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大陸 > 正文

網信辦副主任北大演講遭挑戰 紅黃藍和北京排華為何被封殺

北京時間11月25日,中央網路安全和信息化領導小組辦公室、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簡稱網信辦)副主任任賢良,在北京大學百年紀念講堂作主題演講,題目是“以黨的十九大精神為指引,紮實推進網路強國建設”。

面對“紅黃藍”幼兒園虐童事件和北京清退“低端人口”的輿情,曾在新聞一線工作過多年的任賢良表示:“如果你要反映事實,哪怕是一些批評意見,我們也要保護你的發言權,但對那些造謠的,特別是惡意造謠的,上來就說是什麼“老虎團”啊,說什麼是虐童、性侵啊,你這樣的造謠,我們當然就要進行管控。沒什麼不好意思、溫良恭儉讓的,國家的法治就是要維護這種互聯網上的公共秩序。”

在北大百周年紀念講堂上,北大法學院本科生提問:現在民眾很多時候發聲不能依賴傳統媒體,但在微博等新媒體上,我們看到有些帖子前一秒還在熱搜榜上,下一秒就被拿下了,想問問您怎麼看待這種“下熱搜”的事,還有最近發生的“紅黃藍”幼兒園事件?

任賢良回應稱,對那些造謠的,上來就說是什麼“老虎團”啊,說什麼是虐童、性侵啊,我們當然就要進行管控。沒什麼不好意思、溫良恭儉讓的。

再有學生提問:現在對網路謠言的處理方式,我覺得像頭痛醫頭、腳痛醫腳。我覺得,如果謠言傳播能造成這麼多影響,說明(這種謠言所基於的話題是有必要深入討論的)。謠言影響可以很大,也可以很小,如果輿論引導得好,謠言也不會造成很大影響,可為什麼現在要把出現謠言的話題全部屏蔽掉?

任賢良:你能不能把問題說清楚一點?

提問學生:我已經說得很清楚了。

任賢良不再理會,直接跳過了這個問題,開始尋找下一位提問者。

而更為諷刺的是,正當中共的網路水軍在網上大肆刪除所謂網路謠言的同時,第四屆世界互聯網大會12月4日在烏鎮拉開帷幕,美國的微軟,谷歌,蘋果以及中國的阿里巴巴,百度,騰訊等網路巨頭紛紛與會,在網路受到高度監控的中國召開的世界互聯網大會引發外界的高度關注。

法國世界報評論就指出,由已落馬人稱網路沙王的魯煒推動的烏鎮世界互聯網大會的召開是中國對外輿論戰的一大成功,北京因此不再因其網路封鎖政策而在國際舞台處於被動。中國的網路封鎖模式如今毫不遮掩地曝光於全球媒體,這一點在烏鎮的西方媒體的記者深有體會。

國際大赦組織日前表示,北京主辦世界互聯網大會令人“後背發冷”,因為此舉意味著北京要向全世界輸出網路監控鎮壓概念。這大會的口號是“互聯互通,共享共治”。

中共當局對互聯網的封鎖牽制受到關注。法新社引述大赦國際研究員倪偉平指出,中國的網路模式是鎮壓的模式是將監控推向極致。他擔心北京將其互聯網監管規則推廣成全球網路監管模式。

中國國家網信辦於9月7日印發了《互聯網群組信息服務管理規定》,要求微信群、微博群、QQ群等群主履行其管理責任,即“誰建群誰負責”,“誰管理誰負責”。消息傳出,微信群和微博群等立即炸開了鍋。

這些網路群組,特別是微信群早已不是一股可以小覷的力量。2017年4月底,騰訊企鵝智酷發布了一個關於微信群的《2017用戶&生態研究報告》,指出微信每天產生70萬篇文章,已成為群友閱讀新聞的第一渠道,其新聞影響力已經超過了新聞網站和電視。這些數據顯示,微信群對中國經濟、輿論和政治的影響力都在迅速上升。對網信辦的《規定》,這個龐大具有影響力的微信群炸開了鍋,有歡呼讚揚的,有恐懼應對的,有冷嘲熱諷的,有憤怒聲討的,亦有插科打諢的。

任賢良長期在中共宣傳系統工作,1998年到2013年期間擔任山西省委宣傳部副部長,在進入網信辦之前,曾擔任新華社記者、新華社陝西分社社長、陝西宣傳部常委副部長等職務,在互聯網管控上態度堅決。

而已經落馬的魯偉,一直被海外媒體認為是強硬的中共網路政策代表。有中國「網路沙皇」之稱,因被稱為「有權決定億萬網民看什麼」登上2015年《時代》最具影響力人物榜。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阿波羅網陳茉莉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