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魏京生:小布希總統給我的「低端」朋友簽名 樂呵呵的

——什麼是低端人口?

低端人口這個詞,很像納粹種族主義的名詞劣等種族。納粹歧視別人的種族,共產黨歧視自己的種族,是比納粹更純粹的種族主義。低端人口這個名詞,也很像俄國人學習蒙古人的封建農奴制思想。古代北方游牧民族把俘虜的牲口和人口統稱為多少多少口。中共把它進化成為了機器螺絲釘論,實質上就是把人民當作了能夠工作的牲口。

上個月,北京的新領導清除了幾百萬所謂的低端人口。這一法西斯行為招致了一大批有良心的知識界人士的抗議,隨後也遭到了香港和世界各國媒體的抨擊。

有些國際媒體直接把這個事件和希特勒的納粹黨的行為作了個比較,結果發現性質基本相同,規模則比納粹滅絕猶太人的規模大得多。唯一不同的是納粹歧視的是外族人,中共歧視的是本民族的人。從理論上講是更純粹的種族歧視,或者稱為階級歧視更精確一些。

怎麼會有階級歧視呢?不是說共產黨是所謂的無產階級政黨嗎?怎麼會歧視無產階級,還把他們叫做低端人口?那麼什麼才是高端人口呢?看上去就是那些掌握政權的,居於有權有勢地位的官僚資產階級,和依附於他們的所謂中產階級既得利益者們,才夠得上高端至少是中端人口。他們覺得他們有資格歧視別人,他們是精英嘛。

這種精英意識是從封建社會延續下來的等級觀念。因為某種原因佔有優勢地位的人,覺得他們天生或者後天比別人的血統高貴,有歧視他人的資格。從蘇聯傳來的布爾什維克思想,正是這種種族主義的思想。這和他們聲稱的祖師爺共產主義,沒有血統上的關係。和他們聲稱的無產階級專政,也沒有半毛錢的關係。是純種的封建意識形態,是在專無產階級的政。

當然了,他們的馬屁文人和御用學者幫助他們找到了一個好聽的名詞,叫做精英治國,而且治得心安理得。因此也就可以歧視得名正言順了。在民主國家不就是精英治國嗎?當然是。可是我在西方生活了這麼多年,沒有感覺到這種階級歧視。

我的一個美國鄰居是個工人,很崇拜小布希總統,希望我幫助他給總統的畫像搞一個親筆簽名。小布希樂呵呵地說著笑話就簽了,沒有感覺給一個普通工人簽名是降低了身份,或者浪費時間。

我沒有感覺到小布希表現出一絲一毫的貴族精英意識。而且他已經下台,沒有拉選票的需要。這就是平等的意識形態。

可是你看看中文媒體,一說到有權的或者有錢的大人物,滿嘴的貴族調調。甚至開個飯館都要叫什麼海皇呀,地皇呀,什麼什麼皇的。這就是典型的封建意識形態。這不是中國傳統的,而是西方傳來的封建思想,布爾什維克農奴制思想。

低端人口這個詞,很像納粹種族主義的名詞劣等種族。納粹歧視別人的種族,共產黨歧視自己的種族,是比納粹更純粹的種族主義。低端人口這個名詞,也很像俄國人學習蒙古人的封建農奴制思想。古代北方游牧民族把俘虜的牲口和人口統稱為多少多少口。中共把它進化成為了機器螺絲釘論,實質上就是把人民當作了能夠工作的牲口。

不過這種把人民當作牲口的意識形態,並不違背資產階級的意識形態,當然更不違背官僚資產階級的意識形態。經營企業的人們習慣於計算勞動力,把人抽象成為沒有人性的勞動力。這就需要一個強調人性的社會制度,和與其相適應的意識形態。民主制度就是這種可以抑制資本主義非人性部分的制度。

而中國現在不僅接受了農奴制的意識形態,而且正在發展著早期那種純粹的資本主義,非人性的純粹市場經濟,而沒有西方民主國家的人權保障和社會調節。所以一方面是精英們暴富,絕大多數人貧困;另一方面是階級分化,不把人當作人。這是制度決定的,不是個別人的毛病。不改變一黨專政的制度,這種現象就會層出不窮,無休無止。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自由亞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