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環保大躍進釀苦果:「煤改氣」致液化天然氣價格翻倍瘋漲

今日,記者最新獲悉,為防範液化天然氣價格異常波動,確保迎峰度冬期間液化天然氣市場價格基本穩定,12月1日,國家發改委發出通知,統一部署相關省區市價格主管部門立即召開液化天然氣價格法規政策提醒告誡會,提醒告誡轄區內各液化天然氣生產流通企業和相關社會組織,加強價格自律,規範價格行為。否則價格主管部門將依據《價格法》、《反壟斷法》相關規定嚴肅查處。

對於這一“緊急”通知,有業內人士對記者表示,“下周起,各液廠主動降價將成為主流。但問題是,沒有氣源,即使價格降下來了,終端還是買不到氣,問題仍將存在。所以,還是應該從氣源和市場體制機制等根本原因上入手解決。”

“LNG市場已經瘋了。從11月15日開始,每天液廠都在漲價,從每噸4000元漲到8000元,已經翻了一番了。好多終端用戶都接受不了高價,停產了。”11月29日,一位燃氣從業者給記者發來了這樣的信息,言語中透露著焦慮。

記者隨後了解到,從11月15日北方地區啟動供暖季開始,我國多地LNG液廠出廠價以日均200—300元甚至更高的漲幅,一路上揚,截至12月1日記者發稿已經歷“17日連漲”。中宇資訊監測數據顯示,12月1日當天個別地區液廠的氣價更飆升至9000元/噸,漲勢之兇猛前所未有。

多位接受記者採訪的業內人士認為,今年冬季天然氣需求大幅急速上升與各地大規模力推“煤改氣”有直接關係,預計到過年前,各地天然氣供應都將處於緊張狀態。

加之市場炒作因素驅動,在此期間,各地LNG液廠的出廠價仍有大幅上漲空間。LNG價格持續急速攀升將極大挫傷用戶使用天然氣的積極性,進而影響我國大力推廣天然氣應用的國家戰略,亟待引起有關部門高度重視。

“煤改氣”強力推高需求

記者查閱多個市場機構的監測數據顯示,11月14日,液廠的LNG價格普遍僅在3900—4300元/噸之間。而據中宇資訊監測,截至12月1日,國內LNG均價為7628元/噸,達到2014年以來歷史最高點,較北方全面供暖之前(11月14日)上調3271元/噸,漲幅達75%。

“去年這個時候LNG價格每噸只有3000多元,最貴是5000元,但也沒持續幾天。”有LNG貿易商告訴記者。按照往年市場規律,過年之後隨著供需矛盾緩和,液廠的LNG價格就會進入自然回調期。“這也意味著,此次LNG漲價一直會延續到過年。”

據記者了解,連日來,各液廠LNG出廠價漲價頻率之高也令人咋舌,甚至出現過根據當天行情二次調價的情況。

在此背景下,限制供應成為多地的無奈選擇。記者獲悉,有市場機構統計中的近120家液廠因為缺氣已有三分之一處於停機狀態。與此同時,石家莊、保定、山東、寧夏等地加氣站、工業用戶已開始限停供氣。

在終端市場,高價使得LNG汽車的替代優勢蕩然無存。有終端用戶反映其購買的LNG車燃料開支短期內大幅攀升,“一個多月內一公斤漲了3塊多,只能停運”。

有業內專家指出,下一步隨著各地政府為保民用氣逐步推出限氣政策,相當數量依靠管道氣源的LNG加氣站將面臨停業、LNG大車面臨停運問題,成為亟待關注和解決的社會問題。

“煤改氣”強力推高需求

LNG價格入冬以來的一路猛漲原因何在?對此,國家能源局原副局長張玉清近日公開指出,“一是估計不足,二是天然氣儲備建設嚴重滯後。”

而接受記者採訪的多位業內人士則一致認為,今年以來各地加大力度推進“煤改氣”是導致今冬天然氣需求大幅上揚的主因。“從煤改氣推進情況看,華北與華東是今年天然氣用量增幅最大的地區。”中海油氣電集團LNG貿易經理魏琳對記者說。

中國石油規劃總院管道所所長楊建紅12月1日在中國石化聯合會油氣專委會主辦的“油氣論壇·2017”上指出,預計今年我國天然氣消費量將增至2450億方,增量為340億方,增幅約17.8%,屆時天然氣在我國一次能源消費中的佔比將達到7.06%。

