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好文 > 正文

文武:毛澤東高度評價魯迅 因為充當了中共破壞傳統文化的刀手

對魯迅評價最高的人就是中共的黨魁毛澤東。而中國著名的作家蘇雪林卻是這樣評價魯迅的。她說:「魯迅褊狹陰險,多疑善妒,色厲內荏,無廉無恥,玷辱士林之衣冠敗類,二十四史儒林傳所無之奸惡小人,在文壇興風作浪,含血噴人,其雜文一無足取,禍國殃民。」並說:「魯迅勾結日本特務機關內山書店,行動詭秘」。就是做一些見不得人的勾當。」

魯迅是1881年9月25日生於浙江紹興城內東昌坊新台門周家,死於1936年10月19日。魯迅在沒有與他妻子朱安離婚的情況下,就與他的情婦許廣平在外面同居,長期不歸家,而他的妻子朱安仍然在家一心照顧魯迅年邁的母親。

魯迅死後,對魯迅評價最高的人就是中共的黨魁毛澤東。他說:“魯迅是中國文化革命的主將,他不但是偉大的文學家,而且是偉大的思想家和偉大的革命家。魯迅的骨頭是最硬的,他沒有絲毫的奴顏和媚骨。這是殖民地半殖民地人民最寶貴的性格。魯迅是在文化戰線上,代表全民族的大多數,向著敵人衝鋒陷陣的最正確、最勇敢、最堅決、最忠實、最熱忱的空前的民族英雄。魯迅的方向,就是中華民族新文化的方向,就是新生命的方向。”

毛澤東把魯迅讚揚為中華民族新文化的方向,是新生命的方向,把魯迅說成是中華新文化運動的旗幟。

而中國著名的作家蘇雪林卻是這樣評價魯迅的。她說:“魯迅褊狹陰險,多疑善妒,色厲內荏,無廉無恥,玷辱士林之衣冠敗類,二十四史儒林傳所無之奸惡小人,在文壇興風作浪,含血噴人,其雜文一無足取,禍國殃民。”並說:“魯迅勾結日本特務機關內山書店,行動詭秘”。就是做一些見不得人的勾當。”

蘇雪林還說:“魯迅病態心理將於青年心靈發生不良之影響也,魯迅矛盾之人格不足為國人法也,左派利用魯迅為偶像,恣意宣傳,將為黨國之大患也,陰險,多疑,善妒,是一個刻毒殘酷的刀筆吏,陰險無比,人格卑污又無恥的小人,不近人情,睚眥必報。魯迅的雜文文筆尖酸刻薄,無以倫比,含血噴人,無所不用其極。以魯迅一生行事言之,二十四史儒林傳不會有他的位置,二十四史文苑、文學傳,像這類小人確也不容易尋出。”

她說:“魯迅讀書老是讀一個時期便換學校,當教員也愛跳槽,想必是歡喜同學校當局摩擦,或與同事鬧脾氣,亦可見他與人相處之難。”

她說:“人家奉獻給他的頭銜不可勝數:‘東方的尼采’、‘中國的羅曼・羅蘭’、‘中國的蕭伯納’、‘中國的高爾基’,喊得洋洋乎其盈耳,魯迅聽了並非不笑,不過不是聽人頌揚他敵人的恥笑,而是點頭得意含著嘉許的微笑。我以為世上癖好阿諛的人,魯迅可算第一。”

1967年,蘇雪林將自己對魯迅的評價大部分收進在《我論魯迅》(愛眉出版社)。有興趣的朋友可以去查一查蘇雪林是如何評論魯迅的。

不相信魯迅是個小人的人,也可以在網上搜一下,看看魯迅用過的筆名究竟有多少。我在網上搜了一下,發現魯迅用過的筆名竟然有一百八十三個之多,如此善變之人可見一般。

魯迅最有名的文章,就是在中共前雜誌《新青年》上發表的《狂人日記》,在此文中他說:“凡事總須研究,才會明白。古來時常吃人,我也還記得,可是不甚清楚。我翻開歷史一查,這歷史沒有年代,歪歪斜斜的每頁上都寫著‘仁義道德’幾個字。我橫豎睡不著,仔細看了半夜,才從字縫裡看出字來,滿本都寫著兩個字是‘吃人’!

