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國際 > 正文

川普耶路撒冷決定的法律基礎

遊客在耶路撒冷老城猶太人禱告的西牆(又名哭牆)前(2017年6月26日)

川普總統正式宣布承認耶路撒冷為以色列的首都之後,支持和抗議的聲浪此起彼伏。美國大多數法律專家認為,作為行政部門的首腦,總統有權做出這類決定,但是在此舉是否符合國際法方面,專家們存在很大分歧。

總統外交事務的酌情權

以色列邊界警衛把手在特拉維夫的美國大使館(2003年3月17日資料圖片)

美國總統川普12月6日正式宣布承認耶路撒冷為以色列的首都,並指示將美國駐以色列大使館從特拉維夫遷至耶路撒冷。圍繞這一歷史性事件,美國法律專家從國內法和國際法兩個方面就川普這一決定合法性進行了辯論。

“美國猶太人委員會”法律總顧問馬克·斯特恩(Marc D. Stern)指出,根據美國一項法律原則,總統在對外事務中是代表國家的唯一機關,換句話說,美國的外交政策基本上不是由國會或法庭,而是由行政部門來決定的。

斯特恩說:“根據美國法律,總統幾乎可以全權酌情決定承認哪些國家為合法政府,如何為美國法的目的定義其疆界,以及在何處設立美國大使館等。他基本上無須得到任何人的許可,就可以就我上面所說的事情做出決定。”

首都華盛頓市律師內森·列文(Nathan Lewin)補充說,作為行政部門的首腦,川普決定把大使館遷至耶路撒冷,完全在他總統的職權範圍之內。

他說:“總統是行政部門的首腦,負責美國國務院,而美國國務院設立並負責大使館。總統有權決定大使館應該設在什麼地方,這是他作為行政部門首腦許可權的一部分,同時他也負責處理美國的外交事務並領導美國國務院。”

立法和判決有利於總統

專家指出,美國國會1995年通過的《耶路撒冷使館法案》進一步加強了總統已有的做出此類決定的權力。該法案指出,美國承認耶路撒冷為以色列的首都,並指示政府在1999年5月31日之前在耶路撒冷設立美國大使館。

該法案允許總統出於國家安全利益推遲遷館,因此歷任政府為了不觸碰這個燙手的山芋,一再延緩搬遷行動,但按規定必須每6個月向國會通報一次並簽署一份放棄書。川普總統遷館的決定,改變了美國數十年來的外交政策。

此外,美國法庭的判決也為川普的遷館決定提供了法律依據。2015年6月8日,聯邦最高法院針對國會2002年通過的一項護照法規判決指出,耶路撒冷的地位問題是一個“敏感話題”。美國憲法給予總統承認外國政府的專有權力,言外之意,只有總統有權承認哪一方擁有耶路撒冷的主權。

這項護照法規規定,在耶路撒冷出生的美國公民或其監護人如果提出請求,美國國務院必須在其護照上註明出生地為以色列,以表明耶路撒冷是以色列的一部分。但是,從小布希到奧巴馬,美國政府一直拒不執行這個法律,理由是國會通過的這個護照法規干擾了憲法賦予總統處理外交事務的權力。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美國之音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國際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