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社會觀察 > 正文

沒人騎的單車 生意寡淡的飯館:這兩天里真實的烏鎮

陳勵把店裡最後一筆賬算完,穿上毛呢大衣,拉上了麵館的捲簾門。

店門口停著一輛最新款的摩拜單車,通體橙色,車身線條時尚動感。她盯著單車猶豫了一會兒,還是把手機揣回了兜里。

‌‌“烏鎮晚上還是挺冷的,我走回家吧。‌‌”說完,便和我道別。

時間已經是深夜12點,我住的酒店離這兒不遠,剛吃完熱騰騰的面,身體尚且暖和著,自然也沒有騎車回去的必要。

走著走著,我回頭看了看那輛最新款摩拜單車。昏黃燈光下,它孤獨的橙色和烏鎮老街顯得特別格格不入。

陳勵是烏鎮上一家麵館的服務生,生得很俊。我剛入座,她就推薦了店裡特色的鱔片腰花面。

也不知道現在的媒體,尤其是網路自媒體有什麼魔怔,好好的一場世界互聯網大會,愣是報道成了互聯網飯局。似乎大家的興趣點總是在丁磊設的宴席上。今年仍像往常一樣傳出了菜單。

可在我看來,最地道的烏鎮美食莫過於這街頭巷尾的蒼蠅小館。

烏鎮菜系,隸屬江浙菜,講究清、鮮、脆、嫩,注重原汁原味。烏鎮人製作菜肴,按時令就地取材,按季節調配飲食。一杯小酒,一碗羊肉,或用新軋的細面下一碗羊肉面,灑上碧綠嫩黃的蒜葉薑末,吃得心滿意足。

聽說,今年丁磊又搬出了自家味央黑豬,還請來《舌尖》系列的美食顧問陳立,打造了一款‌‌“肉夾饃‌‌”。

我是不懂在溫婉的江南水鄉大啖肉夾饃是什麼玩法,味覺上總不如一條腌制入味的白水魚來得地道。

‌‌“丁磊的宴席‌‌”一年又一年地霸佔著媒體頭條,可咱們普通人卻無福消受。當你飢腸轆轆走在烏鎮深夜的街頭,假如問一問路邊濃重江浙口音的老翁,他多半會將你指向20元就能吃得舒舒服服的尋常麵館。

陳勵告訴我,因為舉辦互聯網大會,這兩天鎮上來了不少人。

‌‌“那你們生意應該不錯吧。‌‌”老實說,烏鎮的面真是一絕,我咬著腰花面,口齒不清地問。

沒想到她嘆了口氣。

‌‌“才不會,這兩天生意很淡,因為遊客都不讓進了。‌‌”她遞給我一個辣鴨頭,‌‌“開會的人很少跑到景區外面來吃飯,比起平時的遊客少多了。‌‌”

我這才想起剛才一路經歷的層層安檢。

晚上6點下了高鐵,剛出桐鄉站,就有荷槍實彈的警察分立兩側,檢查完身份證才能出站。浙江團委同志接我的車因為有著通行證才能順利進入了景區。邊上好幾輛專車模樣的私家車都被攔住了。

陳勵告訴我,她有不少同學都在烏鎮做旅遊行業生意。

有嚮導、有酒店前台、也有在KTV做的。那些在KTV做的小姑娘大多11月25號開始就一直待在家裡,一般得到5號大會結束後才來上班。

‌‌“幾年前開始開會之後,每年這時候都這樣。‌‌”

除去這幾日的麻煩,烏鎮的交通已經算是相當便利。不僅汽車站四通八達,相鄰的桐鄉市火車站也不過幾十公里。

烏鎮景區內部更是共享單車的世界。最新款的摩拜單車在北上廣尚屬少見,作為嘉興市下轄桐鄉市的一個小鎮,這裡卻布滿了最新款單車。

為什麼摩拜會如此重視這樣一個小鎮,或許出席世界互聯網大會的摩拜單車CEO王曉峰有他的答案。

只是,白天還熙熙攘攘的烏鎮,到了晚上卻只剩孤零零的單車停靠在街頭。

剛落腳烏鎮那會兒,我決定先去明早的會場探探路。閑逛古鎮即將迷路之際,可算找到兩個同齡的小哥問路,問完攀談了幾句。

一個名叫余順的小哥告訴我,他是大會的安保,今晚輪到他值班。我正感嘆國家級會議的安保之嚴密,他卻笑了笑。

‌‌“今年習大大沒來,安保要求已經比去年低很多了。‌‌”他指了指身上的棉衣,‌‌“領導不想讓路上有太多警服,就讓我們都穿了便衣。‌‌”

沒看出來,看似瘦小的小哥竟然是杭州某個警校的在讀學生。想必即便赤手空拳也能把我輕鬆放倒吧。

沒聊多久,余順的幾個同學興緻沖沖地跑來找他吃雞。他以值班的名義把他們打發走了。

安保都偽裝成了便衣後,會場內身穿統一藍色大衣的志願者就特別顯眼。

志願者蕭蘭是一名杭州傳媒大學的女大學生,她高挑的身材配上藍色大衣看起來相當舒服。

一個巧合的機會讓她看到了互聯網大會的報名方式。由於大多數志願者都要被安排對接單獨的參會嘉賓,嘉賓不分國界,所以口英語水平是成為志願者必要的通行證。

‌‌“英語不好的同學都去做了禮儀。‌‌”

因為這些外鄉人的加入,烏鎮峰會紅紅火火地安穩運轉。

回酒店辦理入住時,我向前台打聽了景區的位置。說到會展中心所在的西柵時,她告訴我這裡已經沒有居民了。

等我安頓完,晃晃悠悠獨自閑逛到西柵附近時,我才發現所謂的沒有居民是什麼含義。

道路兩旁除了各類特色餐廳、就是各種主題酒店、以各色休閑場所。可在遊客被限制入內的當口,他們只能靠三五小聚的參會公司員工撐門面。

原本烏鎮的西柵並不是這樣的,它是一個只有6萬平方米的落魄小鎮。西柵脫胎換骨的改變是因為一個土生土長的烏鎮人,其名陳向宏。

1999年大年初一,時任桐鄉市政府辦公室主任的陳向宏奉命來到家鄉烏鎮指揮一場火災後的安置工作。從此他的人生就和家鄉緊密纏繞在一起。

正是陳向宏一手策划了烏鎮轉型旅遊城鎮的改革策略。其中就包括撤離所有居民,將西柵擴建為50萬平方米的專業景區,大力開發旅遊基建和酒店民宿業。

這麼多年下來,才有去年烏鎮高達14.6億元的旅遊收入、吸引930萬次遊客的壯舉。再加上2014年永久落戶烏鎮的世界互聯網大會,政府施行全境開放式的免費WiFi,讓烏鎮成為激進改革並且大獲成功的典範。

然而,這一切都屬於熱鬧的白天。

當夜晚走在水鄉街頭,難以嗅到的煙火氣息讓人無處可逃,最終路邊亮著白熾燈的麵館成為唯一的救贖。

第二天早晨,我走出酒店時那輛摩拜單車已經不見了。或許是某個行色匆匆的參會者一早騎去了會場,讓它在喧鬧的白天又回歸到屬於互聯網時代的顯赫地位。

看著信號滿格的i-zhejiang免費WiFi,我連上手機趕向會場,無暇回顧那個已經消失的江南水鄉。

(萍水相逢不問出處,文中人物均為化名)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陳柏聖 來源:創業邦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社會觀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