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言論 > 正文

高天韻:誰奪走了低端人口的溫暖和尊嚴?

北京當局以安全為借口強驅“低端人口”引發民憤。圖為北京大興火災後,一位居住在事發地點附近的被疏散的居民。(RYAN MCMORROW/AFP/)

你溫暖嗎?你幸福嗎?圖片勝過千言萬語。捕捉到這些畫面的,是在京的外媒記者。

圖片一:一位中年女士,穿著黑色的薄棉衣,站在街頭,木然地注視著前方。在她身旁,是攤了一地的家什:被褥、臉盆、包袱、塑料袋、紙箱、小煤氣罐。大興火災過後,住在出事公寓附近的她也被疏散,她需要一個新家。

圖片二:在北京的東北某處,幾十名居民在寒風中往前走著。道路左側,是一座四層住宅樓,右邊是已被推倒的樓房廢墟。這些人接到了限48小時搬離的通知,因此他們集體行動,要去找地方政府討說法,要求退還租金。

圖片三:在北京的窄巷內,一座公寓樓的居民被令48小時內離開,他們正在忙亂地收拾東西,搬家的汽車堵住了通路。

這樣的景象,重複上演,在京城的幾十個外來人員聚居地。成千上萬的無名氏,在冬日、冬夜裡捲起鋪蓋,默默地上路,卻不確定去向何方。他們是必須離開的一群“人口”。太陽照樣升起。

北京作家、電影人徐星在微信中說:“‘低端人口’——誰發明了這四個字?我六十多歲了,從沒聽說過這個。我在德國的時候,這樣的說法是犯罪。”

38歲的張桂新(音譯)來自河南,在京售賣蔬菜和水果,她的攤子被拆了。她說:“突然,一夜之間,我的生計被毀了,我好像遇到了土匪,可干這事的是聲稱關心我們的政府。”

打工的外來居民表示,北京把他們當作害蟲一樣,本來,教育、健保和住房等福利就已與自己無緣了。石勇祥(音譯)住在東南郊的半壁店,是從大西北來的清潔工。他說:“我們都是中國人,這也是我們的首都,人民的首都。”

“人民”意味著什麼?“人”的分量,68年來,在這個國度,輕得微乎其微、令人難以承受。

中共建政初期搞土改,總共殺了約200萬“地主分子”,另有美國學者估計,死亡人數可能多達450萬人。當年的土改工作隊員戴廷珍說:“批鬥之後就是槍斃,我們每到一個地方都要殺人,共產黨要這樣做才嚇得住人。”

1951年1月21日,毛澤東給上海市委做出關於鎮壓反革命的批示:“在上海,今年要處決一二千人,春季處決三五百人;南京春季爭取處決一二百人”;1951年1月22日毛澤東電告華南分局廣東負責人稱:“你們已殺了三千七百人,這很好,再殺三四千人……今年可以殺八九千人為目標。”

在工商改造中,中共背信棄義,命資本家、業主、商販統統上交資產,而且還搞批鬥、逼他們坦白,導致許多人不堪屈辱而自殺。當時的上海市長陳毅曾每天詢問“今天又有多少空降兵?”意思是又有誰跳樓了。

1957年,毛澤東訪問蘇聯,在莫斯科的共產黨會議上公開講:“核戰爭有什麼了不起,全世界27億人,死一半還剩一半,中國6億人,死一半還剩3億。”

上世紀60年代,幾千萬人活活餓死,而人禍竟被改裝為“自然災害”,至今仍是敏感事件。歷次運動,血流成河,被逼自殺、被槍殺、被打死、被酷刑致死、甚至被活摘器官而死的人,數不勝數。

若干年後,當局忽然發送一份“平反書”,告知本人或家屬(如果本人已死):原來,當年把人抓錯了、殺錯了。現在,政府說:這個黨敢於“糾錯”,再顯“英明”。虐殺迫害後,再來個二次侮辱,傷口上撒一把鹽,撕碎心靈。

浙江農民朱碎豐在文革期間,因為“污衊偉大領袖毛主席,吹捧劉少奇”被判刑10年,實際被關押12年。出獄後,他只能依靠蹬三輪車為生。他告訴前去採訪的徐星,他的身體和精神都受到了折磨。面對獨立媒體人的鏡頭,朱碎豐低聲懇請:“政府根據黨的偉大政策”,能不能“給點補貼”。但是,沒有補償。他的青春、健康和名譽,永遠地隨風而去了!

2017年11月26日,浙江寧波江北發生爆炸案,當日,江北官方微博發布一則事故通報,全篇243字,有220字寫的是各路領導如何重視,遭到炮轟。

類似情況,多如牛毛。災難過後,各級領導的官階、姓名和講話、行程,被報導得細緻無漏。而有關傷亡人員的情況,僅列出一組簡單的數字,即使是那個數字,還往往是縮水了的。至於死者的姓名、家庭、背景,更是忽略不計。

多少中國人的名字,似乎隨著他們的離去,同樣消逝無蹤,或者只能在禁書、禁聞、禁片中尷尬地存在著。

生命,本該如此之輕嗎?

2001年9月11日,駭人的恐怖襲擊重創美國本土,造成近3千人死亡。16年來,在每一年的“911”紀念儀式上,都要朗讀所有遇難者的名字。在悼念網站上,刊登了2,983名遇難者的完整名單,讀者還可以通過導覽了解這些名字的順序安排和每個遇難者的故事。

在俄羅斯和歐洲多國,設立了共產主義受難者的博物館和紀念碑,從中可以找到數以千計、萬計的受難者的名字和照片。許多政要和民眾,自發地前去獻花、點亮蠟燭,不忘過去。

每一個名字,都聯繫著家庭、親友、社區和國家。每一個名字,都曾經留下歡笑、淚水,曾經編織夢想,努力追尋。每一個名字,好像一顆星星,無論大小,在夜空里閃爍。

真誠、善良和關愛,匯聚溫暖。人的尊嚴,讓生命閃光。#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