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財經 > 正文

里根稅改解體蘇聯 川普稅改中共國受衝擊超乎想像

歷史驚人的相似,就像上世紀80年代,美國總統里根主導的美國最大規模的減稅,刺破了日本的經濟泡沫,讓日本“失去20年”,更把鬥了半個世紀的蘇聯給玩解體了。

36年後的中國,經濟上取代了80年代日本的地位,政治上取代了80年代蘇聯的地位,可以預見的是,此次特朗普減稅衝擊最大的,必然就是中國。

簡述特朗普稅改:

如果用一句話來解讀特朗普的減稅法案,一言以蔽之:

對內減稅將為美國經濟繼續強勁復甦,注入新的動力,是一針扎紮實實的強心劑;對外就是美國不惜一切代價,在全球吸引人才、財富、產業湧入美國。

當稅改完成後,全球的人才、資本,產業,都開始向美國湧入,這將意味著未來,美國的工業科技,在多重利好之下,將有量變引發質變,取得爆髮式的增長。

而與此同時,隨著全球的人才、資本、產業的外流,也將刺破全球其他國家的資產泡沫,甚至引發大規模的動蕩。

中國目前的現狀:

宏觀方面:過度依賴投資的經濟模式面臨較大下行壓力,金融槓桿高、資產泡沫大、政府和企業債務風險、貨幣超發匯率承壓……

企業方面:產能過剩、債務槓桿過高、宏觀稅負過高、漲價去庫存、環保關企業、人力成本逐年上升……

居民方面:居民加槓桿接盤高房價、提前透支未來幾十年消費能力、人口老齡化、未來就業形式不佳……

特朗普稅改對中國的巨大衝擊

美國加息我們可以配合加息,頂多刺一下地產泡沫,但是美國減稅我們卻無法跟上,稅務上一減一加之間,必然導致我們的產業、資本和人才的外流。而泡沫的刺破和產業的外流,必然會導致中國經濟的大規模動蕩

第一,刺激在大陸的美國資本迴流

由於更低的稅負環境,更透明的政商關係,以及對沖人民幣貶值的影響,在中國的美國資本,將更有動力撤離中國,尤其是在特朗普稅改法案里對海外利潤迴流的稅收框架的改變,會更進一步刺激美國公司的撤離。

美國資本的撤離,一方面會降低就業和居民收入,但另一方面也給中國本土企業以新的發展機會。

外資的撤離,會給這些本土企業重新發展的機會。但沒有了"鯰魚效應",行業如何實現迭代升級,又將是經濟面臨的新的問題。

第二,資本外流的壓力

資本外流的壓力,除了外資企業的利潤迴流和投資撤離之外,還表現為金融市場資本外流的壓力。

隨著減稅計劃的實施,美國經濟將獲得消費和投資增長的強勁支撐,其經濟表現很可能會在全球範圍內一奇絕塵。屆時其資產價格的表現,也可能在經濟基本面的支撐下,優於中國市場。

資本追求更高更確定的收益,自然會有動力流入美國。

第三,人民幣重回貶值通道

今年初以來,人民幣從6.9的水平一路高歌猛進,升值反彈至6.4的高點,又重新進入下降通道,貶值到最新的6.6.

在特朗普稅改落地後,疊加美聯儲持續的加息和縮表,我認為人民幣的貶值壓力,遠未釋放。未來的一段時間,人民幣將重回貶值通道,未來一年之內,有相當可能繼續回到7附近。

強勢美元,疊加資本外流的壓力,對人民幣來說,就構成了雙重的貶值壓力。

第四,中國的資產價格泡沫可能被動萎縮

眾所周知,這裡的資產價格泡沫,指的是房價。

在"凍樓"的行政干預與嚴格的資本管制下,資產價格的破裂,發生的可能性很小。但是隨著美國經濟三大組合拳的持續施壓,中國資產價格泡沫,將持續承受被動萎縮的壓力。

這三大組合拳即是:加息+縮表+減稅。

邏輯簡單而清晰:

美國未來持續的加息會繼續拉大中國兩國的利差,這在利率平價的底層規律下,會對人民幣形成中期的貶值壓力。

中國為了維持相對均衡的利差水平,不得不在某個時點(可能在本月或明年上半年)被動加息(儘管中國央行的自主性在增加,但還遠遠未到可以脫離美聯儲獨立制定貨幣政策的地步),而(持續)加息往往是刺破資產價格泡沫最有力也是最根本的工具,效果相當於釜底抽薪。

縮表其實和加息的效果類似。簡單來說,就是美聯儲收回市場上過多的美元,這會對美元形成支撐。強勢美元會讓人民幣形成壓力,中國央行要保持匯率穩定,必須同樣"縮表",收回市場過多的人民幣。

只是在中國的縮表,更多地表現為商業銀行系統的去槓桿,而商業銀行去槓桿,最直接的影響,便是房地產的去槓桿。

而減稅的邏輯,則是通過降低美國企業和居民的負擔刺激投資和消費來刺激經濟增長,進而引導全球資本流入美國,進而也會對人民幣資產形成下行的壓力。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中產先生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財經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