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離職高管披露24小時博弈開撕:我與賈躍亭的分手戰

“我很開心,在FF的日子終於熬過去了。”

在11月22日,美國感恩節的前一天,當記者在洛杉磯見到Stefan Krause時,他這樣形容現在的心情。

Stefan Krause於今年3月加盟樂視集團創始人賈躍亭投資的電動車公司法拉第未來(Faraday Future,簡稱FF),目前正在經歷一場與賈躍亭的分手大戰。

此前,Stefan Krause曾在寶馬和德意志銀行擔任C級高管。2016年底,賈躍亭與Stefan Krause初次接洽,不久,雙方就作為互補的“最佳拍檔”亮相公眾視野。然而,2017年11月11日,法拉第未來的一封措辭嚴厲的“閃電辭退”信,讓這兩人一拍兩散。

Stefan Krause緊隨其後在網路上發布個人聲明,稱其已經在10月14日主動辭職並已立即生效。Stefan Krause稱,FF的聲明毫無事實根據,扭曲了他對FF所做的貢獻,他將保留維護自身利益的各種法律權利。

按照Stefan Krause的說法,與賈躍亭經歷的控制權之爭、FF的債務處理方式,讓其堅定了離開的想法。在他看來,賈躍亭在加州的創業,以及圍繞樂視、FF的新聞,讓外國商業社會未來在和這類中國公司打交道的時候,都會追加一個問號。

在談話中, Stefan Krause最常提到的,是自己當時作為法拉第未來CFO和COO的角色,在公司治理層面,應該承擔什麼樣的責任和義務,而這些似乎和賈躍亭的部分“指令”格格不入。

事實上,在賈躍亭和Stefan Krause心中,對於去年12月以來,二人從“蜜月”到“分手”的交往經歷,都有著根深蒂固的己見。《稜鏡》採訪多方信源,以求還原這近一年來,雙方真實的交往合作情況和分手的原因,解構出賈躍亭在管理上以及FF在經營上遇到的問題。

(Stefan Krause)

24小時博弈與開撕

11月11日,賈躍亭和Stefan的“對戰”剛一發布,即在網路上引起熱議。有人不解賈躍亭為何在FF的A輪融資最關鍵的時刻,和外籍高管鬧翻;有的人隔岸觀火,覺得這場跨國的“辦公室政治”好像“孩子打架”;還有人認為,這不過又是一次FF高管離職,只不過這次格外高調。

事實上,在FF聲明發布的前一天(11月10日),雙方已經經歷了焦灼博弈的24小時,緊張的談判到最後,迎來了並不太美好的大反轉結局。

消息人士對記者表示,在博弈中,賈躍亭的底線是Stefan Krause不可以在融資關鍵時刻對外宣稱辭職。而Stefan Krasue也開出了自己的要求清單,記者尚未獲知這份清單的具體內容,但是從事態的發展來看,這份清單也許觸犯了賈躍亭的底線。

Stefan Krause對記者表示,直到發聲明的前一天,賈躍亭仍在挽留他和Ulrich。“當得知我們不同意留下時,賈躍亭威脅我說要在媒體上讓我顏面掃盡,這是赤裸裸的敲詐勒索。”

一位接近該事件發展的FF內部員工也似乎被老闆突如其來的聲明打了一個措手不及。在TA眼中,當時Stefan和Ulrich極有可能回來上班,“雙方的談判也似乎快要達成一致”,而辭退聲明“橫空出世”時,TA只能在社交賬號上留下一串無奈的省略號。

另一位近該事件人士對記者表示,對於這封言辭激烈的辭退信,公司90%以上的知情人都是反對的,“實際上,當時的對外聲明有兩個版本,一版溫和,一版嚴厲”,最後仍是按照賈躍亭所希望的方式毫不客氣地表達了出來。

