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大陸 > 正文

北京排華算什麼 這個華北命令殺氣騰騰 民間怨聲載道

北京當局動手清拆所謂“低端人口”低收入民眾,導致北京市民極為仰賴的快遞服務,幾乎陷入停滯狀態。而北方多個城市下達的禁煤令更是讓人心寒。另有專家分析為何中共要這麼快速地清理外地人口。

禁煤令讓民眾的心寒到底

就在北京兩大事件(驅趕外地人和北京紅黃藍虐童、猥褻一案)佔據媒體版面時,另一個引發重大人道主義危機的事件:北方多個城市下達了禁煤令,由於官方“煤改氣”工程遲遲無法完工,導致民眾在寒冬中受凍,引發民間怨聲載道。

為了整治“陰霾”,今年華北地區大力推動煤改氣。在家家戶戶陸續拆卸掉燃煤鍋爐,並且家中不再留有散煤的情況下,有許多地區根本沒在入冬前完成煤改氣,導致許多家庭無法供暖,特別是鄉村裡包括老人、孩子在內的許多人正在受凍,看不到希望。

而官方粗暴的方式令人咋舌。中共禁煤標語散發出殺氣:“見煤就拆爐,冒煙就扒房”,“誰燒煤就抓誰”,“禁煤是軍令狀,冒煙就拆房”……簡直是觸目驚心,讓民眾的心,更加寒冷到底。

有網民發帖表示:“河北涿州停氣,我們村六七千人全凍著。”“涿州有老人因為無法正常取暖已經去世。”“武清農村家用燒煤爐子取消,改為電暖氣,結果連續兩天斷電,家裡都要凍死了。”“孤寡老人低保戶王相林沒錢付煤改氣安裝費,竟然把他養的羊吃了!”

由於中共官方“煤改氣”工程遲遲無法完工,導致民眾在寒冬中受凍。而官方的禁煤標語卻殺氣騰騰。(網路圖片)

由於中共官方“煤改氣”工程遲遲無法完工,導致民眾在寒冬中受凍。而官方的禁煤標語卻殺氣騰騰。(網路圖片)

由於中共官方“煤改氣”工程遲遲無法完工,導致民眾在寒冬中受凍。而官方的禁煤標語卻殺氣騰騰。(網路圖片)

低端人口被清理導致快遞服務停滯

據中央社引述自由亞洲電台報道稱,過去一星期,北京市政府所指“有安全隱患”的大批房屋遭拆除,導致許多低價出租屋消失,眾多外來人口被清退,快遞業首當其衝受影響。

報道引述北京一家快遞公司職員表示,由於公司不少站點都在大清理中拆掉了,因此目前已暫停收發北京快遞,預計要40天後才會逐步恢復正常。

這名職員還說,全北京市目前僅有郵政快遞及順豐還在服務,但送件的時效難以保證。

有北京市民表示,原本3、5天就能收到的快遞,現恐半個月也未必能收到。清理“低端人口”之後的效果,立即顯現在一般北京市民的生活中。

這件事情起源於北京大興區西紅門鎮新建二村“聚福緣”公寓18日晚間發生大火,奪走至少19條人命。北京當局隨後展開消防大檢查,以“消除安全隱患”為由,強勢清理市內住商混合的違章建築。

北京排華 打破中共迷思

世界日報最近評論文章稱,中共靠貧苦工農兵起家,如今各大城市都有鄉下農村來的民工,提供各種勞力所需。估計北京市民工即達數十萬,也有人說高達300萬。這些民工進城打工未經批准,既無戶籍,如帶著妻小,孩子無法上學,全家租住低價、可能是違規修建的平價屋,居家環境惡劣,卻為城市建設提供廉價勞力,勞苦功高。

近年中國盛行“蟻民”“勞動大軍”稱呼,人命如蟻,境況悲涼,官方卻認定他們違法,咎由自取。據估計,目前中國民工總量約2.7億,外出民工逾1.6億人;其中30歲以下農工約佔60%,是民工中堅力量。當局要整治清理這群人,無異先縱容再整肅,用完就丟、過河拆橋;如擴及各大城市易引發騷亂,局面就難收拾,導致整治急煞車。

