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言論 > 正文

川人:從國家主人到低端人口 中共原形畢露

從“階級兄弟”到“國家主人”,再到被清理的“低端人口”,中共對待工人、農民態度翻天覆地的變化,無疑讓中共原形畢露。

近日,北京大興發生了19人喪生的“11.18”大火,由於著火的房屋是一座倉庫住宅混合的違建建築,這為北京當局集中清理“低端人口”提供了口實。11月27日,52歲的食品供應商徐先生被中共限期三天內搬離他居住的臨時簡易平房。這時情緒激憤的他直言:“我恨誰?我恨共產黨!我就恨它。”

徐先生是成千上萬被中共粗暴趕出租住房的農民工之一,也是中共當年口中的“國家主人”與“階級兄弟”。時過境遷,現在他們一夜之間成了被中共清理的“低端人口”。

統計顯示,“低端人口”這個“人分幾等”的歧視性語言,在世界上能說出口的國家並不多,中共國是其中之一。8月8日,中共“多維網”稱:“北京政府並沒有在意輿論的批評,而新上任幾個月的主政者非但無意停止‘清理低端人口’,反而加速了動作。”

據生活在北京的知情人稱,“北京實施‘清理低端人口’的政策已經持續了3個多月的時間。整個北京市的轄區,像朝陽區、西城區等,都存在目標限額”。可見此次“11.18”大火,中共以安全為由清理“低端人口”只是一個口實,把“低端人口”清出北京是中共的長期戰略。

提起“低端人口”,中共本身就是一群靠著鼓動“低端人口”造反起家的“超低端人口”,中共把自己稱為“無產者”,即一無所有的人。當時國民政府把中共稱為“共匪”、“赤匪”,可見中共本身就是強盜、土匪出身,成天打著“革命”的旗號乾著打家劫舍的勾搭。可見中共起家時的社會地位比靠著勞動養活自己的“低端人口”社會地位更低下,全天下的人都可以看不起“低端人口”,唯獨中共不能,因為再也沒有比中共更低端的人口了。

中共建立政權以前,為了獲得廣大“低端人口”的支持,它們把“低端人口”中的工人稱為“工人兄弟”,把農民稱為“農民兄弟”,把自己稱為“工人階級的先鋒隊”,把自己搞的暴動稱為“工農革命”,把自己的黨衛軍稱為“工農革命軍”。中共為何當初要拚命把自己貼上“低端人口”的標籤,主動向低端人口的工人、農民靠攏,與工人、農民套近乎?中共在獲得政權前為何不敢把工人與農民稱為“低端人口”加以打擊清理呢?因為中共那時作為全社會的超低端人口——土匪,能誘騙的對象就只剩工人與農民。

為了鼓動廣大的工人和農民同中共一起搞暴動,中共曾不斷向工人、農民許諾,在獲得政權後一定要使工人、農民“翻身”,要使工人、農民“當家作主”,成為中共國的“國家主人”。中共獲得政權後,工人和農民經歷過短暫的興奮之後,突然發現中共對自己的許諾都變了。以前中共口中的“工人兄弟”與“農民兄弟”,變成了現在的“農民工”,他們徹底淪落成了中共社會中的“弱勢群體”。以前中共承諾作為人民代表的工人、農民,早已被中共官員與中共富豪所取代。工人和農民的國家主人的地位也早已被中共洗劫一空。可見,假是中共永恆不變的基因。

在過去的幾十年里,中共經常說,西方國家動輒就拿中國的人權說事,試圖以此抹黑或妖魔化中共。現在中共大規模清理北京“低端人口”的事實向全世界證明,西方國家先前對中共人權的批評是巨大的錯誤。中共政府在對待自己國民方面根本就不存在所謂的人權的問題。只要你觸動了中共的利益,中共可以隨時清理你,甚至是“活摘”你,在中共的世界裡,永遠不存在“人權”二字。現在中共輿論普遍認為“人權”是普世價值裡面的東西,是西方社會強加給中共的毒藥,是中共必須抵制與清除的物件。

現在中共強行清理北京數百萬“低端人口”的做法,受到海外輿論的一致譴責。英國《衛報》稱:“強行驅趕民工的做法缺乏正當的法律程式,不給民工足夠的時間搬家,任何一個文明和守法的社會都不能容忍這種做法的存在。”美國社交媒體稱:“在冬季到來時將包括婦女、幼兒在內的幾十萬人驅趕到零攝氏度以下的大街上,這種做法太極端、太沒人性。”對此,中共媒體闢謠稱,驅趕“低端人口”,中共政府只是為了整頓市容,強化安全措施,並聲稱“低端人口”不是中共政府的說法,是敵對勢力的惡意捏造,目的是挑撥中共政府與人民的關係。

然而,中國無數網民拿出確切的證據,證明“低端人口”這一說法的原創版權屬於中共政府。中共政府及官媒從2010年就開始使用“低端人口”來指中國社會的底層人群。2016年8月,“低端人口”在中共《人民日報》海外版、人民網文章中被使用後,遭到輿論抨擊。隨後2017年1月,北京石景山區政府網發布的報告稱,2016年,該區落實人口調控工作方案,“依託治亂疏解建高端專項行動,清理整治低端人口聚集大院480處”。北京海淀區將“統籌全區適宜低端人口聚集房源的規範化管理和定向使用”寫入《海淀區2017年“疏解整治促提升”專項行動與人口調控工作方案》等官方文件。

當年中共是土匪時被國民政府四處圍剿,它們把弱勢群體的工人、農民當兄弟,讓“低端人口”替中共擋子彈,替中共炸碉堡,替中共打江山;現在中共依靠“低端人口”發跡後,中共發現“低端人口”沒有了利用價值,相反還成為了中共政權的累贅,影響到中共政府的大國形象,所以中共政府清理“低端人口”就變得如此迫切。

從“階級兄弟”到“國家主人”,再到被清理的“低端人口”,中共對待工人、農民態度翻天覆地的變化,無疑讓中共原形畢露。中共在大寒冬暴力驅趕低端人口的事實,再一次暴露出中共的邪惡本性。面對一個不顧“低端人口”死活的中共邪黨,作為“低端人口”的你我,我們還有理由去支持中共邪黨來對自己作惡嗎?!我們不應該去嚴肅聲明一下,讓自己退出早年被動加入的中共團、隊組織嗎?!退出中共邪黨一切組織,不為那被中共稱作“低端人口”的屈辱,只為那自己僅存的良知。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