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財經 > 正文

資產泡沫:只是「瘋人院」的遊戲?

次貸危機之後,如果像現在的美國副總統彭斯主張的絕不印鈔,中美的地產商,估計大多已經死的透心涼,股市將是長期遍地雞毛。是美聯儲和各國與地區央行的大印鈔推動了本輪全世界資產價格的上漲。但是,從本季度開始,美聯儲已經開始縮表,這意味著上一個循環的結束,下一個循環的到來。

天朝很多城市的樓市,已經透支了人們幾十年的勞動收入,所以領導才堅決提出“房住不炒”;美國股市處於1900年以來最貴的水平,加上美國貧富差距已經創造上世紀以來的新高,無論社會體系還是債務體系,都岌岌可危,面臨瞬間顛覆的威脅。可很多人還在美聯儲已經開始縮表的今天,幻想天朝樓市永遠漲下去,美股還要長期牛下去。

即便天朝的股市有能力繼續漲下去,也必須玩關起門來的遊戲,但這僅僅是紙牌的遊戲。

短期漲跌不考慮,那些還憧憬中美資產價格大牛市的人們,似乎在進行“瘋人院”的遊戲。當“槍響”的時候,“瘋人院”才會歸於靜寂。

資產價格大規模下跌實際就是槓桿斷裂,有人說自己的槓桿不會斷裂,那麼,你的槓桿憑什麼就不能斷裂?

之所以不准許出現系統性金融危機,核心的含義也是不准許槓桿大規模斷裂。

今年以來,金融管理層高調號召去槓桿。根據路透社對2146家中國公司的分析,截止9月,中國公司的貸款總額同比增長了23%,創造了2013年以來的最快增速,形成這種另類幽默的原因來自哪裡?

比如:如果一家公司的槓桿率已經很高,企業的盈利低於利息的總額,此時,除了破產倒閉之外,就只能是借新還舊,然後增加貸款還利息,我們知道這是旁氏騙局,會帶來貸款的繼續增長,槓桿率繼續提高。

這會造成一個後果,那就是市場的資金需求量越來越大,讓市場中資金供需關係逐漸惡化,利率上升。本來,央行手中有“核武器”可以控制利率的上升,那就是開動手中的印鈔機。可現在,受到了匯率的制約。

上世紀90年代後期,中國為了提高出口的競爭力,曾經進行了一次匯率跳貶,人為壓低了名義匯率(即官方公布的匯率),讓名義匯率低於實際匯率。此時,外資大量流入和根據外儲印刷人民幣,就會讓大量的資本匯聚在國內,推動了通脹或結構性通脹,而樓市的暴漲是結構性通脹的表現形式,這就形成了匯率跳貶之後人民幣外升內貶的過程。當外升內貶一段時間之後,名義匯率就會回到實際匯率的位置,也就是達到了兩者的均衡位。可是,2015年—2016年樓市繼續暴漲,帶動生產要素價格同步上漲,造成名義匯率開始高於實際匯率,越過了均衡位,這就形成了2015年—2016年人民幣名義匯率的連續貶值。雖然去年末至今年初,央行對資本流動進行了一系列加強管理的措施,但無法改變名義匯率與實際匯率之間的內在關係。如果現在央行繼續印鈔壓低利率將怎麼樣哪?名義匯率與實際匯率的偏差將更遠,名義匯率貶值的壓力繼續加大。

結局就是,央行的印鈔機開始“生鏽”了,無法肆意印鈔壓低利率!只能放任市場利率不斷走高。

利率越高,企業的利息支出越高,就需要借更多的貸款歸還利息,對資金的需求就越來越龐大,結果,利率只能是不斷走高!估計這是今年前9個月貸款總額高速增長的原因,至少也是主因之一。

這就形成一個結論,只要你的槓桿不斷裂(企業破產),利率就會上行不止。所以,我以前說過,中國將進入高利率時代,直到逼迫高槓桿的企業和私人部門槓桿大規模斷裂。

央行雖有印鈔機,但也不能讓槓桿長期不斷裂,除非咱不要匯率了。

中國的印鈔機還開得動嗎?(圖片來源:)

央行說:印鈔機生鏽了,錢就這麼點,你們瞧著辦吧。

利率上漲,實際就是通脹上漲,那麼,通脹的基礎在哪裡?這一時期與人們的消費需求沒多少關係,而在於商品的成本推動。

今年中,本人曾經回到北方,親眼見到華北地區、東北地區正在進行轟轟烈烈的煤改氣運動,當時就預測:三年內,很可能會斷氣。緣於逆全球化已經開始,天朝的人口紅利已經結束,生產力發展受到了制約,順差不可長期維繫。可天朝去年1月至11月的天然氣進口量占產量與進口量之和的比重已經達到34.9%(即對外依存度),這意味著煤改氣之後,形成的巨大天然氣需求只能主要來自進口,當進口因外匯來源受限之後,就會被斷氣。

自今年9月份以來,LNG(液化天然氣)累計漲幅已經超過100%,市場供不應求。就在北方開始進入數九寒冬的時候,駐馬店(河南豫南燃氣有限公司)、十堰中石油崑崙燃氣有限公司、中石油天然氣銷售北方有限公司、寧夏凱添天然氣有限公司、寧夏哈納斯燃氣集團有限公司、保定新奧燃氣有限公司、山西燃氣公司等眾多公司都貼出了限制供氣的公告,未來,限氣甚至斷氣將是普遍現象。

這僅僅是能源危機的開始,考慮到天然氣只佔天朝一次能源消耗的6%左右,現在,除了感覺手腳冰涼之外,大多數人還會不以為然。當原油、成品油出現供給制約之後,才會讓大多數人感覺到刺骨的寒意。

為什麼會形成這種情形呢?為什麼能源會推動通脹似火呢?根源就在於全球處於逆全球化時期,出口受限,外匯來源就會受到制約。再加上,人口紅利已經逐漸遠去,資產價格泡沫推動了生產要素價格,讓出口的競爭力減弱。中國原油的對外依存度在2016年就已經超過了60%,此時,繼續加大天然氣進口(取代的是自產的煤炭),帶來的問題自然就是國際收支平衡被打破,進口無法保證,最終導致能源價格的不斷上漲。

天然氣價格的上漲,不過是剛剛打響能源價格上漲的信號槍。

當能源因為進口受限推動價格不斷上漲之後,冬季斷氣還是次要的,企業成本將快速上升,成本推動的通脹就會快速走來。同時,企業成本的繼續上升還會造成商品出口的競爭力繼續下降,國際收支繼續承受壓力,進口能力進一步被壓制。

所有的根源,最終都指向一個地方,那就是槓桿大規模斷裂才能結束這一循環。因為槓桿斷裂,讓全社會的需求回到真實的水平,讓生產要素價格回到真實的水平,讓匯率也回到真實的水平。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金融界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財經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