書上寫著這許多字,佃戶說了這許多話,卻都笑吟吟的睜著怪眼看我。

我也是人,他們想要吃我了!”

魯迅寫的整篇《狂人日記》,就圍繞著兩個字“吃人”。在49年前,在中共篡政之前,一個文化人能夠變態成象魯迅這個樣子,也算是一個“奇蹟”,難怪蘇雪林說魯迅是:“陰險,多疑,善妒,是一個刻毒殘酷的刀筆吏,陰險無比,人格卑污又無恥的小人”。

也難怪中共的前黨首毛澤東是那樣的高度評價魯迅。這樣我們也就更明白了,中共為什麼要把魯迅的文章放進中國大陸學校的教科書里了。

正如《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一書所說的:僅從常識角度說,咒罵別人的祖先是對其人格的巨大侮辱,“欺師滅祖”被視為大逆不道的行為。共產黨要切斷人和神、祖先的聯繫,就要帶頭咒罵中華民族的祖先,詆毀、摒棄中華傳統文化。在中共及其無恥文人看來,中國古代的帝王將相、才子佳人“沒有一個好東西”。如此侮辱自己民族的祖先,在世界歷史上都是絕無僅有的。中國人被共產邪黨帶領著反神、滅祖,毀滅文化,走在一條極其危險的不歸路上。

中共竊取政權之前,利用對中國文化抱虛無主義態度的變異文化人詆毀中國文化。這些人未必打著共產黨的旗號,卻起到了共產黨想起到、而當時還無法起到的作用。這種看似不來源於共產黨的聲音更能迷惑人。一個典型的例子就是魯迅。

毛澤東說魯迅“就是這個文化新軍的最偉大和最英勇的旗手。魯迅是中國文化革命的主將”。“魯迅的方向,就是中華民族新文化的方向。”

由於中共的大力吹捧,並長期把魯迅的文章作為中學教科書的重點篇目,魯迅對“批判傳統文化”所起作用之廣、影響之巨、對傳統文化殺傷之大,連正牌的共產黨員也少有出其右者。直到今天,魯迅種種不負責任、惡毒怪誕的言論仍然對中國知識分子起著巨大的負面作用。

魯迅一生坎坷,怨恨之氣盛,自稱“向來不憚以最壞的惡意來揣測中國人”。共產邪靈把這個“文化大流氓”的一腔怨恨引向了中華傳統文化。

魯迅對傳統文化,中國歷史的態度就是全部否定。在發表的第一篇小說《狂人日記》里,他借書中人物之口宣稱:中國的歷史上只寫著兩個字——“吃人”。

我從網上搜了下魯迅的身世,魯迅少年時代算得上是個富裕人家的公子。但是,從他12歲那年起,1893年,他的祖父周介孚因事下獄父親周伯宜又抱重病,家產中落,全家避難於鄉下。每每為父親出入於質鋪及藥店,便遭人冷眼。1896年,他的父親去世。家境益艱。魯迅於本年開始寫日記。1897年,他們家族開會分房,分給魯迅他們的既差且小,魯迅拒絕簽字遭到叔輩們斥責,倍感世態炎涼。

從魯迅青年時的經歷來看,他也是人世坎坷,但是這一切,他不是遵守中國傳統文化中的道理,不相信人的命運有天數,不相信善惡有報的天理。反而,從此仇視上了社會,仇視上了傳統,仇視上了祖宗,由於魯迅的這種仇恨思想,這就註定了,他以後文學創作的路數了。

魯迅所有的文學作品,中心內容就是反傳統、反道德、反禮教。正好中了中共要毀滅人類的計劃,中共毀滅人類的計劃中,就是要從反中國傳統文化開始、從反中國傳統道德開始,中共就是要通過反中國傳統文化將中國人的根給撥掉,這樣一來,魯迅正好成了中共的好戰友、好夥伴了。他死後也就自然成了中共竊政後利用的一個好棋子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