據魏琳介紹,為了保障迎峰度冬天然氣供應,從今年8月起,中海油已提前籌備了約200億方的天然氣資源。按計劃,今年冬天,中海油浙江、天津LNG接收站每月將接卸8—10船LNG現貨,均創歷史最高記錄。“今年供暖季期間,天津的供氣量預計可達8.55億方,比上個採暖季增加4.8億方。而在浙江省,因中石油在冬季將承擔更多北方地區的供氣任務,目前我們供應浙江的LNG量也臨時增加了1000萬方/天,現在LNG在浙江已從調峰氣源變成了主力氣源,供應量佔到浙江省總用氣量的55%。”

上海石油天然氣交易中心副總經理付少華也對記者說:“天然氣增量需求在我們的平台上也有充分反映,9月第四批中央環保督察一結束,很多工廠恢復生產,大家就開始‘搶氣’了,因為當時各地儲氣庫還沒有注滿,為了確保冬季供應,必須限制管道氣,加大儲氣庫的注氣速度。”

“往年9月是天然氣消費最淡月,但今年當月消費增幅高達26.5%,截至目前為月均最高。”楊建紅說。

值得注意的是,近期備受業內關注和討論的“陝西天然氣氣競價交易之爭”也發生在9月。9月18日,中石油在上海石油天然氣交易中心平台推出了西部管道氣的競價交易,引發陝西的強烈質疑與反對,此後經兩次上調氣價,從11月份開始,中石油供應陝西、內蒙古液廠的天然氣線下價格調至1.88元/立方米。

“煤改氣用量增大,北方冬季採暖需求增加,導致天然氣用量增加是事實。陝蒙天然氣漲價,肯定會傳導到終端。陝蒙地區的液廠又是全國LNG主要生產地,產能5800萬方/天,佔全國總產能的46%,其出廠價是全國風向標。陝蒙液廠雖說反對競拍,但也嘗到甜頭,加上市場炒作因素,全國LNG價格順勢跟漲起來。”陝西燃氣設計院院長郭宗華對記者說。

管控不足還是改革滯後?

值得注意的是,與依賴管道氣的國產LNG相比,作為全國最大的LNG氣源供應商,中海油11月的LNG線下線上交易全國最高價也只在5000元/噸的水平。2000萬噸/年的長協LNG進口基礎,加之旗下五大LNG進口接收站順暢的內部資源調劑成為中海油LNG交易價格穩定的關鍵。

有專家據此認為,國產LNG高頻次大幅漲價的原因是“缺乏標杆價以及相關行政部門的監管”。“在煤改氣大規模推進的情況下,靠價格抑制供需平衡很難,反而會打消用戶用氣積極性。即便熬過了今冬,明年煤改氣該如何推?”在與記者交流時,郭宗華反覆強調。

有業內人士指出,陝蒙氣源比較便宜,即便以目前1.88元/方的價格計算,LNG工廠成本也在4000元/噸之下的低位,正常情況屬於暴利狀態。但我國LNG工廠70%的氣源來自中石油的管道氣。事實上,近年來,不少LNG工廠因為缺乏氣源,長期經營困難,有些已處於資不抵債狀態。

“核心問題在於,目前這種體制機制下,純粹市場化到底合不合理?尤其農村地區的‘煤改氣’用戶承受力弱,漲價更要適可而止,但政府若不適當管控,就會失控。”郭宗華說。

魏琳也認為,以上問題如果不儘快解決,直接受影響的首先是終端用戶,而隨著用戶的消極反應傳遞到上游,最終會對行業的下一步發展產生很大不確定性。因此,“當前,急需建立良好的行業秩序。”

但也有專家認為問題出在市場化改革滯後。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信息部副部長景春梅在接受記者採訪時指出,伴隨著氣荒來臨,競價交易出現爭議,上下游利益矛盾凸顯,“表面上是價格問題,背後實際上反映出的是體制問題,根源是我們的體制改革滯後。”

“價格改革不能單兵突進,需由體制改革保駕護航。體制改革和價格改革必須相互協調,只有加快體制改革,把競爭性的環節放給市場,鼓勵更多的社會主體參與天然氣開採、進口,加快管道、LNG接收站、儲氣等基礎設施建設和公平開放,通過增加競爭來降低成本,只有有效競爭的市場結構和市場體系,才能還原能源商品屬性,形成由市場決定的價格機制,這是促進天然氣普及利用的根本之道。”她進一步說。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楚天 來源:新浪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