FF方面對於記者提出的聲明前一天的細節問題,以及聲明撰寫的過程,只用了“並不了解相關情況”作為回應。

11月15日,Stefan將在入職之初,賈躍亭“送”給他的特斯拉 Model S歸還。一位FF前員工對記者表示,老賈對高管出手大方,送特斯拉提供高檔住宅是標配。

名車豪宅陽光海灘,賈躍亭在洛杉磯的生活一度被外界瘋傳為紙醉金迷。“賈躍亭對物質生活沒有太多追求。”一位FF前高管對記者表示,“賈躍亭‘豪宅’里昂貴的紅酒的確不少,但是奢華物質都是用來招待門客的。”

和許多前高管一樣,入職之初,賈躍亭通過鄧超英(長期擔任FF要職的華裔高管)將特斯拉頂配車的鑰匙交給Stefan Krause,“當時他們說這是賈躍亭送給我的禮物,但是考慮到公司的經營狀況,我並沒有接受,我曾經提出自己花錢買下此車,但是手續一直沒有完成,這輛車名義上還是公司資產。”

FF的發言人則迴避了“是否曾經為饋贈禮物”的提問,僅對記者表示,這輛車屬於公司資產,Stefan在職期間,享有使用權。

至此,因為“會加速公司拿到A輪融資”而來的Stefan Krause,最終因為“阻礙公司融資順利進行”的行為而“被踢出局”。

FF債務危機引發的不安

Stefan Krause沒有來上班的消息,在十月下旬,已經在FF內部傳開。當時,員工們幾乎都知道,“為公司融資四處奔走”,近幾個月一直代表公司領導層與他們溝通工作進展的Stefan,“已經好幾天沒來過公司了”。

一位消息人士對記者表示,Stefan的確已經在10月14日向公司遞交了辭呈,“公司的HR也知會Stefan稱,公司知道他14日起不再擔任FF的任何職務”。

根據加州法律,Stefan和FF簽訂的勞工合同為自願合同,沒有期限限制,雙方自願在任何時候知會對方終止合同,不必經過對方同意。

但FF為記者提供的公司內部郵件記錄證明,Stefan Krause在10月14日之後,仍在公司組織召開會議:“Stefan先生在10月17日還通過CEO Office(總裁辦公室)否認自己辭職的謠言。”更有FF內部人士對記者表示,在這幾次會議中,Stefan Krause試圖“挖”走一些人才,另起爐灶。

Stefan Krause則對記者表示,在10月14日後,的確回過公司,和公司管理層開會,不但如此,自己還和Ulrich一起去過賈躍亭的私宅開會。

“公司管理層不少人希望辭職,我們和賈躍亭商量,在什麼樣的情況下,管理層不會離開,這樣我和Ulrich也會回來。14號後,我共回過公司三次,在第一次會議的開始,我就向管理層宣布,自己已經辭職,三次會議,我們都在聊,在什麼條件下,大家還願意留下,這些會議賈躍亭沒有參加,但是他知道會議的進行,我們也把討論的結果遞交給賈躍亭了。”他說。

FF發言人對記者表示,“在近幾個月和投資機構的密切接觸中,Stefan先生的一些失職、瀆職甚至涉嫌違法的做法令公司創始人賈躍亭先生是否傷心失望,即使在這樣的情況下,賈躍亭先生仍誠心挽留過他,並希望他能夠改正錯誤,並繼續在公司管理崗位上並肩作戰。”

一位消息人士對記者表示,賈躍亭在10月14日後努力希望留住Stefan Krause的原因,主要在於,當時FF正在接受一個潛在投資方的盡職調查,“在Stefan和Ulrich都遞交了辭職信後,FF仍對那個投資方稱,Stefan和Ulrich都在公司擔任要職。”

他承認,公司總裁辦確有發出過 Stefan Krause否認辭職的郵件,“公司希望在洽談Stefan Krause去留的過程中,不要引起外部猜疑和恐慌,這封郵件是FF起草,Stefan Krause顧全談判的大局而默認的”。