大驅趕事件徹底粉碎了中共專制體制,官員治理能力優於民主體制的迷思。隨著中國經濟崛起,30多年發展,硬體建設直追西方,部分猶勝西方。

很多評論或中共都自信認為,中共官員從基層選拔、層層歷練,行政經驗豐富,一聲令下全面動員,治理能力、效率遠優於民主體制的民選省市長。

如今這種說法徹底破產。

專家分析中共在北京驅趕外地人的原因

北京為何要如此匆忙的驅離外來人口?對此,網上有消息披露:〝中央已經預見即將發生的全面性經濟蕭條,一、二線城市與沿海經濟區生產需求的大幅萎縮,必將造成龐大的失業人口滯留問題。現在就著手清除是未雨綢繆,是防範未然的明智之策。中央已內定所有一、二線城市都必須徹底執行。政治上也有安排,高層要不著痕迹;必要時由地方低層頂責。〞

對於上述消息,旅美經濟學者秦偉平也有同樣的看法,他在美國之音的政論節目中說,北京這一場清場行動,只不過是保中共政權和社會穩定的一個開始。

秦偉平說,有熱心的公益機構想為無家可歸的外來工提供臨時住處,一天之後即遭當局禁止,它們的意圖非常明顯,就是要通過各種方式把這些底層外地人趕出北京,預計近日內將會有至少幾10萬人受到直接衝擊,也有人測算預計近期將會清理300萬人。

從社交媒體上的視頻和圖片可以看到,十幾萬的農民工毫無選擇餘地,也沒有一個人反抗,像溫順的綿羊一樣被驅趕。不少北京市民想,這些外地打工人員走了,保姆、清潔工等低端工作誰來干啊!

「北京清退低端人口 快遞」的圖片搜尋結果

秦偉平分析,中國的債務危機一觸即發,金融危機和經濟危機將會引發一系列的社會問題,最大的危機就是大量失業,沒有固定住房、沒有工作、沒有生存能力的數億城市流民,將會成為最大的社會不穩定因素,他們最終將會失控而造成劇烈的社會動蕩。

他說,如果此次北京率先大面積清理低端人口是既定應急方案的話,對於當局來說,這是一步好棋。一方面,經濟持續下滑,包括北京在內的各大城市已經無法提供足夠的就業崗位,與其等他們把積蓄花光再鬧事,還不如早早出手,把他們驅離。

另一方面,因就業崗位減少,為了生存,這些由外來工做的低端工作,也將由北京本地人包攬,可以更好維持北京的基本穩定。

秦偉平說,北京這次驅逐幾十萬所謂低端人口,真正的原因許多人並沒有看清。中國有2.8億人口是赤貧,就是每天收入不足2美元,是真正低端。城市務工人口大約有5、6億,他們奉獻了青春、血汗獲得微薄的收入,沒有任何社會保障,是當局認為的不穩定因素。

經濟發展時期官方稱,他們是新市民,經濟下滑沒有就業機會時,當局害怕他們鬧事於是一趕了之。而如今,政府已經無法提供足夠的就業機會和麵包,因此必須把他們驅回原籍。

秦偉平分析,如果不出意外的話,明年兩會之後,全國大中城市都會開始跟進北京政策,開始以各種冠冕堂皇的理由清理低端產業〝低端人口〞,估計兩百萬人口以上的城市都會加入清理〝低端人口〞的行列。

中國經濟學者胡星斗教授認為,所謂的低端人口,雖然長期為城市做貢獻,但在當局眼裡,他們挑戰政府的穩定。所謂低端人口其實是被社會拋棄的人群,他們不僅是弱勢,而且無法從制度上融入城市,但同時也無法回到農村。因為農村沒有了土地,也沒有了活干,子女更是不習慣。

胡星斗表示,北京驅趕所謂的低端人口與毛時代用強制手段趕知識青年到農村如出一轍,當時也是為了社會穩定。現在的政府把〝流民〞趕回農村,同樣是為了北京的安全。

他說,中國社會現在有普遍的仇富仇官的緊張情緒。政府應該在解決仇恨方面有所作為,但不是使用北京的處理手法。這麼多人在寒風中度過夜晚,這引發底層弱勢的極大憤慨,也引發社會的巨大同情。這體現中國官欺壓百姓的思維,也反映權力缺乏制約的現狀。

阿波羅網孫瑞後報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阿波羅網孫瑞後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