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一觸即發 朝鮮武庫及可能攻擊中國的戰略目標曝光

——原標題:朝鮮可能攻擊中國的戰略目標及防範

朝中社平壤今年曾發表題為《不要再做亂砍朝中關係支柱的貿然言行》文章,嚴重警告中國,朝鮮已是最強的核國家,不要再無謂地企圖考驗朝鮮的忍耐的界限,並面臨可能帶來的嚴重後果。

中國對此言論要保持高度的警惕,做好中朝關係全面破裂和爆發戰爭的準備及應對,因為朝鮮已經公然以核武來威脅中國。

金正日對朝鮮的邏輯闡述得最清楚:“如果朝鮮政權不存在了,這個世界也就沒有存在的意義了。”這是說給中國聽的,也是說給全世界聽的,我們不要怪金家事先沒有警告。

一旦中國與朝鮮發生戰爭狀態,朝鮮在喪心病狂的情況下,極有可能孤注一擲,動用核導彈和生化導彈對中國重大的戰略目標進行攻擊。對於中國而言,不要說重大的戰略目標,使一個三線人口的城市受到這樣的攻擊,也是不可承受之重。對此,中國必須未雨綢繆,要保持高度的警惕和做好萬全的防患措施,否則連亡羊補牢的機會都沒有。

美國中央情報局估計,朝鮮現有約10枚核彈頭,威力相當於當年投到廣島原子彈的20倍以上,對地區安全具有災難性的威脅,特別是對中國東北。

朝鮮核設施分布圖(本圖及以下圖片除標明外皆來自網路)

朝鮮擁有世界第三大規模的生化武器儲存,主要是神經毒劑和窒息性毒劑等15種以上化學武器2500噸至5000噸,分散在全國各地。朝鮮可以用迫擊炮、火箭炮和導彈發射化學彈。朝鮮僅憑庫存的化學武器就足以使朝鮮半島全部人口死亡。

朝鮮生化武器儲存倉庫分布圖

朝鮮的導彈技術不一定有精確攻擊中國的軍事戰略目標的能力,但它有足夠的能力攻擊數目龐大的非軍事戰略目標。

中國的一級非軍事戰略目標

北京、上海和三峽大壩,這是中國的三個最重大的非軍事戰略目標,是不能有一點閃失的。北京和上海在中國的政治和經濟上的重要意義無需解釋,三峽大壩更是關係到長江下游六省市幾億人的生命安全。北京、上海和三峽大壩都部署有從俄羅斯引進的S-300反導系統,被朝鮮導彈擊中的可能性比較低。

根據計算機模擬,當三峽大壩被100萬噸當量的核武器直接命中時,會產生1000米潰口。朝鮮的核武目前尚不具備這樣的攻擊力,而且三峽大壩除了反導系統的保護,還有以三峽大壩為圓心,從裡到外按陸軍防空部隊、空軍防空部隊、空軍航空兵多層循序防務配置。

三峽大壩

保衛三峽大壩的反導系統

依朝鮮的導彈技術目前尚不具備對這三個最重要的非軍事戰略目標攻擊的能力。

中國的二級非軍事戰略目標——核電站

中國目前運營的核電站都在朝鮮的導彈射程範圍內。見圖:

中國核電站分布圖

核電站雖然具有相當強的防護措施,但用先進的重型彈藥炸開內殼造成重大核泄露,在技術上是有可能做到的。

通常核電站外殼是1米左右的混凝土,高爆重型炸彈可以炸開。而內殼通常是20到40厘米左右的鋼板,超過了當今先進戰列艦的裝甲厚度,重型炸彈有可能炸裂。如果採取重磅鑽地彈頭,特別是採取多枚巡航導彈打擊,第一枚掀掉外殼,第二枚直取內殼,打穿核反應爐,使反應爐瞬間氣化,將核廢料伴隨著蘑菇雲散布到空中。但是朝鮮的導彈技術目前還達不到這種攻擊力。

中國的三級非軍事戰略目標---二三線城市

由於中國有限的反導系統資源要保衛重大的軍事和一級非軍事戰略目標,使眾多的二三線城市裸露在朝鮮的核武器和生化武器的威懾之下。而眾多二三線城市幾乎個個都是人口在幾百萬以上,朝鮮的導彈即使不用精確制導也能命中龐大的城市目標群。

從中朝邊界的導彈基地向中國人口稠密的城市發射核導彈或載有大規模殺傷性生化武器導彈,中國全境都在朝鮮遠程導彈射程之內。它可以隨意選擇任何城市攻擊,中國的東北、華北、華東、華中任何城市都是人口稠密的城市,而且絕大部分是沒有反導系統保護的城市。

