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王五四: 這國 你能活著就該感恩(圖)?

高端、低端人口在趙國真有區別嗎?(圖片:網路)

今年這個感恩節很應景,相信大家過得都很有意義也很忙碌,忙著感恩幼兒園老師沒給你家孩子扎針喂葯,忙著感恩房東街道政府沒在寒冬半夜趕你這個低端人口滾出這座城。的確要感恩,不然還敢怎麼樣呢?

這些天感覺前所未有的悲哀,但依然很珍惜這些天,因為我覺得以後的日子會更悲哀。這些天一直想說點什麼,但又不知道該說點什麼。不是怕封貼不是怕刪號,而是心裡那種悲觀和失望真實到觸手可及。

上海維秘大秀,奚夢瑤摔倒,之後的表現並不太敬業,一堆低端網民圍著鼓勵說著加油,可這真關你們什麼事嗎?這是很高端的事,離你們很遠,低端的聚福緣,離你們很近,只不過現在,這低端的居所也容不下你們了。

忘了從什麼時候開始,大城市開始流行“清理低端人口”,以前講勞動只有分工不同,沒有高低貴賤之分,現在連勞動人民都低賤了。去你媽的低端人口,人家只不過幹了一些臟活累活掙錢少的活,沒有這些低端人口乾那些低端的活,哪來的你們的高端城市生活。

社會就業環境不均衡導致了低端高強度就業,社會居住環境不均衡導致了低端高危群租房,本應政府解決的問題,這裡面政府反倒沒什麼責任了,責任全在個人不夠努力、個人學歷不夠高、個人不夠有理想、個人不夠有追求。寒冬半夜,一堆低端人口被趕出出租屋,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在法國有一個基於人道主義的“冬季禁止驅逐房客期”,法國法律規定,每年從11月1日起到次年3月15日止,是冬季禁止驅逐房客時期,即使房東已經展開驅逐的司法程序,也必須遵守這項規定。有些時候,一個國家強不強大,看的不是在本國人民面前強不強大以及對本國人民強不強硬。

法國的一個法律一不小心“辱華”了,人家冬天不能趕人走(圖片來源:網路)

聚福緣大火燒死了19個低端人口.大量低端人口被清退後,有人是這麼認為的,“誰讓你們住在這種地方,風險大也是活該!”;“沒法給自己老婆孩子安全的生活環境,這種男人太沒用了。”;“我住市中心,就沒這個問題”,住低端群租房,干低端體力活,是他們的選擇,但這種選擇是無路可選的情況下做出的,不是他們有理想有抱負足夠努力足夠拼搏就能掙脫和改變底層命運的,要說努力和拼搏,誰有他們起早貪黑?誰有他們風風雨雨?他們受教育水平是低,但他們當年該享有的教育資源恐怕是被你們高端城市人口奪走了吧?

其實真沒必要分什麼低端人口和高端人口,壓根不存在區別,現在看起來一個是在髒亂差環境里摸爬滾打覓食生存,一個是在山清水秀無限風光里悠然行走散養投食,到了過年,一樣的宰殺。上次攜程幼兒園虐童事件,一位媽媽說“我家孩子上的北京的公立幼兒園,絕對不會發生這種事”,一個月不到,北京高端的三色幼兒園就出虐童事件了。做人講究個千萬別太把自己當回事,意思是說做人千萬別把自己當高端人口,哪有什麼高端,不管中端低端,隨時一窩端。

我一直說中國沒有中產,有些人資產夠了,但安全有保障嗎?更何況該承擔的社會責任一點也沒承擔,他們本該更多的關注社會公共福利政策,關注參與時下的社會議題,但他們更多的時間和精力花在了與保姆、幼兒園阿姨、房產中介等等的糾鬥上。接下來,隨著低端人口的清理,他們大概又要為自己的早餐煎餅果子沒了、午餐外賣小哥遲遲不來、晚餐的燒烤攤不見了而苦惱,不過大家不用擔心,因為社會結構的不均衡,總會有“低端人口”源源不斷地湧向大城市接受你們的僱傭,他們的社會地位不改變,他們遭受的不公不改變,早晚有一天他們也會成為那些高端幼兒園裡的扎針人,或許不僅僅是幼兒園,當你進了高端養老院,他們也如影隨形。

這就是一個變態又畸形的時代,高端人口的孩子在幼兒園裡被虐待,高端幼兒園的老闆說著“選擇學前教育的人是偉大的,我們是有愛的,我們應該為自己鼓掌”,高端幼兒園門口維穩的警察告訴淚流滿面的家長,“調查到了什麼地步我不知道,但我可以告訴你我哪年當的警察”,而此刻,那些低端人口恐怕大部分已經踏上了返鄉的列車,希望如此,否則寒冷的北京之夜,他們該露宿街頭了。

讓我們抱緊孩子,在惴惴不安中,一起屹立於世界民族之林。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