鄧小平自稱“我是人民的兒子”,而人民又叫習近平為“大大”(父親),論“子”排輩,那鄧小平不就是習近平的孫子嗎?!這在政治倫理上也說不過去。

造成這種尷尬,非習所願。倘若真欲提高政治輩分,只要捨棄共產黨,捨棄極權統治(在這兒我故意不用“拋棄”一詞,而用“捨棄”,對習來說,也許用“捨棄”這個詞更合適一些),走民主之路,那麼,“中國當代××××之父”的盛譽,自會奔習而來,這才是真正的“新時代”。就政治資格而言,又何愁沒有“孫輩”?否則,日後被人罵“×孫子”和“×××的孝子賢孫”,那還是客氣的……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投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