一種觀點認為,Stefan Krause在公司最關鍵的時候辭職離開,並“有意走露了風聲”,是對賈躍亭的“逼宮”。

但直接促使Stefan Krause離開的,應該是FF財務危機重重對其造成的連帶責任。FF每半個月的工資成本在450萬美元到500萬美元之間。前述消息人士向記者透露,“FF的財務極不透明,有時是臨發工資的前幾個工作日,賈躍亭才從不知何處弄來一筆資金,這讓很多公司外籍高管感到很不安”。

根據加州法律,只要有一次工資未發遲發,而公司沒有遣散員工的話,那麼公司負責人則要被追究法律責任。上述消息人士對記者表示,Stefan Krause遞交辭職信的前一天,即10月13日周五,公司賬戶上仍沒有16日需要發放工資的款項。“Stefan Krause作為CFO,如果周一(16日)沒錢發工資,也不遣散員工的話,那麼需要承擔法律責任。”

控制權之爭

早在2016年末,FF和Stefan Krause即開始接觸。2017年CES上,Stefan Krause和不少業界人士一樣,因為看到了FF展出的91車型而頗為振奮。

一位歐洲知名傳統車企高管對記者表示,FF對於電動車的構想超過特斯拉以及目前在做的其它電動車初創公司。“電動只是載體,汽車作為下一個最有潛力的智能平台,其價值無須贅述,車聯網方面,FF的產品理念走在前面。”

一位美國底特律傳統車企工程師在對FF理念肯定的同時,也對記者表達了理想和現實之間差距的擔心:“雖然FF方向沒問題,但是實現起來,和現實跨度太大。”

一位FF內部員工對記者說,“賈總(賈躍亭)對工期和產量的把握在公司內外都屢遭質疑,如果拿iPhone手機和電動車對行業的改變以及產品問世後的製造量做比較,那麼兩者在供應量和製造環節實際上有天壤之別,電動車要在短期實現產量的爆發性增長几乎不可能。”

除了生產環節的障礙,FF在融資和債務等多方面亦面臨挑戰。一位消息人士對記者表示,Stefan和賈躍亭在CES期間相談甚歡,彼此認為對方的短板正是自己的價值所在。

三月,Stefan的加盟為FF既“吸睛”也“吸金”。和以往知名高管入職FF的高調宣傳一樣,3月7日,在賈躍亭微信公眾號上,署名YT Jia(賈躍亭英文名)的作者發布了“世界級大咖前寶馬全球CFO Stefan Krause出任FF全球CFO”的文章。

Stefan和賈躍亭也度過了幾個月的“蜜月期”,公司內部也認為Stefan的到來是FF的新希望。除了CFO的職位,賈躍亭將首席運營官COO的職位也授予Stefan。一位FF前員工對記者表示,Stefan加入公司後,不管賈躍亭在不在美國,都一直是Stefan以領導的身份和員工做融資進展、工廠建設等情況的溝通。

然而,雙方的第一條間隙發生在數位投資人要求以賈躍亭出局為入股條件之後。消息人士對記者表示,賈躍亭認為是Stefan從中作梗,企圖和外部投資人一起將FF低價收購,而Stefan自己擔任新公司的CEO。

Stefan Krause對記者否認了這一說法:“我進入FF以來,接觸了數十個投資方,最終也有五個左右的投資方進入了最後的談判階段,他們之中的確有人提出,投資的條件是賈躍亭出局,但是這不是我的主意。”

FF的領導權,是賈躍亭的底線。11月2日,賈躍亭在與記者獨家對話時表示,“死也不會交出FF控制權”,並強調“在產品設計上,自己會‘獨斷專行’”。

FF目前對外仍然宣稱公司尚沒有正式任命CEO,前述消息人士對記者表示,賈躍亭曾經給包括前福特高管和Stefan Krause在內的幾位加盟高管許諾過CEO的職位,但是從來沒有兌現。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稜鏡 王丹薇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