朝鮮的核武目前不一定小型化到可以通過導彈投擲,但是朝鮮龐大的生化武器彈頭絕對可以通過導彈發射,並對稠密人口地帶造成大規模殺傷。可以說目前朝鮮生化武器的殺傷力要遠遠大於其核武器,而且防不勝防。

朝鮮儲存的生化武器

朝鮮可以利用火炮、火箭炮或導彈發射化學武器造成大規模殺傷,或利用特種部隊潛入中國城市中散發生化武器,製造大規模的恐慌。

另外朝鮮有一支全世界唯一的“臟彈部隊”,可使用自殺式“臟彈”攻擊。它可派出多組特種部隊化妝成平民或難民,然後分散潛入中國,他們都攜帶背包式核廢料。他們的任務是在人口最稠密的城市引爆致命的核背包,造成大規模的核污染。

朝鮮的臟彈部隊

因此中國眾多的二三線城市,尤其是東北的二三線城市要充分做好生化武器和“臟彈”攻擊的防範準備,不能有半點僥倖心理。

對此,中國絕不能掉以輕心,要上升到國家意識層面做好應對措施。要在中朝邊界建立大規模的隔離帶,做好核污染和生化污染的應對措施。一旦戰爭爆發,所有進入中國的難民必須進入隔離帶進行仔細地檢查和消毒,對於攜帶槍支或可疑包裹的難民而不服從命令者,格殺勿論。

從隔離帶進入 大陸的人員實行身份證和通行證雙證制,絕不能讓一個難民漏網混入 大陸城市。此時絲毫的憐憫之心都將可能造成對中國國民和國土難以承受的苦難和付出巨大的代價。

還要做好美國對朝鮮核設施精確打擊造成重大核泄漏可能性的防範。放射性泄漏對於北朝鮮周邊地區將造成可怕的生態災難。

朝鮮的舞水端里核導彈基地距離中國邊境最近65公里,東倉里核導彈基地距離中國邊境最近80公里,寧邊核反應爐離中國的東北只有100公里。

寧邊核反應爐

美國計算機模擬實驗顯示,如果寧邊用於研究的8兆瓦(熱功率)核反應爐和用於試驗的5兆瓦(電功率)核反應爐在運轉時被空襲炸毀,受放射線輻射的最大範圍可達400—1400公里。寧邊核設施周圍半徑10—50公里內的人將在2個月內死亡80—100%,在30—80公里內,只有20%的人能夠生存。

根據計算機模擬的情況,除這兩座核反應爐外,如果再處理設施、核廢料儲藏設施等寧邊的所有核設施全部被摧毀,受災情況將會更嚴重。在半徑50公里以內,有25%的人會在數小時內死亡,朝鮮半島全境的土壤污染會持續5—10年。實際上受災範圍會根據核設施遭摧毀時的風向、風速等條件、反應爐的運轉狀態及破壞程度發生不可預知的變化,距寧邊僅100公里的中國東北將面臨災難性後果。

寧邊距北京800公里,距上海1000公里,中國東北的大部分地區都在1400公里範圍內。如果美國攻擊北朝鮮寧邊的核反應爐,一旦發生放射性核泄漏,可能會造成類似切爾諾貝利和福島核泄漏事件的生態災難,中日韓朝四國一個都跑不了,受影響最大的將是東北。

美國頂級核武專家、前洛斯阿拉莫斯國家實驗室主任西格弗里德.赫克曾應朝鮮官方邀請分別於2004年和2010年兩次到寧邊參觀輕水反應爐建設和鈾濃縮設施。

斯坦佛大學教授、美國頂級核專家西格弗里德•赫克在美國議會作證

赫克說:“2010年那次去寧邊參觀,使我吃驚的不是其核能力,而是其規模。2000台巴基斯坦P2型離心器正處於工作狀態,顯然,在其他地方他們還會有這等規模的核設施……訪問朝鮮後我陷入了巨大的困惑之中,我們是眼看著他們發生嚴重核事故,造成大面積核污染和大量人員死亡袖手旁觀呢,還是施以援手,在技術上幫助他們避免核事故發生?選擇前者,作為科學家良心難安;選擇後者,實際上是幫助他們製造大規模殺傷性武器,後果更為嚴重。”

赫克認為寧邊發生重大核事故只是早晚的事情,威脅周邊國家的不僅僅是朝鮮的核武器,朝鮮的核工業發生重大核事故也會嚴重威脅中國和周邊國家,甚至會使東北亞成為無人區。

朝鮮半島,戰爭正在來臨,未雨綢繆不晚,亡羊補牢太遲!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中美學者智庫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