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工作職業 > 正文

做了44年保潔員 一生只會5個字 她卻成為香港大學院士

港大三嫂——袁蘇妹(圖片:HKU100/facebook)

她一生只會寫五個字,卻成為香港大學榮譽院士——港大“三嫂”。

身居社會底層,從事宿舍保潔員、食堂員工,這樣一位老人去世,想必不會引起太多注意。但就是這樣一位90歲老人,近日溘然長逝後,卻引發香港各界懷念追思。

香港大學主頁:永遠懷念您。

港大校長馬斐森:她為港大留下光輝傳承。

普通民眾:三嫂,一路走好,永遠想念您。

(圖片來源:Facebook截圖)

日常生活中,有誰會在意我們身邊的保潔員、食堂阿姨?得到整個香港尊重的三嫂,就是其中平凡的一員。

三嫂本名袁蘇妹,原籍廣東東莞,沒上過一天學的她,二戰時為躲避戰亂來到香港,因丈夫家中排行老三而得名。

1957年,29歲的三嫂隨丈夫進入港大,從服務員做起,廚師助理、廚師、宿舍保潔員,最後成為大學堂宿舍的靈魂人物。

從29歲到73歲,整整44年,三嫂的確沒做過什麼驚天動地的大事,但她十年如一日,做飯、掃地、打掃衛生···

被學生們念茲在茲的,是有人頭暈,她會主動煲葯送粥;

有學生在圖書館學到凌晨,錯過了晚飯,三嫂會一直等,給他們做宵夜。

三嫂做的馬豆糕、馬拉糕、老火湯、炒河粉···撐起一屆屆學子苦讀的夜晚。

“三嫂就像我們的媽媽一樣”,這是港大幾十屆學生共同的心聲。

一位40多歲的港大畢業生,像個孩子般誇耀三嫂的手藝:“你知道嗎?三嫂做的大西米紅豆沙里,西米直徑足有1厘米,好大一顆!”

很少有人知道,為了將這些“大西米”煮軟,三嫂要在灶台前站上2個多小時。為了讓紅豆沙達到完美,她只在其中放新鮮的椰汁。

蒸馬豆糕時,為了讓它“有嚼勁”,她必須用慢火煲1小時,“不停地用湯勺攪拌”。

然而到了70年代,因為心臟問題三嫂裝了起搏器,再也無法繼續在廚房工作,這位5個孩子的母親從此轉做清潔工。

遇上學生們在飯堂開派對,每每狂歡到凌晨兩三點,早就過了三嫂的下班時間,但她還是會耐心等到派對結束,再獨自進去清理地板上的啤酒、零食和污漬。

那個在凌晨飯堂里獨自拖地的駝背老人,直到今日,許多學生不想忘記,也“不敢忘記”。

小女兒總是記得媽媽“見學生比見家人的時間還多”。儘管竭盡全力工作,三嫂一家生活仍十分拮据。

她不捨得花錢坐巴士,有時竟會提著40隻雞從街市一路走回山上的大學堂。

“我當他們個個都是我的孩子,有什麼頭暈生病當然要好好照顧。”她最怕自己患上老年痴呆症,有一天叫不出“孩子”們的名字。

這位操勞了一輩子沒上過一天學的老人,壓根沒想到有天自己會被寫進宿舍之歌里:“大學堂有三寶,旋轉銅梯、四不像雕塑和三嫂。”

她更想不到,2009年,她會成為香港大學的名譽院士。

這是自1995年港大扮授名譽院士以來,首次將名譽院士頒給基層員工,也使得三嫂成為首位平民院士。

沒上過一天學,除了自己的名字和三嫂五個字,目不識丁,也沒有向港大做過巨額捐資,這在當時的香港和大陸引起極大的轟動與爭議。

上台領獎時,她穿著學生們資助定製的紫紅長衫,顫顫巍巍地接過證書。

港大在頒獎詞中稱讚她:“以自己的生命影響學生的生命,是港大的靈魂,是當之無愧的香港大學之寶。”

三嫂本人也很驚訝:“我只是普普通通在大學堂煮飯的人,小時候躲日本人才逃到香港來,一輩子沒什麼學歷也沒做什麼貢獻,難為那麼多舊生還記得我,記得三嫂。我知道這個獎是發給對社會有很大貢獻的人,現在發給我,真的很感動很開心。”

這一天同她一起領獎的,是滙豐銀行行政總裁、香港富豪李兆基長子、香港資深大律師郭慶偉。

獲獎後,人們把這個老奶奶稱為港大傳奇,但她更喜歡三嫂這一稱呼。

在當今社會,急功近利、浮躁喧嘩的氛圍下,傷害兒童,不尊重底層勞動者的事時有發生,三嫂“捧著一顆心來,不帶半棵草去”,44年默默奉獻的精神太難得。

換個角度,也不是所有的大學,都有港大的氣度,承認這是對高等教育的獨特貢獻,而做出如此舉動;也不是所有人,都能把一個普普通通的勞動者視為“傑出人士”。

或許在頒獎者眼中,這不是一份卑微的工作,而是一種生命綻放的方式。這也應是一個社會的正常狀態,既有拔尖、高素質的精英教育,也不缺乏對平凡人生的承認和敬重。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夏雨荷 來源:藝非凡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工作職業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