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對比 > 正文

顏丹:「台灣陰霾來自大陸」的關鍵是什麼?

台灣每年10月至隔年4月是空污季節,境外污染物常常伴隨東北季風南下影響台灣。(中央社檔案照片)

近日,大陸媒體以“台灣空氣污染”為契機,紛紛對台展開猛烈攻勢。有文章不悅的指出,“大陸為台灣霧霾背鍋其實由來已久”,“更大的問題在於‘自產污染’”。該文章之所以指稱“大陸為台灣霧霾背鍋”,主要是源於台灣行政院長賴清德的一句話。有台媒報道,“賴清德12月1日表示,台灣空氣污染源1/3來自移動污染源,也就是平常所開的汽機車;將近1/3來自固定污染源,特別是工業的發展,其中火力發電大概佔2.9%;其他1/3來自‘境外,特別是來自中國大陸’”。

儘管賴清德已十分清楚的把台灣“自產污染”的來源及比例說在了前頭,並沒有絲毫隱瞞,足以讓所有人對台灣有“七成‘自產污染’”一目了然;然而,大陸的媒體卻是一副說不得、碰不得的樣子。一聽台灣人說“大陸”,神經就開始繃緊,呼吸就開始急促。再加上,那位“行政院長”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偏要說“大陸的空氣污染”。於是,可想而知,大陸這些“愛國”媒體的第一反應肯定就是連本帶利的“罵回去”。

什麼“(台灣)政府不敢面對問題,使得空氣污染的解決非常困難”,什麼“七成‘自產污染’的背後有龐大的財團利益及發展經濟的壓力”,更重要的是,說“1/3來自‘境外,特別是來自中國大陸’”的目的,也只在於“把鍋丟給大陸,轉移民意焦點”。有意思的是,這樣的邏輯一點兒都不讓人感到陌生,似乎就與新聞聯播幾十年不變的主題——“國內形勢一片大好,國外人民水生火熱”如出一轍。

但仔細想想,在台灣出現的空氣污染所涉及到的政府執政以及經濟利益的問題,在中國大陸不也一樣存在嗎?甚至是有過之而無不及。如今陸媒又何必“五十步笑百步”?此外,除了空氣污染,大陸是否還敢跟台灣比比水污染、土地污染以及垃圾因處理不當而出現的污染?可見,在對於“污染”的比較上,台灣跟大陸,原本就不是一個“重量級”的。

在此篇,咱們只公平的說說“空氣污染”。即便台當局對空氣污染毫無作為,我們卻看到,當地獨立、自由的媒體在揭批政府時,可謂是不遺餘力、毫不留情,什麼難聽的話都敢說。陸媒上的那些“批判之聲”不也是摘自台灣的媒體以及當地的輿論和民意嗎?

話說,人家的民意、尤其是刺耳的民意,竟然能在公共媒體上被和盤托出;然而,咱們大陸卻始終不敢讓“民怨眾怒”見諸於報端。哪怕只是某個評論欄的角落,都隨時會有“五毛”盯梢。這也是“兩黨制衡”與“一黨專制”在此處所呈現的差距。

除此之外,被“一黨”控制的大陸媒體的搞笑之處還體現在,援引人家的數據和訊息時,都不知有所篩選。有文章稱,台民眾之所以“很容易相信霧霾主要來自大陸的說法是合理的”,就是因為“台灣的空氣質量的確優於大陸”。說到如何“優於大陸”時,該文稱“在台灣,PM2.5指標超過71就達到所謂‘紫爆’的最高污染等級”。跟身處在“2012到2016年間,PM2.5>100的天數在72%-83%之間”、“2016年PM2.5>500的爆表天數也有6天”的大陸人說台灣的“最高污染等級”是“71”,這是明擺著要讓大陸民眾“炸鍋”的節奏啊!

一直以來,

或許,正是由於人家的“污染”只是“71”,才無法促使如此低濃度的陰霾四處飄散、以至危害它鄉。然而,與此同時,正是由於中國大面積的慘遭陰霾肆虐,才導致整個“領空”都無法裝下。最終,陰霾只能隨風移動,堆積在毗鄰的其它“領空”。

其實,何止是台灣,韓國早在多年前就對此提出了控訴。如今更是忍無可忍,將此控訴正式移交到司法。今年5月有消息稱,“韓國環境財團代表崔律等七位各界人士,於4月初,就日漸嚴重的空氣污染,向首爾中央地方法院起訴韓國和中共政府,這一起訴團的人數在經過一個多月之後的5月25日已增加到91人”。

由於“韓國環境部最近進行的調研結果顯示,韓國境內的空氣污染約有76%來自海外,這裡的海外包括中國、蒙古和朝鮮等國”,因此,“訴狀說,中國作為國際社會的成員,有義務將污染物質管理在允許的範圍之內”;“中共政府並沒有確切的進行管理,以至於污染物質越過國境,導致了韓國的空氣污染”。

台灣加之韓國,再加上冬季在中國上空颳起的西北風,大陸高濃度的陰霾如今能強悍到翻山越嶺,跨海越洋,最終危害到東南鄰國,也就不是什麼天方夜譚了。與其說,是風刮的“太寸”,倒不如說是“老天有眼”,畢竟由“一黨”腐敗而構建的“燃煤經濟”無論多麼景氣,也終究是一種與“毒殺百姓”無異的罪惡。既然是罪惡,那麼迎接它的,就只能是“天網恢恢、疏而不漏”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對比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