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讀書:何清漣之中國經濟崩潰的過程

出中國共產黨經歷過去40年改革,已經在「摸著石頭過河」的過程中,造就了一種人類歷史上從來沒有過的政治經濟制度,即「共產黨資本主義」(communist capitalism)體制,特點是將共產黨專制政治與資本主義相結合,它有另一個美麗名字:「中國模式」,這制度的演化史分兩階段,首先是49-79三十年,當時以消滅資本主義起家的共產黨,經歷了社會主義經濟體制的失敗之後,決定改用資本主義經濟體制來維繫共產黨政權的統治

過去十年國際社會就是徘徊在中國崛起、中國崩潰兩個極端之間,起初是崛起帶來威脅,然後是崩潰帶來更大威脅。至於香港,由“手機叫雞”大教授到本土派網民,都熱衷於談論“支爆”(即中國經濟崩潰),教授說因為 大陸可以用支付寶來召妓,經濟發展一日千里,所以“支爆”不會來。而香港一大班馬屁精吹噓中共的發展模式,他們的樂觀程度,遠超過共黨領導,並致力在學校內推廣。

支爆是過程

今天我介紹一本關於“支爆”的中國形勢分析作品:何清漣、程曉農合著《中國潰而不崩》,潰是指社會潰敗,包含生態環境、道德倫理等人類生存條件,不崩是指政權,即中共政權不會在短期內崩潰,作者預測今後10-20年間,中國將保持這種潰而不崩的狀態。換句話說,支爆是個過程,不是單一爆炸性事件。

作者指出中國共產黨經歷過去40年改革,已經在“摸著石頭過河”的過程中,造就了一種人類歷史上從來沒有過的政治經濟制度,即“共產黨資本主義”(communist capitalism)體制,特點是將共產黨專制政治與資本主義相結合,它有另一個美麗名字:“中國模式”,這制度的演化史分兩階段,首先是49-79三十年,當時以消滅資本主義起家的共產黨,經歷了社會主義經濟體制的失敗之後,決定改用資本主義經濟體制來維繫共產黨政權的統治;第二階段是共產黨通過市場化將手中的權力變成巨額財富,化身成為各行各業巨型資本家,掌握、壟斷了中國社會的大部份財富,製造了極端的貧富分化。作者認為這種利益格局,“使紅色權貴和紅色家族的內部儘管派系林立,但他們都更需要維持中國共產黨政權的長期統治。只有中共政權才能保護他們的財產和生命安全,並保障他們通過政府壟斷的行業繼續聚斂巨大的財富。

當中共在經濟上放棄了公有制的同時,政治上卻將權力私營化,變成紅色權貴特權。盧梭在《社會契約論》的名言:“財產不可公有、權力不可私有,否則人類必將進入災難之門。”中共兩樣都做了。

嚴防內部崩潰

今天吹噓的中國模式並非甚麼奇蹟,只是共產黨集中一切資源,不惜透支未來、污染生態環境,貧富懸殊及犧牲人民健康,這種掠奪方式創造出來的GDP增長,只是四小龍模式的翻版。而紅二代官二代及幹部在這過程中,將人民的資產變成了自己私產。作者認為共產黨權貴之腐敗,強盜式掠奪行徑的泛濫,使這個政權面臨政治高風險狀態,於是形成兩個世界獨有現象,官員擔心掠奪來的財富有政治風險,紅色精英紛紛移民買政治保險,而中國則成了世界上最大的資本外逃國,與此同時,極力發展維穩體系遏止不滿聲音,紅二代政權一方面打壓公民社會,一方面大力反腐,追討外流資產,將極權政治從內部崩潰的可能性降低到儘可能低的程度。

《中國潰而不崩》指出這種掠奪式經濟發展,會自己種下衰敗的禍因,經濟越發展社會越潰爛的結構矛盾。

潰爛的社會

大陸社會因“共產黨資本主義”的掠奪性破壞,自然環境、社會道德及貧富差距已經變成無法解決的結構性問題,因此社會只會一直潰爛下去,但共產黨因應持續出現的經濟危機,會變得更集權、更高壓,社會力量無法產生替代體制,即使出現反抗,也將是歷朝農民叛亂或貧窮階層毛澤東式造反。這種潰而不崩的局面,與晚清何其相似,乾隆之後由盛而衰,1841年鴉片戰爭至1911辛亥革命,中間經歷了七十年潰而不崩的局勢。

香港人對“支爆”要有認識,不應停留在喊口號層面,如果支爆是過程,是重複出現的金融經濟危機,這表示共產黨管治手段只有更緊更狠,嚴防香港影響其穩定。這就是說從政者應該認識的大局!

撰文:劉細良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